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秋天的风总让人感到一丝伤痛,一棵枯木下站着一位中年人。“爸爸我们回家吧!”阿生回过头去,看着长发飘逸的美人。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阿生的女儿,名叫秋玲,今年十六岁。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丰满的娇躯,纤细的柳腰,长长发秀发,俊俏的脸蛋,鼓鼓的美臀,迷人的小嘴。阿生今年三十六岁,但满脸肉瘤结在一起,鼻口不分,眼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因眼周围都被眼皮给遮住了。“爸我们回家吧!天已黑了!”秋玲轻声的唤着自己心爱的父亲,但可听的出声音夹带着许多无奈与悲哀。“女儿,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待我们家,女儿……这几年我活的好痛苦哦!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活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每个人见了我就像见到鬼似的。”原来阿生一家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他自己也是妻妾成群,但是十五年前的那一场大火,夺走了他们整个家族及他所有的财产,他舍命相保才从大火中救出她刚刚一岁的女儿。自己也被烧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秋玲听了这番话更加的心痛。要不是那场大火,自己的父亲可能是天下少女倾心爱慕的对象。上天啊!!你又为何要如此的对待我们父女,我真希望那场火烧伤的是我,而不是我心爱的父亲呀!秋玲强忍着内心的生痛,对着父亲说:“爸,别想太多了,我们能活下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女儿你知道吗?我之所以活到现在,我是全为了你,为了我们林家,将来能有个后,能重振我们的家族!不然我无脸去见我们的列祖烈宗!可惜你是个女孩子……哎……”“爸,你要坚强的活下去,为了我们林家,也为了我,女儿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女儿我也活不下去了。你不要太在意外表,你的内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一定会有人欣赏你的。”“女儿,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这几年还没教训的够吗?哪有人会喜欢我这张鬼脸。再娶妻生子我看这辈子别想了,还是让我早早离开这伤痛的人间吧!”此时阿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哎!如果你是个男孩那有多爱好,就能替我重振家族的威望了,可惜可惜阿……”“爸爸,你千万别这么想阿,就是我不行,将来我也可以嫁人生子啊,哪不就可以重振我的林家的家族了吗?”“傻孩子,你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谈重振我们的家族呢!哎女孩子就是不行啊……”“爸,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说不定我也行的,我可以不出嫁,我可以找一个男人下嫁到我们家,将来生了孩子姓林不就行了。”“你傻啊你……现在还有谁愿意倒插门到我们家,你以为哪是我们家族兴旺的时候!”“哪……哪怎么办!”“算了,天已黑了,我们回家吧!不要再想了。”这可怜的父女并肩而行,正好一位农夫与他们对照而来,农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父女。阿生早已习惯常人如此看他,也不以为异。他们擦肩而过,只听身后农人轻叹:“美女与恶鬼同行,真是奇也。”秋玲父女不加理会,加快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走入一片林里,秋玲望着心爱父亲,在父亲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那悲伤的眼眸。对着父亲轻声说:“爸爸,你不要太在意别人,你不是还有我吗!”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一个荒唐的想法在他的心头浮现:“对啊,我女儿也是女人,我何不和她生一个孩子,哪样不就全是我们林家的血统了吗?”想到这他顿时收起悲伤也燃起男性的气魄。“女儿,你放心吧!我会坚强的,已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适应了一切”秋玲听了父亲这番话,感动的差点哭泣。想想十五年的苦熬,父亲终于适应了这一切。笑着对父亲说:“爸,你知道吗?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伟大、最英俊的人!”秋天夜总是让人可怕,他们父女正好走进阴暗的林里,四周暗的无法看到回途路线。再加上秋风乌嗡的吹着,秋玲有点胆怯,不由自主的抱着父亲。“爸爸,好暗哦!我们好象迷路了耶!”煞时像个少女怕黑的模样。阿生左手搂抱着女儿说:“女儿,不要怕,只是天黑看不着路罢了。我们慢慢摸黑回家吧。”秋玲依偎在父亲的身边。父女俩放慢脚步,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正巧夜鸟飞过,秋玲吓的抱的更紧,她那大胸脯正好压着父亲的身上,好似快被挤出来似的。阿生正是冲动的壮年时期,好久没有过与女人身体接触过,顿时有股莫名的冲动,下面的阴茎突然胀了起来,原先他妻妾成群,身边那缺女人,现在不行了,唯一的一个女人就是他的女儿,虽隔着一件单薄衣服,也能感觉到女儿酥软的胸脯,内心有一股想性交的冲动。性欲冲淡了他的道德观,这让他怎么受得了,他曾经偷看过女儿洗澡,女儿那坚挺雪白的乳房、粉红的乳头,再加上那身材匀称白玉般的皮肤,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曾多次幻想与女儿性交,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女儿的内裤上。此时他把女儿搂的更紧,为的只想把身体更贴紧女儿的胸脯,他们父女俩好象粘贴在一块。阿生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他好想现在将火热的阴茎插进女儿的子宫里。心已定,何不现在强暴自己的女儿,或许她会在我身上得到满足!阿生打了定主意,决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他想干自己女儿的这种想法已有好久了,只是苦无机会行动,今天正是好时机。这时秋玲也感到父亲身上可哪男人的气息。十五年来她从没有让男人这么抱过,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由燃而生,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几乎吧内裤给弄湿。身体也不知觉的火热起来,原本白哲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把父亲抱的更紧了!阿生看着红着脸的女儿,那火红的双唇是那样的诱人,差点要亲了过去。“玲玲,你的脸为什么红红的!”阿生轻声的说。“爸,我没有啊!可能是害怕吧。”“你害怕什么啊?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阿生开玩笑的说着:“女儿,如果你是个男孩不就断不了我们林家的香火了,可惜、可惜啊。”女儿突然伤感起来。这不是没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爸爸你别胡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女儿担不起这责任。”“女儿,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倒有一个方法可解决。”“爸,你有什么方法,快说给我听听。”“待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千万不可怪我,不可反对喔!”“什么方法啊?”“女儿,你先答应我。”“好!我答应你。”正好他们父女俩走出了林子,月光也正好照映着回家的路。“女儿,回家我再告诉你。”秋玲满肚子狐疑,慢慢走着回家。父女俩回了家后,简单的用完晚餐。“女儿,我去洗澡了,晚点我再告诉你我的方法。”秋玲“哦”的一声表示!秋玲洗好澡,穿着透明的睡衣在梳妆抬前擦着保养液,心想着父亲刚说的方法,房门正好响起。“爸你进来吧!”阿生看到女儿透明的睡衣,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与蕾丝的内裤。走到女儿的床边坐了起来,两眼看着她哪大大的胸脯,修长的腿,圆圆鼓鼓的屁股,使他阴茎立即硬了起来。秋玲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穿着透明的睡衣。于是说:“爸,你先出去一下,我换好衣服再进来。”“玲玲,没关系,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小的时候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说不定待会就不用换了,我说完就走,不要费时。”秋玲心想:这也对。他是自己的父亲,这又怎么了,小的时候还是他舍命把自己救出来的呢,那是不是还是什么也没穿。“爸爸,你说,是什么方法?”“女儿,不是用说的,我用做的,你就会明白。”这时秋玲感到父亲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前的父亲,使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阿生看着女儿呆望着他,突然抱着女儿强压在自己的身下。“爸……爸……你……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秋玲挣扎不让父亲脱去睡衣,但已经太慢了。这时身体感到一丝冷意,知道睡衣已被父亲脱去,手抱着胸脯不让父亲脱去胸罩。阿生像疯狂的野兽,不停的撕破女儿的胸罩,看到哪雪白坚挺的乳房使他更加疯狂,伸出双手把女儿的手拉开,顿时看到那粉红色的乳头,不由自主的像小孩一样吸着女儿的乳房。女儿因挣扎乳房不停的晃动,不时还打在脸上。“爸……爸你……你快停下……啊,你疯了啊……我是……你的女儿”正要说时,感觉父亲轻咬着自己的乳头。啊……啊……,此时自己好象被电一般,一股舒服的电流流向她的脑海……脑筋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啊……爸爸……你……你快停手,你不可以这样……这是乱伦。”秋玲被父亲吸食乳头,燃起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欲,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铸错,自己还是处女,在理智与性欲中做最后的挣扎。阿生看到女儿双手不再挣扎,两手搓揉女儿的乳房,嘴巴不停吸着乳头,有时轻咬,每咬一下,可听到女儿轻声的“哼”一下“…爸…爸……你……你不……可以……我们不能这样……啊”“女儿,你难道想要林家绝后吗?”“……啊……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秋玲已经知道没退路可选,想到自己的悲哀父亲的烧伤,也只能怪老天弄人。为了父亲,为了林家的香火,她有责任为林家担起传香火的重担。阿生边吻边说:“女儿,我们一起为林家传香火吧!”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颈子,再轻吻着女儿的耳朵,不时还在耳边吹气,好刺激女儿的性欲。秋玲这时听了父亲这番话,已屈服父亲,接下来只想更快得到舒解。“好吧!!父亲,女儿给你,这样也可让你们林家有后。”阿生听了更加兴奋,本以为用强的,现在可以大大方方与女儿做爱。阿生飞快的把身上的衣裤脱去,阴茎不时的跳了出来。秋玲看到父亲的肉棒,又长又粗,不由地说:“爸爸,不行啊,我……我害怕,你……你那个东西太大了……这……这……会插死人的……”阿生已经欲火难忍,压在自己女儿的身上,不停的狂吻。父女俩相拥在一起,女儿主动吻着父亲,不时还把舌头身进父亲的嘴巴。秋玲也陷入疯狂的境界,淫水湿透了整件内裤。“女儿,我好爱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脱去女儿湿透的内裤,将女儿的双腿打开。“女儿,我要吻你的阴唇。”秋玲“嗯”了一声表示说好。阿生舔着女儿的阴唇。女儿阴道内不时流出水了,把阿生的脸都给弄湿。还不时将舌头伸到阴道里。“……嗯……父亲……女儿好舒服哦……喔……嗯……”听到女儿的呻吟,阿生更加的卖力,想让女儿更舒服,舌头还不时在阴核与阴唇间来回。“嗯……好父亲……快……女儿不……行了……啊……”秋玲抓住父亲的头,不停的把父亲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屁股也不停的扭转,好让父亲更深入。“嗯……嗯……我……的好……爸……爸……女儿……不行了……”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弓起了身。“……啊……来……了……”十五年来第一次的高潮,竟在父亲舌头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热水往自己的脸上喷射出,整脸都是女儿的淫水,好象在洗脸,知道女儿已经得到了高潮。看着女儿满足呻吟,内心说不出有多快乐。“啊……啊爸爸,来,换女儿帮你服务”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女儿赤裸着身子,肉棒早已快胀破了。女儿握住父亲粗长的肉棒,上下套弄。因父亲的龟头太大,嘴巴无法吞食,只好在肉棒边缘亲吻。“……嗯……父亲……你的好大……嗯……女儿这次可能没命……”“女儿,别说,我会让你得到别人没有的快感。”女儿不停的套弄,吃了将近一小时,还没让父亲射精,这使她非常惊讶。阿生因被火烧伤表皮,没像正常来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女儿翻过来,压在女儿的身上,他把女儿的双腿打开,肉棒不停的在女儿的阴唇来回搓揉。左擦右操了几下,然后借着淫水的滑势,猛地一插到底。纤云毕竟还是处女,她立刻感受到了一种钻心的疼痛,不由得痛呼一声:“啊……爸爸……痛哦,疼死我了……快……快抽出来…………啊…………”好不容易进去了,哪能让他出来,这时阿生一边紧压着女儿的身体不动,一边细细的吻着女儿娇艳的双唇说:“玲玲第一次都是这样子的,等一下就不会痛了,而且还会很爽的呢!!”他安抚着因疼痛而垂泪的女儿。他的双手分别罩住女儿已可盈握的双乳,慢慢的拨弄着,玲玲的乳头因激情而坚硬了起来。她深锁的眉头,慢慢的舒解开来,一边娇喘的说道:“喔……爸……我我已经不不疼了……,为了我们林家……你……你就来吧!”一边摇晃着身躯,双腿交叉紧紧夹着父亲的腰。阿生紧绷的欲火,一口气冲了出来。他抱着女儿的身躯,一下又一下,让鸡巴重重的深入女儿的小穴中,女儿阴道壁柔嫩的挤压感,及湿热的肤触,让他更加重抽插的速度,直想把女儿和我的身躯溶成一体,不再区分。“爸,现在我们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宗能保佑女儿这次得子,好让林家有后。”“好吧!女儿,我们可要赤裸着身去哦!”“这样不可以,这太污辱林家祖先了。”“女儿,祖先不会怪我们,我要让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继承香火。”父女俩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阿生看着祖先牌位。“林家列祖列宗,我本着为林家香火,甘冒乱伦大忌,只为使林家有后,盼能得子,好让林家承香火,请保佑我们父女顺利,我已年四十,已不能挑起这重振家族的重担了,再说,乱伦结晶恐有缺陷,希望能让孩子健康平安。”拜完后,秋玲向父亲说:“我们回房吧。”“女儿,不用了,我们在这做,我要让祖先看看我们是如何为林家牺牲,这样可以……”话还没说完,阿生就像饿狼似的扑倒过来。打开女儿双腿,阿生抱着心爱的女儿,父女俩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阿生吻着女儿舌头,不时与女儿的舌头交织。秋玲双手抱着父亲的屁股,双腿也夹在父亲的腰上。这时女儿的两片粉红的阴唇正好大开,可看出阴道口的淫水还不停向外流出,从下体流到地板。父亲的龟头慢慢的从女儿的裂缝推进。“女儿,我要进入了。”“……嗯……我的好父亲。”秋玲心想:这也对。他是自己的父亲,这又怎么了,小的时候还是他舍命把自己救出来的呢,那是不是还是什么也没穿。“爸爸,你说,是什么方法?”“女儿,不是用说的,我用做的,你就会明白。”这时秋玲感到父亲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前的父亲,使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阿生看着女儿呆望着他,突然抱着女儿强压在自己的身下。“爸……爸……你……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秋玲挣扎不让父亲脱去睡衣,但已经太慢了。这时身体感到一丝冷意,知道睡衣已被父亲脱去,手抱着胸脯不让父亲脱去胸罩。阿生像疯狂的野兽,不停的撕破女儿的胸罩,看到哪雪白坚挺的乳房使他更加疯狂,伸出双手把女儿的手拉开,顿时看到那粉红色的乳头,不由自主的像小孩一样吸着女儿的乳房。女儿因挣扎乳房不停的晃动,不时还打在脸上。“爸……爸你……你快停下……啊,你疯了啊……我是……你的女儿”正要说时,感觉父亲轻咬着自己的乳头。啊……啊……,此时自己好象被电一般,一股舒服的电流流向她的脑海……脑筋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啊……爸爸……你……你快停手,你不可以这样……这是乱伦。”秋玲被父亲吸食乳头,燃起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欲,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铸错,自己还是处女,在理智与性欲中做最后的挣扎。阿生看到女儿双手不再挣扎,两手搓揉女儿的乳房,嘴巴不停吸着乳头,有时轻咬,每咬一下,可听到女儿轻声的“哼”一下“…爸…爸……你……你不……可以……我们不能这样……啊”“女儿,你难道想要林家绝后吗?”“……啊……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秋玲已经知道没退路可选,想到自己的悲哀父亲的烧伤,也只能怪老天弄人。为了父亲,为了林家的香火,她有责任为林家担起传香火的重担。阿生边吻边说:“女儿,我们一起为林家传香火吧!”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颈子,再轻吻着女儿的耳朵,不时还在耳边吹气,好刺激女儿的性欲。秋玲这时听了父亲这番话,已屈服父亲,接下来只想更快得到舒解。“好吧!!父亲,女儿给你,这样也可让你们林家有后。”阿生听了更加兴奋,本以为用强的,现在可以大大方方与女儿做爱。阿生飞快的把身上的衣裤脱去,阴茎不时的跳了出来。秋玲看到父亲的肉棒,又长又粗,不由地说:“爸爸,不行啊,我……我害怕,你……你那个东西太大了……这……这……会插死人的……”阿生已经欲火难忍,压在自己女儿的身上,不停的狂吻。父女俩相拥在一起,女儿主动吻着父亲,不时还把舌头身进父亲的嘴巴。秋玲也陷入疯狂的境界,淫水湿透了整件内裤。“女儿,我好爱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脱去女儿湿透的内裤,将女儿的双腿打开。“女儿,我要吻你的阴唇。”秋玲“嗯”了一声表示说好。阿生舔着女儿的阴唇。女儿阴道内不时流出水了,把阿生的脸都给弄湿。还不时将舌头伸到阴道里。“……嗯……父亲……女儿好舒服哦……喔……嗯……”听到女儿的呻吟,阿生更加的卖力,想让女儿更舒服,舌头还不时在阴核与阴唇间来回。“嗯……好父亲……快……女儿不……行了……啊……”秋玲抓住父亲的头,不停的把父亲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屁股也不停的扭转,好让父亲更深入。“嗯……嗯……我……的好……爸……爸……女儿……不行了……”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弓起了身。“……啊……来……了……”十五年来第一次的高潮,竟在父亲舌头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热水往自己的脸上喷射出,整脸都是女儿的淫水,好象在洗脸,知道女儿已经得到了高潮。看着女儿满足呻吟,内心说不出有多快乐。“啊……啊爸爸,来,换女儿帮你服务”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女儿赤裸着身子,肉棒早已快胀破了。女儿握住父亲粗长的肉棒,上下套弄。因父亲的龟头太大,嘴巴无法吞食,只好在肉棒边缘亲吻。“……嗯……父亲……你的好大……嗯……女儿这次可能没命……”“女儿,别说,我会让你得到别人没有的快感。”女儿不停的套弄,吃了将近一小时,还没让父亲射精,这使她非常惊讶。阿生因被火烧伤表皮,没像正常来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女儿翻过来,压在女儿的身上,他把女儿的双腿打开,肉棒不停的在女儿的阴唇来回搓揉。左擦右操了几下,然后借着淫水的滑势,猛地一插到底。纤云毕竟还是处女,她立刻感受到了一种钻心的疼痛,不由得痛呼一声:“啊……爸爸……痛哦,疼死我了……快……快抽出来…………啊…………”好不容易进去了,哪能让他出来,这时阿生一边紧压着女儿的身体不动,一边细细的吻着女儿娇艳的双唇说:“玲玲第一次都是这样子的,等一下就不会痛了,而且还会很爽的呢!!”他安抚着因疼痛而垂泪的女儿。他的双手分别罩住女儿已可盈握的双乳,慢慢的拨弄着,玲玲的乳头因激情而坚硬了起来。她深锁的眉头,慢慢的舒解开来,一边娇喘的说道:“喔……爸……我我已经不不疼了……,为了我们林家……你……你就来吧!”一边摇晃着身躯,双腿交叉紧紧夹着父亲的腰。阿生紧绷的欲火,一口气冲了出来。他抱着女儿的身躯,一下又一下,让鸡巴重重的深入女儿的小穴中,女儿阴道壁柔嫩的挤压感,及湿热的肤触,让他更加重抽插的速度,直想把女儿和我的身躯溶成一体,不再区分。“爸,现在我们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宗能保佑女儿这次得子,好让林家有后。”“好吧!女儿,我们可要赤裸着身去哦!”“这样不可以,这太污辱林家祖先了。”“女儿,祖先不会怪我们,我要让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继承香火。”父女俩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阿生看着祖先牌位。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 翁止熄痒

关于这次的四篇文章,其实应该是一系列故事的Ending,那是很长的一堆故事。我写着写着,突然思考起将来怎么将故 […]

我男朋友15cm感觉好短 叶天荣

記得那是2012年左右的事情了,那時候我22歲和Ç属于你的成人头条,你看到的都是精品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68 […]

男人第一次性生活 放荡人妇系列

刚刚到一个城市来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收入还可以,但一个人寂寞、孤独。业余时间很难过,我是个性欲有很强的人,所以一 […]

强奸的故事 我和岳坶 双飞

这起案件发生于民国时期,国民党谍报人员张某身负绝密情报被伪汉奸追捕,张某慌不择路穿大街过胡同最后跳进了一所大宅 […]

春晚主持人大换血 心情日记网

星期三的下午,汾东市喜来登大酒店0771号房间能听到窗外熙熙攘攘的车流声和喇叭声,说明大家都在各自忙碌着,而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