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还在体内乖吃饭h

娟妈成了最美丽的外母,娟妈虽然身材娇小,但脸貌仍十分秀丽(就像成熟版的郭羡妮)。女儿结婚当日一身贴身黑丝绒旗袍,将其保养甚好玲珑浮凸的身段显露无遗,尤其是那对修长达卅吋结实,一丝杂毛都没有的紧致皮肤,如套上肉色尼龙丝袜般光滑的长腿,配上露趾的高跟鞋,匀称可爱的脚趾,铺上整齐小贝般的脚甲,都被赞她完全看不出接近五十岁。连新郎伟贤也忍不住多望这位俏丽外母两眼。  伟贤与玉娟是在一场大火结识,伟贤是一名消防员,玉娟则是国泰航空飞机场的地勤,因为杂物房起火,玉娟被捆于火场中,幸得勇敢的伟贤冲入火场将她救出。二人相恋而结婚。  本来伟贤可以申请政府宿舍,因为玉娟一直的坚持要照顾年老体弱的父亲。  最后伟贤屈服于玉娟的孝心,便住进玉娟家的天井木屋。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岂料玉娟考上了国泰的空姐。正式成为了空中小姐的玉娟,一星期都未必留在家中。  消防员的伟贤,工作时间比较宽松,返一天放两天,所以在家的时间比较多。  娟妈也十分照顾这位女婿,经常叫下来吃饭。  当伟贤不在天井木屋时,便会上楼打扫一下。  一次娟妈在木屋中扫地时,在床下扫出一条似曾相识的肉色绘花尼龙丝袜,里头包着一滩微温的白汁,移近鼻子一嗅,竟是男人的精液,再望真一下,这条袜裤不是别人,正是娟妈自己的。  “莫非…伟贤他”  娟妈想到伟贤壮硕的身躯,容貌又有几分像郭富城,竟会拿着自己的丝袜,套在其粗壮的阳具上,不断呢喃着“啊…外母…外母…啊”跟着噗噗声的精射便从马眼喷出,沾满了整个袜头。  娟妈想到此时、竟然两颊发烫,下胯还有些湿润。  其实娟妈正值狼虎之年,但丈夫体弱多病,又曾中过风,下面一早一无是处,只得亚娟一个独女。  当丈夫入院或熟睡中,娟妈的熊熊欲火特别强烈。四十岁前还有些羞耻之心,为了减轻性欲,便用冷水花洒来冲击阴核,使自己达到高潮。  四十岁生日那年,丈夫竟然送了一支奶白色电动阳具给自己,当夜阑人静处,欲火攻心时,也不理会得来,便拿出这宝具来安慰自己一番。但玩具始终不是真的。  娟妈望着那一滩如凝脂欲滴的精液,竟然喉燥舌干,便用两指拎起丝袜移近面前,浓烈男人精液的青臭味,令自己心跳加起来,不禁闭起双眸、微张樱唇、伸出舌尖,一滴精液冷冰冰的贴着自己的舌尖,竟使自己混身打着冷战。  她慢慢的将精液含在口中与唾液混和,然后“咕噜”一声吞下  她发赞叹的呼气声,就仿佛吃着世上最美味的雪糕一样。  就在这时,木屋外传出铁闸声。  吓得娟妈霎时将丝袜丢回床下。继续假装扫地。果然如娟妈所料。是伟贤放工回来。  “外母!你又上来扫地呀!”  “是呀是呀!”娟妈也不敢直望伟贤,恐防有什么穿崩之处。“我扫完啦!  我先下去”  “外母,我们这里的水力不够,我可以到你那里洗澡吗?”  “你需要便下来吧!”  娟妈手震震的把扫帚放回储物柜后,便回到楼下,刚才的一阵悸动还在心里抖个不停。  伟贤在自己的浴室下来洗澡,并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娟妈今日特别兴奋。娟妈走进设备简陃的浴室。旧式木门之间充满了罅隙,丈夫曾经命人用英泥抹过一次,但年久失修,有一些地方又出现了很大的罅隙,能清楚看见浴室的情形。  娟妈坐在厕板上想着想着,发现自己的米白色丝娟质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索性脱下来,放在衣物篮衣物之间,但想了一会,又把内裤从里面抽出,直接放在衣物篮上。  当出到大厅时,伟贤拿着毛巾,赤着上膊的坐着,娟妈这时特别留意伟贤那短裤下。隐约有条状的东西隆起,看得娟妈连连吞口水。  “热水炉已经开了,你去冲凉啦!”  “那么我先洗澡了!”伟贤走入了浴室,只见浴室中迟迟声水响起,娟妈蹑手蹑脚走近浴室、从板间门的罅隙间只见伟贤全身,结实强壮,赤条条站在浴室中,左手上拿着自己刚才脱下的内裤按在自己的鼻孔前嗅索,还发出阵阵沉重的呼吸声,右手则握着生着两腿之间的救火喉。  娟妈曾看过一些海外进口的色情杂志,那些外国男人的那话儿,又粗硬又长大,没想到现在眼前就有一支。娟妈的手竟然忍不住伸手进入自己的裙底,搓揉那两片已经湿润的阴唇。  只见伟贤嗅索着自己的内裤并汗流浃背的抽捋自己的阳具,娟妈就感到自己正被女婿奸淫着。使娟妈甚是兴奋。就在这时:“啊啊啊¨妈¨¨”伟贤叫着娟妈然用那条沾满自己爱液的底裤包着自己的阳具,让精水射在娟妈的底裤里。娟妈亦得到了第一次淫乱的快感。  是夜,娟妈着好晚饭,打算致电叫伟贤下来吃饭。但电话却迟迟未有人接听。  于是娟妈便走上天井,便收了刚在天井晒好的衣服,只见木屋内,无灯亦无声,木门又虚掩,便蹑足走近,只见伟贤赤条条的睡在沙发上,鼾声大作。下身只用一条珠被盖着,只见如帐幕般撑起娟妈轻叫,“伟贤!”全无反应。  娟妈的手轻轻掀开朱被,只见伟贤右手握着自己一柱擎天的阳具。娟妈心跳面热的望着这根东西。  娟妈一面留意女婿的睡相,一面轻握着那翘起的粗鸡巴。只觉鸡巴强烈的脉膊在跳动着,又滚又烫如热棒一样,只见伟贤仍没有反应,娟妈更大胆的伸出抖个不停的舌头来舐动好女婿的阳具。  伟贤只是深呼吸了一下,很是享受的样子。  娟妈更大胆的将龟头含在咀里,嫩滑如香肠,那层包皮仿如肠衣一样又滑又柔软伟贤在睡梦中发出快乐的呻吟声。隐约听见伟贤梦呓道:“啊啊!好舒服!  啊¨¨啊”  “让我这个做外母的来满足你的性幻想吧。”娟妈心道娟妈更加放肆地将女婿的鸡巴整根吞进口中,右手则伸进底裤内自摸起来。  娟妈正努力含吮着女婿的鸡巴,感觉龟头如火山爆发前澎胀起来,一股热烫的精液喷出,含着龟头娟妈用舌尖顶着马眼让浓稠的精液慢慢流入口腔。然后如品尝瑞士火锅的芝士酱慢慢吞进肚子里。正当娟妈享受完这道美食,抬头一望只见伟贤瞪大只眼望着自己娟妈吓得不知所措,伟贤已经把娇小玲珑的娟妈抱上床。  “伟贤,不可以的,我这个是¨”  从伟贤狂热的眼神,一句说话在娟妈脑中响起,“妈,到我来服侍你了。”  伟贤不理外母说什么一手翻起她的及膝裙子,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伟贤把头埋在外母的两腿之间,热气不断渗入娟妈两腿之间,娟妈只好微张两腿,只感女婿的舌头不断舐动自己的阴唇,本来已半干的阴道,又湿润起来。  伟贤一手搓捋着自己的已软下来的鸡巴,果然是年轻人,不动一会,又如救火喉充了水一样,胀起来。  伟贤一手扯下娟妈的上衣,一对娇小形状姣好的乳房从衣服内弹了出来。  伟贤玩弄着娟妈的乳房。  “你喜欢玩丝袜吗?”娟妈竟放下了外母和女性的尊严说出这样的话伟贤点点头,娟妈把刚收来衣服中,抽出一条肉色尼龙袜裤来。  伟贤看着外母在自己的面前穿着袜裤,十分兴奋,肉棒竟不断跳弹着。  看得娟妈下体如潮水崩缺一样。  伟贤狂野地把脸埋在娟妈的下体不断舐啜着阴道流出来的桃汁。  “啊啊啊¨啊¨”  娟妈见女婿如此疯狂,自己也不免受了影响,竟自行扯破自己的袜裤,让自己那只肥大多汁鲍鱼暴露在空气中。  伟贤见外母的鲍鱼和自己的妻子一样娇嫩饱满,阴肉紧窄,果然是有遗传的。  便将龟头顶着外母的阴核。  “慢!慢!”娟妈阻止,“不够湿润。”  娟妈吐了几沫唾液,均匀抹在女婿伟贤粗大如红鸡蛋的龟头上,在月色中发出妖媚的光辉。并引导自己的女婿如何插入自己的阴道。  “啊!”当外母的阴道紧包住女婿的阳具时,娟妈遗忘已久的充实感又回来了。  伟贤开努力地在外母的欲火场内冲锋陷阵,将外母久闭的阴门打开,里面的淫水如洪水猛兽般破门而出,伟贤只好用自己一支救火喉紧塞着洞口,但淫水波涛汹涌,经常将伟贤肉棍冲出,伟贤拚命抵抗。一出一入,一出一入,娟妈也受不了。  “啊¨好大¨好粗¨好劲呀!”  伟贤用强壮的臂弯索性将抱起外母来一招尾生抱桥,粗壮的龟头直顶着娟妈的子宫,再加上伟贤抛上抛落,令娟妈大叫∶“好女婿¨停一停,我¨受不了啦!”  但伟贤完全不理会外母的哀求,只把她压在桌上不断抽送。  娟妈痛得连泪水也流出来。  “啊啊¨啊”伟贤抓起娟妈小巧的脚掌吮着起来,抽送的力度更加大。  “啊啊¨¨妈,插你的小穴很舒服,女婿爽死了。  “慢慢来,妈很久没有试过这么粗的了。”  “那么要多来几次吗?”  娟妈含羞答答的点点头。伟贤紧抓着外母的盛臀,拼命的抽送。  娟妈喊得连颈项青筋都现了出来“啊¨啊¨啊¨¨啊我快受不了。”  “啊啊¨¨啊”伟贤那肯示弱继续抽送娟妈那紧窄的骚穴,淫水不断从肉棒和阴肉的狭缝间喷溅出来。  身为消防员的伟贤年轻精力旺盛,血气方刚,而娟妈正值狼虎之年,欲求不满。真是淫妇遇着色欲男。  伟贤换了几个姿势,什么尾生抱桥,狮子回头,老汉推车和观音坐莲等,试问娟爸怎懂得这么多造爱招式,玩弄得娟妈又骚痒又舒服。多年未得的高潮,竟在一晚内来了三次。  最后伟贤把他的救火喉从娟妈的火洞中拔出,喷出如二氧化碳泡沫般多的精液,淋在娟妈娇小的面庞和赤裸的身躯上,稍稍减灭外母的欲火。娟妈瘫软的倒在伟贤的下胯,用软舌轻舐女婿阳具滴出来的精水。  娟妈成了最美丽的外母,娟妈虽然身材娇小,但脸貌仍十分秀丽(就像成熟版的郭羡妮)。女儿结婚当日一身贴身黑丝绒旗袍,将其保养甚好玲珑浮凸的身段显露无遗,尤其是那对修长达卅吋结实,一丝杂毛都没有的紧致皮肤,如套上肉色尼龙丝袜般光滑的长腿,配上露趾的高跟鞋,匀称可爱的脚趾,铺上整齐小贝般的脚甲,都被赞她完全看不出接近五十岁。连新郎伟贤也忍不住多望这位俏丽外母两眼。  伟贤与玉娟是在一场大火结识,伟贤是一名消防员,玉娟则是国泰航空飞机场的地勤,因为杂物房起火,玉娟被捆于火场中,幸得勇敢的伟贤冲入火场将她救出。二人相恋而结婚。  本来伟贤可以申请政府宿舍,因为玉娟一直的坚持要照顾年老体弱的父亲。  最后伟贤屈服于玉娟的孝心,便住进玉娟家的天井木屋。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岂料玉娟考上了国泰的空姐。正式成为了空中小姐的玉娟,一星期都未必留在家中。  消防员的伟贤,工作时间比较宽松,返一天放两天,所以在家的时间比较多。  娟妈也十分照顾这位女婿,经常叫下来吃饭。  当伟贤不在天井木屋时,便会上楼打扫一下。  一次娟妈在木屋中扫地时,在床下扫出一条似曾相识的肉色绘花尼龙丝袜,里头包着一滩微温的白汁,移近鼻子一嗅,竟是男人的精液,再望真一下,这条袜裤不是别人,正是娟妈自己的。  “莫非…伟贤他”  娟妈想到伟贤壮硕的身躯,容貌又有几分像郭富城,竟会拿着自己的丝袜,套在其粗壮的阳具上,不断呢喃着“啊…外母…外母…啊”跟着噗噗声的精射便从马眼喷出,沾满了整个袜头。  娟妈想到此时、竟然两颊发烫,下胯还有些湿润。  其实娟妈正值狼虎之年,但丈夫体弱多病,又曾中过风,下面一早一无是处,只得亚娟一个独女。  当丈夫入院或熟睡中,娟妈的熊熊欲火特别强烈。四十岁前还有些羞耻之心,为了减轻性欲,便用冷水花洒来冲击阴核,使自己达到高潮。  四十岁生日那年,丈夫竟然送了一支奶白色电动阳具给自己,当夜阑人静处,欲火攻心时,也不理会得来,便拿出这宝具来安慰自己一番。但玩具始终不是真的。  娟妈望着那一滩如凝脂欲滴的精液,竟然喉燥舌干,便用两指拎起丝袜移近面前,浓烈男人精液的青臭味,令自己心跳加起来,不禁闭起双眸、微张樱唇、伸出舌尖,一滴精液冷冰冰的贴着自己的舌尖,竟使自己混身打着冷战。  她慢慢的将精液含在口中与唾液混和,然后“咕噜”一声吞下  她发赞叹的呼气声,就仿佛吃着世上最美味的雪糕一样。  就在这时,木屋外传出铁闸声。  吓得娟妈霎时将丝袜丢回床下。继续假装扫地。果然如娟妈所料。是伟贤放工回来。  “外母!你又上来扫地呀!”  “是呀是呀!”娟妈也不敢直望伟贤,恐防有什么穿崩之处。“我扫完啦!  我先下去”  “外母,我们这里的水力不够,我可以到你那里洗澡吗?”  “你需要便下来吧!”  娟妈手震震的把扫帚放回储物柜后,便回到楼下,刚才的一阵悸动还在心里抖个不停。  伟贤在自己的浴室下来洗澡,并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娟妈今日特别兴奋。娟妈走进设备简陃的浴室。旧式木门之间充满了罅隙,丈夫曾经命人用英泥抹过一次,但年久失修,有一些地方又出现了很大的罅隙,能清楚看见浴室的情形。  娟妈坐在厕板上想着想着,发现自己的米白色丝娟质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索性脱下来,放在衣物篮衣物之间,但想了一会,又把内裤从里面抽出,直接放在衣物篮上。  当出到大厅时,伟贤拿着毛巾,赤着上膊的坐着,娟妈这时特别留意伟贤那短裤下。隐约有条状的东西隆起,看得娟妈连连吞口水。  “热水炉已经开了,你去冲凉啦!”  “那么我先洗澡了!”伟贤走入了浴室,只见浴室中迟迟声水响起,娟妈蹑手蹑脚走近浴室、从板间门的罅隙间只见伟贤全身,结实强壮,赤条条站在浴室中,左手上拿着自己刚才脱下的内裤按在自己的鼻孔前嗅索,还发出阵阵沉重的呼吸声,右手则握着生着两腿之间的救火喉。  娟妈曾看过一些海外进口的色情杂志,那些外国男人的那话儿,又粗硬又长大,没想到现在眼前就有一支。娟妈的手竟然忍不住伸手进入自己的裙底,搓揉那两片已经湿润的阴唇。  只见伟贤嗅索着自己的内裤并汗流浃背的抽捋自己的阳具,娟妈就感到自己正被女婿奸淫着。使娟妈甚是兴奋。就在这时:“啊啊啊¨妈¨¨”伟贤叫着娟妈然用那条沾满自己爱液的底裤包着自己的阳具,让精水射在娟妈的底裤里。娟妈亦得到了第一次淫乱的快感。  是夜,娟妈着好晚饭,打算致电叫伟贤下来吃饭。但电话却迟迟未有人接听。  于是娟妈便走上天井,便收了刚在天井晒好的衣服,只见木屋内,无灯亦无声,木门又虚掩,便蹑足走近,只见伟贤赤条条的睡在沙发上,鼾声大作。下身只用一条珠被盖着,只见如帐幕般撑起娟妈轻叫,“伟贤!”全无反应。  娟妈的手轻轻掀开朱被,只见伟贤右手握着自己一柱擎天的阳具。娟妈心跳面热的望着这根东西。  娟妈一面留意女婿的睡相,一面轻握着那翘起的粗鸡巴。只觉鸡巴强烈的脉膊在跳动着,又滚又烫如热棒一样,只见伟贤仍没有反应,娟妈更大胆的伸出抖个不停的舌头来舐动好女婿的阳具。  伟贤只是深呼吸了一下,很是享受的样子。  娟妈更大胆的将龟头含在咀里,嫩滑如香肠,那层包皮仿如肠衣一样又滑又柔软伟贤在睡梦中发出快乐的呻吟声。隐约听见伟贤梦呓道:“啊啊!好舒服!  啊¨¨啊”  “让我这个做外母的来满足你的性幻想吧。”娟妈心道娟妈更加放肆地将女婿的鸡巴整根吞进口中,右手则伸进底裤内自摸起来。  娟妈正努力含吮着女婿的鸡巴,感觉龟头如火山爆发前澎胀起来,一股热烫的精液喷出,含着龟头娟妈用舌尖顶着马眼让浓稠的精液慢慢流入口腔。然后如品尝瑞士火锅的芝士酱慢慢吞进肚子里。正当娟妈享受完这道美食,抬头一望只见伟贤瞪大只眼望着自己娟妈吓得不知所措,伟贤已经把娇小玲珑的娟妈抱上床。  “伟贤,不可以的,我这个是¨”  从伟贤狂热的眼神,一句说话在娟妈脑中响起,“妈,到我来服侍你了。”  伟贤不理外母说什么一手翻起她的及膝裙子,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伟贤把头埋在外母的两腿之间,热气不断渗入娟妈两腿之间,娟妈只好微张两腿,只感女婿的舌头不断舐动自己的阴唇,本来已半干的阴道,又湿润起来。  伟贤一手搓捋着自己的已软下来的鸡巴,果然是年轻人,不动一会,又如救火喉充了水一样,胀起来。  伟贤一手扯下娟妈的上衣,一对娇小形状姣好的乳房从衣服内弹了出来。  伟贤玩弄着娟妈的乳房。  “你喜欢玩丝袜吗?”娟妈竟放下了外母和女性的尊严说出这样的话伟贤点点头,娟妈把刚收来衣服中,抽出一条肉色尼龙袜裤来。  伟贤看着外母在自己的面前穿着袜裤,十分兴奋,肉棒竟不断跳弹着。  看得娟妈下体如潮水崩缺一样。  伟贤狂野地把脸埋在娟妈的下体不断舐啜着阴道流出来的桃汁。  “啊啊啊¨啊¨”  娟妈见女婿如此疯狂,自己也不免受了影响,竟自行扯破自己的袜裤,让自己那只肥大多汁鲍鱼暴露在空气中。  伟贤见外母的鲍鱼和自己的妻子一样娇嫩饱满,阴肉紧窄,果然是有遗传的。  便将龟头顶着外母的阴核。  “慢!慢!”娟妈阻止,“不够湿润。”  娟妈吐了几沫唾液,均匀抹在女婿伟贤粗大如红鸡蛋的龟头上,在月色中发出妖媚的光辉。并引导自己的女婿如何插入自己的阴道。  “啊!”当外母的阴道紧包住女婿的阳具时,娟妈遗忘已久的充实感又回来了。  伟贤开努力地在外母的欲火场内冲锋陷阵,将外母久闭的阴门打开,里面的淫水如洪水猛兽般破门而出,伟贤只好用自己一支救火喉紧塞着洞口,但淫水波涛汹涌,经常将伟贤肉棍冲出,伟贤拚命抵抗。一出一入,一出一入,娟妈也受不了。  “啊¨好大¨好粗¨好劲呀!”  伟贤用强壮的臂弯索性将抱起外母来一招尾生抱桥,粗壮的龟头直顶着娟妈的子宫,再加上伟贤抛上抛落,令娟妈大叫∶“好女婿¨停一停,我¨受不了啦!”  但伟贤完全不理会外母的哀求,只把她压在桌上不断抽送。  娟妈痛得连泪水也流出来。  “啊啊¨啊”伟贤抓起娟妈小巧的脚掌吮着起来,抽送的力度更加大。  “啊啊¨¨妈,插你的小穴很舒服,女婿爽死了。  “慢慢来,妈很久没有试过这么粗的了。”  “那么要多来几次吗?”  娟妈含羞答答的点点头。伟贤紧抓着外母的盛臀,拼命的抽送。  娟妈喊得连颈项青筋都现了出来“啊¨啊¨啊¨¨啊我快受不了。”  “啊啊¨¨啊”伟贤那肯示弱继续抽送娟妈那紧窄的骚穴,淫水不断从肉棒和阴肉的狭缝间喷溅出来。  身为消防员的伟贤年轻精力旺盛,血气方刚,而娟妈正值狼虎之年,欲求不满。真是淫妇遇着色欲男。  伟贤换了几个姿势,什么尾生抱桥,狮子回头,老汉推车和观音坐莲等,试问娟爸怎懂得这么多造爱招式,玩弄得娟妈又骚痒又舒服。多年未得的高潮,竟在一晚内来了三次。  最后伟贤把他的救火喉从娟妈的火洞中拔出,喷出如二氧化碳泡沫般多的精液,淋在娟妈娇小的面庞和赤裸的身躯上,稍稍减灭外母的欲火。娟妈瘫软的倒在伟贤的下胯,用软舌轻舐女婿阳具滴出来的精水。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啊乖给我含 励志文章网

本帖最后由 风之席昂 于 2016-10-4 22:20 编辑   第一章  幼南胆子小。  这毛病她从小就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