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主持人大换血 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就去了那个叫Adams的空姐住的酒店,我也在酒店中要了一个房间,浸了一个热了浴。然后就去她的房间找她。  应门的是Lucy,她一丝不挂的站着说∶「啊!你这么快就来了啊!」  然后就把我拉进房里,她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双手在搓弄自己的小穴。  我看见她的小穴已经有淫水流出来了,说海量免费高清独家福利视频,限制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只有你一个吗?」  「是啊!你很失望吗?」  我一面把衣服脱光,一面笑着说∶「我不是失望,是怕只有你一个,受不了我的大鸡巴啊!」  她一双媚眼看着我,然后娇嗲的说∶  「没关系啊!待会不用工作,我让你操个够啊!你把我操死也没关系啊!」  我走到床边,说∶「是吗?」  「是啊!你快来吧,快来操我吧!」  「不用心急,先用你的小嘴巴替我弄弄吧!」我抓着鸡巴说。  她听我这么说,便坐起来,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套弄着。  弄了一会,她就躺在床上,说∶「快来吧,我的小穴很痒啊!」  我便躺在她的身上,用鸡巴轻擦着她的小穴。  她搂着我的颈项说∶「好哥哥啊!大鸡巴哥哥啊!你……你不要玩弄我了,给……给我吧。」  我笑着对她说∶「好了好了!给你了!」说完我就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她的淫水也真多啊,鸡巴很轻易的就插入了,我快速的抽送着。 「啊………啊………快……快点啊…………快点……大……大力啊啊………  对……对啊……大力些啊……噢……噢……对……对了噢……爽……爽啊……噢啊……啊……………」  我操了二百多下,她就叫∶ 「啊……啊………噢啊……爽……爽死了啊……不……不成了……噢……噢  啊……啊………要丢了……啊……要丢了……啊………」然后她再大叫了一声∶「啊…………………」就不叫了,搂着我在喘气。  我停下来说∶「很爽吗?」  「对呀,很爽啊,真的很爽啊!」她一面吻着我一面说。  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撩动,我便吻着她的小舌头,跟着鸡巴又开始抽送。  这次我插得很用力,每一下也插到最深处。她和我继续吻着,双腿紧紧缠着我的腰,双手也搂得更紧。我愈插愈大力,过了一会,她就大叫∶ 「啊…………啊…………不成了……又……又来了啊……啊……噢…………  啊…………噢……真……真不成了……啊……你……你先停一下啊………  啊………」  我笑着说∶「停甚麽?你不是说操死你也没关系吗?」我继续操了她十多分钟,她不停的叫∶ 「啊…………啊………不……不是啦…………啊…………不……不要……啊  啊……停……停一下嘛……啊……先停一下嘛……好不好?」  突然有人在按门铃,我继续操着她,然后伸手去按下那个「请勿搔扰」  的钮掣,可是门铃依然响过不停。 「可……啊……可能……啊………是……是Adams她……她们啊……你  ……你先停一下……啊……去……去看看吧!」  我听她这么说,便去开门看看,原来真的是那黑人空姐Adams和大奶子Pauline。她们两个走进来,看到Lucy被操到半死的躺在床上,一起笑了起来。  我从后搂着Adams说∶「现在轮到你了。」说完就把她按倒在床上,拉高她的裙子,脱下她的丝袜和内裤,然后抓着鸡巴往她的小穴里塞。 「噢………噢………你……你怎么……这样啊………不……不要啊………我  ……我的小穴……还干干的啊……啊………」  Lucy躺在她的身旁笑着说∶「没关系啦!让他的大鸡巴操一会,我担保你的淫水待会流个不停啊!」  Pauline这时也脱光了衣服,然后也躺到床上来,跟Lucy互吻起来,又抓着奶子互相搓弄,过了一会就以69姿势躺着去舔对方的小穴。我一面看着Lucy她们,一面大力的操着Adams的小穴。操了一会,Adams就大叫∶ 「噢………噢…………啊噢……不……不成了……啊……丢……丢了啊……  啊噢…………要… …要丢了啊………………」  我便转身躺在床上,Pauline看见我的鸡巴直直的挺着,立时坐了上来我的身上,身子微微的向前倾,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跟着一上一落弄着,她很兴奋的大叫着,愈动愈快,一双大奶子在胸前抛动着。我一手在她的屁股上轻抚着,另一只手就抓着她的大奶子,大力的搓弄。  「啊………啊噢………噢………对啊……。大……大力些……啊……大力搓啊………再……再大力些啊……啊…………… …」  过了一会,她躺在我的胸膛上喘着气,然后说∶「你……你还没有完吗?」  我摇摇头。  Adams已经把衣服脱光了,看到我摇头,就走到那落地大玻璃窗前,双手按在窗上,轻轻的摇着屁股,转头向着我说∶  「你要尝尝我的屁眼吗?」  我听到她这么说,便走到她身后,把鸡巴慢慢插入她的屁眼中。刚刚插了一半,她就用力向后一挫,跟着又主动的前后摇动着身子,大叫∶ 「啊…………爽……爽啊………噢………真……真爽啊…………你的大……  大鸡巴……弄……弄得我……真……真爽啊………噢……」  我就定定的站着,让她自己在弄着,然后伸手去搓她的奶子。这时Lucy走到我的身后,蹲下来舔我的屁眼,舔了一会,就把舌尖伸进我的屁眼中撩动。        我一面大力抓着Adams的奶子一面说∶  「Lucy啊……噢……噢………你舔……舔得我很爽啊…………」  Adams也愈弄愈快,再过了一会,我就把精液喷射在Adams的屁眼中。我把鸡巴拔出来然后躺在床上和Pauline吻着,Adams就跪在床上抓着我的鸡巴,将鸡巴上的精液一滴不剩的舔掉。Lucy就走到Adams背后去舔她屁眼流出来的精液。  过了一会,我就穿上衣服走了。                (2)  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一看,凌晨一时多了。我就再去洗一个热水浴,然后就走到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地——赌场。  凌晨一时多,赌场内依然有很多人在。我换了十万美元筹码,正准备随意玩玩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我身后轻轻的叫∶「奇云!」跟着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  我转身一看,一个差不多和我一样有六尺四寸高的女郎,穿了一条吊带低胸连身的长裙,一把乌黑色的秀发,中间分界的垂在两肩,像一个模特儿般站着,笑眯眯的看着我。  「小姐,你在叫我吗?」  她向前走近一步,然后说∶「你叫奇云吗?」  「是啊!」  「那我就是在叫你啊!」然后吻了我一下,轻轻的说∶「忘了我吗?好啊!  竟然连我也忘了!」  我低头细想,看着她那白白的奶子、深深的乳沟。突然,她把裙子再拉低一点,奶头也差不多能看见了,跟着很快又整理好,说∶「怎麽啦?记起了吗?」  「看得不太清楚,再瞧真一点就好了!珍妮花!」我笑着说。  她的奶子上有一朵不知名的花的刺青,看到那朵花,就把她认出来了。  「你啊!还是那麽色啊!人家的样子不记得,只记得人家的奶子!」  「你的头发长了这麽多,又高了这麽多,认不出来也不能怪我啊!」我瞧真一点,她的高根鞋差不多有六寸高呢!  「是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在赌城的赌埸里,你说干什么呢?」  「你在赌钱吗?」  「当然啦!」  「真的是「赌钱」?」  「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嘛?」  「你赌钱,不要出术「出老千」啊!」  我大笑着说∶「哈哈!只有疯子……不,不对……就算是疯子也不会在这里出术啊!你疯了吗?」  「我怎么知道!你平常就是疯疯癫癫的啊!」  我看了看,有一桌是赌「大老二」的,便走到那赌桌旁,刚刚有人退场,我便坐下来,珍妮花也在我的身旁坐下,然后搂着我的手臂说∶  「我有空啊!陪陪你,好不好?」  我当然说好啦。赌了数小时,我也很累了,便和珍妮花一起走。  「赢了十万块,一人一半啦!」我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现在怎么这样阔绰啊!」珍妮花笑着说。  「从前欠你的,现在还给你啊!」  「你住在哪儿啊!」  「时空酒店!你来陪陪我,好不好?」我一面轻轻抚摸着她的屁股一面说。  「好吧!小色鬼!」                3)  回到房间,我一把搂着她,然后和她激烈地拥吻起来,吻了很久,我们才分开。然后我把她的连身长裙脱掉,她内里是真空的。我双手去搓弄她的奶子,说道∶「你也改变了很多啊!现在这么浪啊!不单不穿奶罩,连内裤也没穿啊?」  「不……不是啦,那裙是紧身的啊!穿了内裤不好看嘛!」  说完,她就躺在床上,我双手继续去玩弄她的奶子,然后又把她的奶子含在口中轻轻吮着,弄了一会,我就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她就趴在我的身上,去含弄我的鸡巴,我就去舔她的小穴。  再弄了一会,她就转身,小穴对着我的鸡巴坐下来,然后上下套弄着,跟着弯下身子来吻来,我和她同时伸出舌头互相舔着。过了一会,她就停下来,喘着气说∶  「啊………………不成了……你……你还没完吗?啊………怎……怎么……还没完啊…… ……啊……………噢………啊噢……………」  我搂着她,然后转身把她压在床上,继续操她,笑着说∶  「从前经常笑我啊!今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然后愈操愈快。 「啊…………啊……………你……你……慢……慢一点啊…………噢……噢  …………慢……慢啊…………噢………不成了……要死了啊啊………真……真不  成了啊……………噢………啊………」  我这样操了她半小时,她用已经变成了沙哑的声音说∶「好哥……哥啊……你……你饶了我吧!我……我真的……真的不成了啊………啊………」  我也有点累了,便把她抱起来,然后一面操着她一面走进浴室。  走到浴室中,我把她放下来,然后她就弯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我看到她弯下腰去,小穴和屁眼都好像在对我「招手」似的,我便走到她身后,抓着鸡巴正准备插入她的屁眼中,她突然转身很大声的对我说∶「不要啊!」  「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吗?」我笑着说。  「还有什么啊!想操人家的屁眼罢,是不是?」  「你知道就好了,快些转身让我操吧!」  「不要啊!」说完就蹲下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慢慢的套弄。  弄了一会,我看到浴缸的水也满了,便坐在浴缸中,她在我的身旁坐下,我说∶「坐在我的腿上,好吗?」  她看到我的鸡巴还挺得直直的,说∶「不……不要啦!」  「你坐下来,我不动好不好?」  她点点头,然后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就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她搂着我的颈项然后又和我吻起来。我双手去轻抚她的屁股,然后把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撩动。我和她继续吻着,她双手反向身后抓着我在撩她屁眼的手,我用另一只手抓着她双手,然后她的身子微微向上升起,我抓着她的双手把她拉下,又继续撩拨她的屁眼,她的身子又再升起,我再把她拉下。这样来回数次后,我就对她说∶  「我想操你的屁眼啊!」  她的身子轻轻的一上一落,然后说∶「这样好了,不要操屁眼好吗?」  我没说什么,手指继续在她的屁眼中撩动。  「你……啊………你……不要再撩人……人家的屁眼好吗?……啊……啊噢…………啊……………」  她的身子愈动愈快,一双奶子上下的抛动着。继续大叫∶ 「啊…………啊…………你……你怎……怎么这样厉……厉害的啊…………  噢…………啊噢………不……不成了啊……啊………………」  过了一会,我就在她的小穴中射了。我的手指还在她的屁眼中撩动,珍妮花瞪着我说∶「你还要撩到什么时候啊?」  「撩到你让我操你的屁眼为止!」我笑着说。  「不成啊………!」                (4)  「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珍妮花说。  「差不多一年了。」  「是一年零三个月啊!」  「哈!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的啊!」  「人家天天也想着你的啊!每一天也算着的。你啊……也不对人家说一声就突然不见了,你不知道人家担心你的吗?快说!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怎么又会在这里的?」  「你还记得那个古里古怪的陈老伯吗?」  「住在那破烂的木屋那个吗?」  「对呀!就是他啊!我这些日子就是跟着他!」  「跟着他干嘛?」珍妮花皱着眉说。  「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知道啊!整个城市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像他这样的糟老头啊!」  「不错,糟老头有很多,可是像他的只有一个!他是「赌王张」的师父!  他的地下赌场被赌王张吞并了,还找人追杀他,他只有躲起来啊!我时常照顾他,他经常说要报答我,你记得吗?我经常也一笑致之。」  谁不知有一天他问∶「你想不想学赌术。」  我说∶「我也懂得不少赌术的。」  他大笑说∶「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我就说∶「反正有空,和你玩玩罢。」我拿出随身带着的那副纸牌出来,问他∶「你想赌什么?」  他说∶「就赌黑杰克吧。」  我就开始发牌,发完了牌后,他笑着说∶  「这种不是赌术,是千术啊!你是二十点,我是十九点,是吗?」  我发了牌后,他也没看过底牌就知道了,他说我的纸牌有记号的。我还没说什么,他就将那些记号指了出来。我就拿出一副新的纸牌出来,再和他赌,赌了五十把,我一把也没赢过。  他问我∶「小伙子!想学吗?」  我说∶「当然想啊!」  然后他就把我带到「东方赌城」,他说那里多赌场,可以不时找到不同的对手。我跟了他一年,就学会了所有的赌术,跟着就来这里真真正正的「实习」  一下。  「原来是这样,那么你的赌术高明些,还是他的高明些呢?」珍妮花问。  「真的不知道,应该差不多!」  「那他的赌术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什么?」  「刚才你赌了数小时,才赢了十万元,有什么大不了啊!我去赌一把骰子,十万元很轻易的就赢回来啊!」  「刚才一直赢的话,谁和你赌啊!只是和庄家赌,没有什么意思啊!笨蛋!」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笨——蛋——啊!」  「你……你有胆和我赌一把吗?」  「你也懂得赌吗?不会又是千术吧!我看得出的啊!」我懒洋洋的说。  「说巧不巧,我也跟了一个赌术高手学了不少赌术,怎样?要不要试试看?」  「你想赌什么?」  「就赌沙蟹吧!每人五万块筹码,谁的筹码输光,就算输。好不好?」  「好!你输了的话,我要狠狠的操你的屁眼一遍啊!」  「你……你……好!你输了的话,我也要操你的屁眼一遍!」  「什么?」我大叫。  「我……我有办法操你的,怎么样?没胆和我赌吗?干脆的认栽好了!」  「你不要后悔啊!」说完我便和她一起到了床上开始赌起来。  不用一小时,我就把她的筹码全都赢了。  「怎么样啊?」我笑着说。  她咬一咬牙,转身跪着,然后看着我说∶「来吧!大坏蛋!」  我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记着数吧!迟些才把你操个够,现在很累啊,你替我按摩一下好吗?」  「好啊好啊!你快躺下吧,我替你按摩!」珍妮花笑着说。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放荡人妇系列 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接连几个频道,我发现,每到紧要关头,频道里的人都会示意要收费,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大部分稍有姿色的女子, […]

歌颂幸福生活的诗歌 现代诗歌网

夏末的黄昏,正是一天的暑气开始消散的时分。宁静的林荫路上传来小女孩雀跃的声音一对母女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是位 […]

窦骁何超莲度假照 励志文章网

免费现在安装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雪纺的面料,而且用当下的话说,齐屄的,比较宽松;背部有个大大的深V,用两条 […]

春晚主持人大换血 肉文推荐

射的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笑而不答,她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透出一股神秘,这个秘密是永远无法对人言讲的。那是一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