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home/www/wwwroot/hk-pps.org/wp-content/plugins/Fanly-MIP-Plugin/Fanly-MIP-Plugin.php on line 34
幼承庭训 宫交h小腹微微鼓起来 _娱乐新闻_ PPS文学

幼承庭训 宫交h小腹微微鼓起来

我叫做陈裕廷,目前是国三生,成绩还算不错,老师们都认定我很有机会上国立高。虽然起来我是个大家眼中的乖宝宝,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我有颗可怕的心,常常看到一些比较正点的女生,就会想抓来骑一骑。  “铃……”“哎呀!吵死人了!”我不耐烦的说。  天啊!早上六点,昨天没设定好太早起床了,反正都被吵醒就直接起床吧!  “早啊!裕廷。”妈温柔的说着。  这是我妈,叫做沉郁琳,也是我第一个女人,至于怎么到手的以后会有详细解说。她今年三十九岁,有个超圆的屁屁和丰满的巨乳,据我估计大概有三4F左右。  “早啊!妈。”“奇怪,你今天怎么了?这么早起床。”我一个箭步冲到我妈面前,一手抓住我妈丰满的大胸部:“当然是想你想到爬起来啊!”我露一脸淫笑。  “死小鬼,你昨天干得还不够啊?”“昨天才干四次而已,我怎么可能满足啊?”我的另一手慢慢地往臀部移动,突然,妈妈用力往我的手捏了下去,我痛了一下,马上把手收了回去。  “死小鬼,你昨天已经差点把我搞到虚脱,现在还想来,小心你爸知道把你打死!”妈妈笑着对我说。  “那也没办法啊!谁叫老爸常常出差,他该做的事只好我帮他做喽!”“哼!说得好听,我看是你比我还需要吧?油嘴滑舌!”这时我想,既然屁股攻占不下来也别想操穴了,只好用力地捏妈妈的胸部。  “嗯嗯……别再玩了,等等你还得上学呢!”妈妈边呻吟边说着。  “说得也是。”我突然用力地捏着妈妈的乳头。“啊……不要!”妈妈突然大声叫了出来,我连忙遮住妈妈的嘴,深怕把楼上还在睡美容觉的妹妹吵醒。  我妹叫陈敏蕙,妹妹她小我两岁,目前读国一。她可能没遗传到爸爸聪明的头脑,所以成绩不怎么好,常常要我教她功课,可是却遗传到妈妈傲人的身材,目前至少也有个三二C,而且还在继续变大中,我看妹妹以后会青出于蓝。  “要死啦?突然捏那么大力,要捏晚上再让你捏个够。”哼哼哼!捏个够?晚上一定把你捏到变形,捏到你求我!  “好了好了,别再玩了,等你放学回来再看你要怎么用,快去整理一下,顺便去叫你妹妹起床。”妈妈把我推开。  想了想反正还早,晚一点再去叫也没差,还是早来个晨间一炮吧!  我突然把我那巨无霸掏了出来,妈妈看了吓了一跳:“你想干嘛?我绝不答应!”妈妈很坚绝的表示不答应。  “不是啦!我是想既然妈妈不想要,我只好自已解决喽!”说着说着,我开始上下搓了起来。妈妈盯着我的大阴茎,看起来像是不相信儿子会在自已面前打枪。  “别再搓了,快去刷牙洗脸。”妈妈有点生气的说。  “我也没办法啊!谁叫它每天早上都要升旗!”这时我见妈妈放松了戒心,伸手把妈妈压住,“你……你要干嘛?”妈妈惊恐的说。  “还能干嘛,当然是干我娘啦!”心想既然妈妈不给我操屁股,那我只好操她的嘴喽!便把妈妈的头压到我的大鸡巴面前,妈妈大概也知道我想干嘛了,就直接含住我的鸡巴。  “妈,我们来点不一样的。”“什么不一样的?”妈妈边含边问着我。  “这次妈妈你不用舔,只要在我插进去时用力吐,我拔出去时用力吸就好。  这样应该会跟操阴道的感觉一样吧?”我是这样觉得啦!  “真搞不过你。好吧!要就快点,你们等等还要上课呢!”我开始抽插,妈妈也很配合我一吸一吐,时间都搭配得很好。  “乖儿子,我这样弄得你爽不爽啊?”“啊啊……好爽好爽!妈妈,就是这样……”我边操着妈妈的嘴边说着。  “不要叫我妈妈,以后在做时都叫我郁琳。”“好的,郁琳,嗯嗯……以后只要没人我都叫你郁琳。”我用力地操我妈的嘴,大概捅了四、五百下后,我开始有要的感觉了,“郁琳,我要射了,啊……你弄得我好爽,再来再来……”我抓着妈妈的头用力地抽插,渐渐地我越来越有想射精的感觉。  “乖儿子别忍住,全部都射到我的嘴里来,我要全部吞下去!”突然我用力一顶,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妈妈的嘴里。“喔……郁琳,真是太爽了!你把精液含在嘴里先不要吞下去。”妈妈也很听话,把精液含在嘴里,慢慢地享受自已儿子精液的味道。  “嗯嗯,你今天就这样含一整天吧!等我回来才准吞下去,知道吗?”“那……那我今天怎么吃东西?等等我还得去买菜呢!”妈妈边含着我的精液边说,精液都差点流了出去。  “那是你的问题,反正我今天回家要看到精液一滴不剩的在你嘴里。”妈妈拗不过我,只好点点头答应。  哎呀!没想到弄一弄一下子就七点了,再不快点,上课就来不及了。我赶紧跑上楼刷牙洗脸,顺便去叫我那可的妹妹。我一进她房间,本来想直接踢她一脚叫她起床,可是一进去看到她竟然只穿一件内裤和一件上衣,我心里想她会不会连内衣都没穿?就偷偷的摸到她床边,手不自觉地就往我妹妹的子移去。  “哇勒,没想到真的没穿!”我心想妹妹怎么这么大胆?  这时我就慢慢把妹妹的上衣往上卷,渐渐地看到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我一脸扑了上去,先用我的舌头舔妹妹的乳头,然后开始吸了起来,另一手当然也不会闲着,往妹妹的另一个奶子搓了起来。  “嗯……”妹妹发出了呻吟声,并且动了一下身体,“靠!这样搞也不醒,那看来能更进一步的玩弄了。”我心想,再来要怎么弄哩?  突然一阵响亮的雷声打破了这一切,“裕廷!你好了没?赶快!你们快来不及了!”妈妈大声的喊着。  靠!在这种时候喊下去,等等妹妹醒来我该怎么解释啊?我赶紧把妹妹的上衣穿回去,然后用力地踢了她一脚:“贪睡猪,起床了!你要来不及了啦!”“你干嘛啦?痛死我了!”妹妹生气的想冲过来踢回去,但想到自已穿成那样又缩了回去。  “呵呵,你睡得跟猪一样,不这样怎么叫得醒啊?”“哼!你最好不要睡得比我晚,否则你就死定了!你快出去啦!我要换衣服了。”这时妈妈又喊了:“你们到底还想不想上学啊?剩不到十五分钟了,你们还拖拖拉拉的!”妈妈生气的大喊着。  “你再喊啊,就不要给我掉任何一滴下来,否则今晚有你好受的!”我心想着晚上怎么玩到她趴在地上求饶。看了看时间,也真的快来不及了,我赶快书包一拿冲了下去。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都快迟到了,快去吃早餐。”“喔!”看到时间来不及,我连回应都不想回,直接狼吞虎咽了起来。  “吃慢点,就算来不及也别噎着了。”“奇怪,妈你怎么都不吃啊?”我明明知道答案,还故意问妈妈。  “要死啦!你明明知道我嘴里含着你的什么,你还故意问我,你想害我滴下去啊?”这时,“砰砰砰……”妹妹冲下楼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妈妈的对话。“小蕙,快去吃早餐,你哥哥都快吃完了。”妈妈催促的对妹妹说。  “哥,你要等我喔!”这时妹妹开始对我撒娇,一定是要我骑脚踏车载她。  “好啦好啦,你快一点喔!我只等你五分钟。”“我就知道哥你对我最好了!”哼!就只有现在才知道我的好,等到晚上一定又会变成凶巴巴的女孩。  “那我先到门口等你喔!”这时妹妹看到妈妈的早餐完全没有动过,就问:  “妈,你怎么都不吃啊?”“乖女儿,我等你们吃完出门再吃啊!”“奇怪,妈你讲话怎么怪怪的?你嘴里含着什么啊?”妹妹好奇地一直问下去。  这时我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妹妹还在问,虽然我也想继续看妈妈怎么回答,无奈时间如流水,再拖下去连升旗都赶不上了,也顺便帮妈妈解围。  “小蕙,你再不来我要走喽!”我大声的喊着。  “等等,我马上来!”妹妹怕我真的丢下她不管,马上冲到门口,穿好鞋子跳上脚踏车。  “路上要小心喔!”妈妈不忘叮咛着。  “嗯,妈,那我们走喽!对了,我今天不用上晚间辅导,所以记得煮我的晚饭。”晚间辅导当然还是要上,但是妈妈更是要上。  “好好喔!妈,那我晚上可不可以不要去补习?”妹妹抱怨着说。妈妈这时露出一股冷冷的杀气,妹妹一看到马上就不敢再说话了。  “小蕙你坐好,出发喽!”话还没说完,我就以时速两百公里的时速冲向学校。突然一个红灯逼我紧急煞车,妹妹丰满的胸部也顺势撞上来,靠!真的是好软,好想转过去直接强干了她。  “哥,快来不及了!”一句话把我拉回现实中。我继续以两百公里飙往学校,终于在打钟前冲到校门口。  “哥,我先去教室了,掰掰……”妹妹一溜烟就跑了。靠!我怎么会有这种妹妹啊?我飙得要死,连水也不给我就跑了。  我心想:“不管了,先快回教室再说。”一进到教室,就听到吓人的声音。“陈裕廷,别躲了,我已经看到了!”卫生股长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这时全班都看着我,知道今天放学我要留下来最晚走。  我心想:“干你娘哩!我今天本来想翘掉晚上的辅导课,被你这么一喊,我还翘个屁啊?”我还真的非常想干她娘。卫生股长叫梁欣喻,长相普普,不过身材倒是挺不错的,而且也蛮有气质,应该是因为她有个当音乐老师的妈。  “好啦好啦,我赶快去做扫地工作就是了。”我心里非常不耐烦的回了她一句。  “嘿!我们的晚间值日生,你要我帮你定的数位相机已经拿到喽!”“是喔?我看看……哇塞!真的是超高画质,真是多谢你了!”刚刚的不爽总算平息了一点。到了下午五点,放学时间看到一、二年级的全部离开学校,本来我也可以一起走的,可恶的梁欣喻,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讨回公道!  乖乖的上完辅导课,总算可以回家了,想想如果现在冲回家应该可以跟妈妈打一炮,因为妹妹去了补习班,至少九点半才有办法回到家。  我兴高采烈的冲回家,骑到我家附近的公园,突然看到妹妹在那里慢慢地走向家里的方向,手里还提着一袋衣服。靠!她该不会没去补习,跑去血拼啊?晚上公园没什么灯,所以也没人,心中开始浮出一股邪念。  我悄悄地往她方向走去,拿出一把美工刀,随便找个东西把脸蒙住,直接把她拖进公园里的小树丛。  “你……你是谁?你要干嘛?”妹妹惊恐的叫着。  “废话!我当然是要干你,不然还能干嘛?”“不要……你不住手我就要叫喽!”这时美工刀就上场啦!我用刀抵着她的脖子:“干!你叫叫看,叫出来我就给你死!”“求求你不要强干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妹妹开始语无伦次的乱讲。  我心想:“你是有多少钱啊?能够换你的贞操吗?”“啍!我不缺钱,现在我只需要好好的打一炮。”“求求你不要,我今天生理期来,不方便……”妹妹开始边哭边求我。  “我管你什么来,反正你认命吧!今天我一定要跟你好好的打一炮!”说着说着,我开始脱掉妹妹的上衣,妹妹也开始反抗,我怕太用力扯破她衣服,回家妈妈一定会发现。  “他妈的!不想在脸上留下一道疤痕的话就给我放手!”我把美工刀轻轻的在她脸上划过去,我另外一只手开始把妹妹的上衣脱掉,而且直接用上衣绑住妹妹的双手,然后开始用两只手用力地搓那丰满的胸部。  “好痛!不要……我求求你,你要的话,我可以用手帮你。”我完全不管妹妹的求饶,直接解开妹妹的奶罩和裙子,“啊!”妹妹突然叫了出来。我这时用力地打了一巴掌下去:“靠!叫你不要叫你还叫,等等引来人怎么办?公园晚上可是有很多流浪汉,你是想要被轮干吗?想不到原来你是个骚女!”“哥,你在哪?快来救我!”妹妹边哭边期望发生奇迹。  嗯嗯,放心,我马上就来救你了,我会很快让你解脱的。“现在叫谁都没用了,你等着乖乖被我操吧!”妹妹的胸部被我搓到都快变形了,这时我开始用嘴吸吮她那粉红色的奶头,“嗯嗯……不要……嗯……我快受不了……”妹妹开始有呻吟声。  我心想:“没想到平常对我凶巴巴的妹妹也有这副德性啊!”我越想越爽,另外一只手闲闲的就直接伸到妹妹的私密处,“啊……那里不……不可以……”妹妹开始扭动。  “还说不要,你的身体好像不是不想要的样子吧?看,淫水都流出来了!”“噗滋……噗滋……”我静静地享受着身体发出的美妙声音。我怕妹妹受不了会叫太大声,就把她的内裤扯掉,塞到她的嘴里:“怎么样啊?自已淫水味道好不好吃啊?”看起来她大概已经认命了,回也不回的任我用,可是这样玩好像就失去强干的快感了,没办法,只好先弄到她有感觉再说。我直接把食指伸进去开始抠她的阴道,一下子又换成抽插。终于妹妹开始有反应了,“啊……不要……我感觉好奇怪喔!”妹妹开始有喘息声,而且越来越大。  我看淫汁流得差不多了,就把妹妹嘴里的内裤拿掉,掏出了我的大鸡巴顶到她嘴边:“你够爽了吧?现在应该换我爽了!”直接把鸡巴顶进去。  妹妹差点吐了出来,这一顶顶到了她的喉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你敢咬的话,我就给你知道什么叫阴道的极限!”我看她都不动,就用力往阴蒂捏了下去,“嗯……”妹妹受不了叫了出来,然后只好乖乖的舔弄我的鸡巴。我的嘴这时也不是闲着,也开始帮妹妹的妹妹服务,就这样两人用六九式互相口交。  过了不久,开始觉得在厕所里好像不怎么有感觉,就把衣服和书包丢在厕所里,然后把妹妹拖出去公园的喷水池,看来晚上跟本没有人会想来公园,所以应该可以放心的干。  “这……这里会被人看到!”妹妹看看四周,双手抱在胸前。  我把妹妹丢到喷水池里,然后自已也下水。  “啊……好冷喔!不要在这,会有人来看……”我一巴掌往妹妹圆圆的屁股打下去,“啪啪啪……”打到屁股整个都红了起来。妹妹不停地哭叫,我听到妹妹的叫声,兽性大发,把我的阴茎对准了妹妹的穴。  “你要做什么?我求求你,我可以用手、用嘴和任何地方,就是那里你放过好不好?”我心想:“干!我管你哩!今天不干死你我就不姓陈!”“好,那我就先放过这。”说着说着,我先把妹妹的内裤塞回她嘴里,然后把我的大鸡巴顶到妹妹的菊花上。  我用力地把自已的大鸡巴插入妹妹小小的屁眼里,因为怕她一痛开始乱动,我一口气顶到最里面,感觉好像顶到了直肠,妹妹的肛门也被我的巨蟒给撑裂而开始流血。  “啊!”还好刚刚有把内裤塞回她嘴里,否则大概半径一公里之内都听到。  真是的看来第一次就玩肛交,对她来说是不是有点太了。  “是你说可以用任何地方的,嘴我操腻了,只好操你的小穴。”“呜呜呜……”妹妹的嘴被塞住,只能“呜呜呜”的乱叫。  “真是爽啊!你菊花是第一次被开苞吧?第一次就被插屁眼的女人,你应该是第一个吧?”真不愧是处女的菊花,操起来的感觉真不是普通的爽,我心想妈妈的屁眼应该也没被插过,今天晚上让妈妈也尝尝这种感觉。  妹妹因为第一次不懂得放松,所以非常用力地夹紧屁眼,这样反而会更痛,因为更痛又更用力地夹紧,而这样也让我插入有点困难,我也只好用力地操她,感觉也就更爽。  “嗯……嗯……”妹妹用力地想叫出声音却没办法,只能看着不知道的陌生人的生殖器不断地在自已的屁眼里一进一出。  “喔……喔……真是太棒了!操处女的屁眼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啊!”因为我太用力了,妹妹的肉壁都被我磨破,原本肛门的血加上肉壁里的血开始滴到喷水池里,染红了水。我看见妹妹不断地哭泣,完全没有同情她的意思,有的只有成功奸淫一个女孩的快感。  妹妹的小穴实在是太紧了,我插个一百多下就开始有感觉,所以我开始加快速度。  “喔……我要射了!喔……”我从后面用力地顶了一下,双手用力地抓着妹妹的大奶子,把全部精液都射到直肠里,“呜……”妹妹也痛得惨叫一声。  我全身突然放松直接压到她身上,妹妹也被我操到没力,受不了我的重量,“啪!”的一声,两个人全身都泡到水里。  “呼……”我满足的喘着气,一面看着刚刚才被我奸淫过的妹妹,妹妹的肛门不断地流出血丝,这让我更加兴奋。妹妹则是趴在水里不断地流泪,身体的疼痛和刚刚所受的心理伤害,让她脑中一空白。  就这样静静地过了几分钟,我开始又有了活力,原本没力的双手罩着妹妹的奶子,现在又开始不断地搓揉。妹妹也感觉到了异状,身体开始不断地扭动,想挣脱我的控制。  我想都已经这样,妹妹也应该认命了,就把她嘴里的内裤给拿下来。我二话不说把我怒勃的鸡巴对准妹妹的鲍鱼,直接贯穿处女膜,用力地顶到子宫颈。  “啊……”妹妹又是惨叫一声,但是因为刚刚先被我操过一次,已经没力气了,所以声音小了许多。  “你骗我!你不是说过不弄我那里吗?”妹妹愤怒的说着。  “刚刚都是你在说的,我可没说不插你的穴,我只是想先操你屁眼而已。”“怎么可以这样!”妹妹似乎绝望的念着。  “我不是早说过了,你乖乖认命,今天我一定会干到你。今天后你一定不会是处女,是个真正的女人了。”话说完,我又开始干我的亲妹妹,“啪啪啪……”这肉碰肉的撞击声音真是百听不厌。  “啊……啊……啊……好痛!求求你不要再动了,我会死掉的……”妹妹哀怨的对我说。  “啪!”我又甩了一巴掌赏给她:“靠妖!我干过那么多女人,还没听过会有人才被干这一两次就死的,有些女人被轮干了几百次还不活得好好的,你这才第二次,叫什么叫!”“啊……”妹妹看起来已经认命了,把头扭回过去静静地等待我射精。我看妹妹都没反应,只好用力地捏她的奶头,然后不断地揉她的奶子,“嗯……”妹妹咬紧牙齿不想叫出来给我有满足感。  “这么能撑,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话还没说完我开始加速,撞击着妹妹的G点,一手继续捏着奶子,另一手则开始抠妹妹受伤的肛门。  “啊……好痛!不要伸进去……”妹妹忍不住疼痛叫了出来。  “你说不要就不要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现在只不过是我胯下的一条母狗而已!”我再把中指伸进肛门里更用力地抠。  “不要再伸进来了,我那里会受伤的!”“早就已经受伤了,所以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毫不在乎的说。  看着妹妹早已受伤的屁眼,因为我的手指不断地玩弄,原本止住的血又开始流了下来。  “看来时间不早了,我要加速喽!”我开始不再玩弄,专心地抽插妹妹刚刚才开苞的穴。  大约插了五、六百下之后,我渐渐地感觉快射出来了,这时我用力地抓住妹妹的头发往后扯,然后更加快了我的速度用力地顶进去。妹妹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啊……不可以射……啊……啊……啊……在里面,我会怀孕的……”妹妹边叫边说。  “你怀孕关我屁事啊?你的第一次应该要划下完美的句点,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你应该要高兴才对,等等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其实我早就偷看过妹妹的所有资料,今天可是安全期。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我用力地一顶,把我的大鸡巴顶到子宫颈,然后把滚烫的精液射进妹妹的子宫里。“啊……”妹妹也受不了最后这一顶,大声叫了出来。  我紧紧地抱着妹妹,开始回复体力,妹妹则力不断地哭泣。  过了一回儿,我满足的站了起来,看着妹妹两个穴都流着血,我心中浮出了莫名的兴奋感。我拿出今天才拿到的数位相机开始拍了起来,妹妹只是看了看,完全无法反抗,我还不时地帮妹妹变换姿势,一下子就把记忆卡给塞满了。  “嗯嗯,你应该知道报警有什么后果吧?你想让全世界都看到你的身体就去吧!”说完我就把她拖进厕所,然后整理一下,头也不回的回家去了。  回家后门一开,就看到妈妈只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回来了!”妈妈一看到我,马上冲上来抱住我,并且吻着我:“小宝贝,今天怎么这么晚?都已经快一0点了,妹妹都快回来了,我们怎么做啊?”妈妈像个深宫怨妇一样,不断地用大腿磨擦我的鸡巴。  “没有啦!今天老师有考试,所以比较晚。”我随便找个理由,不然总不能说我去强干我妹妹吧?  “对了,郁琳你嘴里还含着吗?”“那当然,小宝贝所说的话我哪敢不听?”妈妈吐了吐舌头,果然都还在,难怪我刚刚吻她时都是精液味。  “那现在怎么办?小蕙马上就要回来了,怎么做?难道又要等到半夜吗?”妹妹刚刚被我操成那样,看来不是一下子就能回复的,尤其她还是个处女,连续被开了两个苞,没个一时半刻她应该是回不来的。  “郁琳,我们到浴室里边洗边做好不好?”我搂住妈妈不让她跑掉,就算她不肯,我也会来硬的。  “这……那妹妹等一下回来怎么办?”“她的房间就有浴室了,不会来楼下的浴室洗,她回来你假装不在就好啦!  等她去洗澡时,你再去开个门,她就会以为你才刚回家而已。”“好吧!你尽量快点,不然被她撞见我们的关系,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那我先去拿衣服,你先进去等我。”妈妈进浴室后,就听到放水的声音,我则是先把妈妈的鞋子藏起来,然后回我房间拿衣服。  我一进浴室就看到妈妈站在浴缸旁,“乖儿子快来吧!我都快憋死了!”妈妈马上性欲大涨,用她那妩媚的声音和撩人的姿势勾引自已的儿子。我真不敢相信,两个月前还是个贤妻良母的女人,现在竟会变成这副德性。  “郁琳,我来了!”我直接扑向妈妈,把妈妈推到浴缸里。妈妈的衣服全湿掉了,紧贴着她那魔鬼的身材,我虽然刚刚才奸完妹妹,但是看到这幅景像,下面的鸡巴马上又举了起来。  “看来这次要速战速决,不然妹妹回来你就不能尽情地叫出来了。”心想要速战速决,已经没时间慢慢地调情了,直接进入最终阶段。我一把就扒掉妈妈的衣服,把我怒勃的鸡巴掏出来,因为有水当润滑液,所以也用不着先抠穴了,一口气将我的鸡巴顶到最里面去。  “啊……死小孩轻一点,那么大力想顶死我啊?”妈妈眼角泛着泪珠,看来真的是太大力了一点。  “对不起啦!我是太想郁琳你的小穴,又加上怕妹妹回来,才会想快一点的说。”“哼!”妈妈把头转过去不看我。  我把鸡巴插在小穴里,把妈妈的身体转过去,准备用后背式操她,妈妈也不反抗,随着我的引导转了过去。我全身趴在妈妈身上,然后两手捏着那雪白的乳房,“乖儿子,快!快!给我……”妈妈饥渴地呼唤着我的大鸡巴。  我当然开始用力地捅,妈妈的淫叫声充满了整个浴室,我才不管什么九浅一深,反正插到最后谁还会去记这个,都是不断地插、用力地插,妈妈的叫声更让我兴奋起来。  “郁琳,你真的是太棒了,完全看不出来没多久前你跟我说话是那么温柔,现在只有淫妇能够形容你了。”“对,对,我是淫妇,我是只属于你的淫妇……快!快!让我这个淫妇解脱吧!”就在这时候听到了钥匙打开门的声音,我心想:“靠!这个贱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最爽的时候回来。不管了,继续干下去,被发现大不了相片拿出来威胁她。”我不管妹妹,继续办我的事。  妈妈因为被我干到失神了,完全没听到妹妹的开门声,“妹妹回来了,小声点!”我马上捂住妈妈的嘴,下面当然也停了下来。妈妈好像完全失控的不管妹妹是否回来,屁股不断地扭动,嘴里也不断“呜呜呜”的叫,幸好妹妹好像失神似的走上楼梯。  “好了,妹妹走了,快点继续用力插我!插到底,不要对我温柔,粗鲁地对我……”妈妈像是几千年没被干过了,这么想要。  “好吧!我就给你!”话没说完我便更用力地操着妈妈的穴,妈妈也叫得比刚刚更大声。我用力地插着以前我出生的地方,妈妈也被我插得死去活来的,过了没多久,“乖儿子,我不行了,我要泄了……”妈妈的淫水像洪水般不停地涌出来。  “郁琳,你怎么可以只顾自已爽呢?”我有点生气的说。妈妈则是完全无力地趴在浴缸里动也不动,看来是被我插得失神了,我心想看来没办法了,只好赶快插一插结束了。  我渐渐地加快了我的动作,而妈妈竟然又开始有了感觉:“不……不行了,我快要被你给插死了……”我不管妈妈到底怎样,现在只想好好的打一炮。  “喔喔喔……我要去了……”接着我把滚烫的精液全部都射进阴道里,而妈妈也再次泄了一次身。  “呼呼呼……乖儿子,你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妈妈满足地喘着气,一面玩弄我的巨蟒。  “常常跟你一起练习,当然很厉害啊!”“是常常吗?我看是每天才对吧?我现在被你弄到每天早上都要去吃避孕药呢!”“说到这件事,我看你直接去结扎好了,这样我干你时也可以毫无忌惮地射进去。”“这我也不是没考虑过,只是如果你爸知道了怎么办?”“应该不会啦!爸那么久才回来一次,而且爸也不会想再生一个了吧?况且爸爸外面好像也有女人,他如果不原谅你,你就跟他翻脸,反正爸也没有再汇钱给我们。”“好吧!找个时间我会到医院去做的。”我起身拿起毛巾把身体擦干,穿上衣服然后跟妈妈来个舌吻就离开了。  上楼进房间后,我听到妹妹的浴室里的水声,也听到妹妹的哭声,虽然是我的杰作,但毕竟是自已的妹妹,还是有点不忍心。心里渐渐地有了一个计划,我先打开电脑,然后把那些写真弄到电脑里,再用我那高级的印表机印成相片,准备好一切。  听到妹妹好像洗好了,为了让妈妈不去看妹妹,我赶快跑去妈妈的房间,看到妈妈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衣,里面应该都没有穿,我的兽性马上又被勾引起来。  “小坏蛋,你又想来干嘛?”妈妈大概是以为刚刚我还玩得不够,想再来一炮。  我心想,只要再跟妈妈干一下,妹妹经过刚刚的折磨应该也累了,哭一哭大概就睡着了,这样妈妈顶多从房门外看一下,不会发现妹妹的异状的。  “当然是想你啊!而且明天是礼拜六,今天可以多做个几次。”我双手马上贴住妈妈的双峰,不断地搓揉。  “喔……要死啦?这么大力!我才不像你们两兄妹这么好命,我明天还得去加班哩!”“真是可惜,本来还想干个几炮的。”虽然表面上我看起来很失望,但我心里可爽着哩!也开始盘算明天怎么玩妹妹。  心想既然今天才刚试过妹妹的屁眼,现在也来试试看妈妈的屁眼好了,但是妈妈应该是不可能会答应的,看来只好先把妈妈操到失神再突然捅进去。  “郁琳,你先帮我吹一次吧!”我把我那雄伟的鸡巴顶到妈妈的脸上,“好好好,只要是宝贝说的我都照办。”妈妈竟然把我的鸡巴夹到她的乳沟里,开始帮我打奶炮。  “郁琳你什么时后学会这招的?我怎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为了你啊,我都去跟邻居几位太太问一些来帮你爽,你爸爸都从来没试过呢!”妈妈柔软的乳房不断搓揉着我的鸡巴、湿滑的舌尖轻轻触舔着龟头,这种感觉虽然没有插穴那种紧紧包住的感觉,但妈妈不断地搓揉和加上口技,也有另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喔……郁琳,好爽!好爽啊!”在这种情形下,我也不得不佩服妈妈,能让一个男人爽成这样,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女人了。  在这种从未试过的爽中,我竟然不到两分钟就射了,而且是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妈妈看到我突然射了出来,也吓了一跳,平常少说要弄个十几分钟还不一定射的我,今天竟然那么快。  “哇哇哇!宝贝今天怎么这么快啊?该不会是早泄了吧?”妈妈看到这种情况,忍不住开始取笑我。  突然我心里发出了一股莫名的火,我粗暴地将妈妈摔到床上,就像我第一次干她一样,直接撕开了妈妈的睡衣,用力地捏着妈妈的奶子,妈妈也被我这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 感情文学网

我上小学那会,我妈嫌我爸穷,离开我爸了,我们班同学都知道这事情了,就开始嘲笑我没妈妈,是野孩子,最后我被说烦了 […]

性爱故事 强奸的故事

今晚又轮到母亲值夜班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十六岁的妹妹周丽。吃了晚饭后妹妹忙碌着收拾碗筷,我坐在沙发上一面吸着香烟 […]

宝贝儿去阳台上做 卫生间征服岳

出国多年回来和久未见面的容姨俩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谈话家常,我惊讶于眼前容姨成熟而美貌端庄的姿色、竟看得有些目 […]

励志教育文章 18岁末年禁止观看

自从和妈妈的乱伦群交之后,妈妈更加放浪了,对我来说,和妈妈打炮是每周必做的事,但妈妈对其他男人的需求却更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