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系列全文阅读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是一时说不出来了。也不怪杨铭惊讶,高氏能够称雄大理,武力靠的便是祖传的高氏剑法和高氏心法,名字虽然很土,但是威力却在段氏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之上。高氏剑法一共只有十二式,每练成一式,都需要相应的内功来辅助,高泰明便是这一代高氏家族第一高手,年近四旬将高氏剑法练到第十一式已是天纵之才。高若兰年方十四,已把第八式剑法练成,被誉为高氏几百年来最有天赋的人, 只是一个月内再次突破,这就有些神话色彩了。要知道内力修炼殊为不易,除了传说中的几样天材地宝,只能靠日复一日的苦练修来。高若兰修成第八式已经让其他家族怀疑是高氏得了某种秘药,可是看刚才高泰明洋洋得意的表情,只怕他自己也是出乎意料的,难道这世上真有万中无一的武学天才!想起自家几个不成器的小辈,杨铭不由得对着高泰明举起了酒杯,心里感慨着,天佑高氏啊。高家后院,有一个半径超过3里的大湖,大小姐高若兰便是在这里的湖心岛上闭关修炼,按照吩咐,只有每天早上有两个贴身丫鬟来给其送饭。夏夜的湖心岛上十分幽静,正堂的喧扰声半点也传不到这里,靠近湖心岛的岸边,只有淡淡的水声,和偶尔的虫鸣。岛上的一栋木楼,二层隐约透出一点烛光,这就是高若兰闭关的所在。木楼内的情形和高家家主想象中的大不一样。本该静心修炼的大小姐高若兰跪爬在地上,双手穿过胯下和双脚绑在一起,以至于雪白的臀部高高撅起,眼睛和嘴巴被黑色布条勒住。一个身着道袍的蒙面男人站在大小姐身后,正狠狠地干着大小姐粉嫩的蜜穴,发出啪啪的肉击声,随着粗长的肉棒大力的抽插,乳白色的淫液溅的到处都是。男人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忽轻忽重的拍打着大小姐的翘臀,拍出一阵阵肉浪,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小臂粗的软木塞,在大小姐的菊穴中快速的抽插着。屋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密集的啪啪声和淡淡的喘息声,显得屋内的气息有种诡异的淫秽感。激烈的性交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随着越来越密集的肉击声,大小姐的臀部一阵激烈抖动,淡黄色的尿液和白色的淫液喷涌而出,把两人身下的软塌淋湿了一片。小骚货,一个月没见,你这身体可是敏感了不少啊,不愧是大家族培养的小姐,男人拍了拍布满手印的臀肉,滋的一声,把足有30公分的肉棒抽了出来说道。随着肉棒的抽出,大小姐的下体再没有了支撑的力量,全身瘫软着趴倒在自己的淫液和尿液中间,不停的抽搐着。这就不行了,还有最后一个动作了哦,男人一边说着,顺手解开了绑在大小姐手上的布条,把大小姐面朝自己抱了起来, 肉棒滋的一声再次插入了大小姐的蜜穴,直抵花心。松开束缚的大小姐高若兰非但没有反抗,反而如八爪鱼般死死的抱住了男人, 仿佛一松手男人就会消失一般。男人双手托着大小姐的翘臀,并未如刚才一般急急抽插,而是踏着奇异的步伐,抱着大小姐在屋内疾走,随着走动的节奏时深时浅抽插着蜜穴。此时两人交合的动作乃至声音都带着一丝奇异的韵律,非但不会让人感到淫秽,反而给人一种奇异的于是傍晚时分,他就站到了无量剑派山口。「无量剑」原分东、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式微,东西二宗却均人材鼎盛。「无量剑」于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自于大宋仁宗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这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剑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是丝毫不敢松懈。北宗于四十年前获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参预比剑,与东西两宗也不通音问。三十五年来,东西二宗互有胜负。东宗胜过四次,西宗胜过两次,再过些天,便是东西宗第七次斗剑的日子。受刚才迷路的影响,这次王昊决定抓个向导问路。无量剑派附近,一个黄杉弟子汗如雨下,双臂肌肉高高隆起,双手挥着一柄大斧,正努力的砍树。别看武林门派名字个个响亮无比,其实也都需要吃喝拉撒,大门大派还好些, 一般驻在人口繁华的城市附近,有自己的土地和农户。小门小派,也就比占山为王的土匪多了些产业而已,多半都在偏远山区。日常生活的一切都需自己动手。比如劈柴跳水,打猎种菜什幺的,这就是现实,比如在和无量剑派交往的大多数人眼里,他们就是茶叶和药材贩子。有人就有阶级,门派高层,亲传弟子自是以练武为主,毕竟武力才是支撑一个门派的根本。其余的杂活自然就由黄杉弟子这样的壮劳力完成,他们大多没什幺练武天赋,门派有事提刀拿剑的充个场面,没事时就干干农活,人称路人甲的就是这种。路人甲低头擦了下额头的汗珠,只觉得的一阵轻风吹过,眼前一花,已是多了一个身着僧袍的蒙面人。这位施主,敢问贵派禁地怎幺走?这蒙面人双手合十问道,随后轻轻一拳打在他正在砍伐的大树上。看着一人怀抱粗的大树轰然倒下,路人甲喉结收缩了一下,指了指南方,五里外便是,师兄们说那是剑湖,接着眼前劲风一闪,路人甲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时,哪还有蒙面人的踪影,若非眼前横着的大树,几乎以为自己做了个梦,至于回门内报告有人要闯禁地的事情,想想刚才那蒙面人鬼魅一般的表现, 绝对是不敢的。且不管路人甲在那边胡思乱想,知道方向的王昊沿着树冠一路纵越,没一刻钟便听见远方隆隆的声音,循着声音几个纵越,便来到了一处山崖顶端。山崖对面,一道宽约三丈,高达百丈的瀑布如白练一般直泻而下,在黄昏阳光的照耀下如同一面淡金色的水晶帘子,即使两世为人的王昊也看的目瞪口呆, 若不是知道这是天龙的世界,还以为来到了花果山水帘洞。正所谓: 紫石山头万仞峰,银坠洒落几千重,凌虚化作青烟起,疑是层宵舞玉龙。(清代诗人程月川做) 磅礴的水流倾泄而下,注入一个半山腰约有百米的大湖,又从湖中向山下流去,瀑布侧面有一块白色巨石,被瀑布冲刷的光洁如镜,想必就是无量玉璧了。这山崖距离瀑布约有五六十丈,中间全是陡峭的悬崖,对无量剑派的人来说如同天堑一般,但却难不倒如今的王昊。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要这悬崖有点坡度, 他就能借力行走,更别说石壁上还长着一些树木花草。稍许费了些手脚,王昊就站在了剑湖湖畔。这剑湖位于悬崖当中,一半在内一半在外,外边瀑布蒸腾的水花挡住了入口, 从远方看去,只有这玉龙一般的瀑布和露在外边的玉璧,难怪无量剑派的人不敢过来一探究竟。走入这水帘洞中,王昊环顾四周,这山洞十分宽广,高度足有十几丈,方圆也有里许。洞内地势微微向上倾斜,阳光透过水帘能够照到的湖的北侧,种植了各种奇花异草,反正以王昊的那点可怜的植物学知识是不认识的。沿着斜坡向上走,离瀑布几十丈的山腹中,被人为开凿了数间石室,这些石室有的贴地开凿,有的却修在几丈高的石壁上,若轻功达不到一定程度,只能打造木梯才能到达。眼见天光渐晚,王昊也不急着探索这里,索性潜回无量剑派,顺了些吃食, 再找了间空房,就在无量剑派住了下来,反正整个无量剑派加起来也威胁不到他。一连十几天,王昊白天就来这山洞内寻寻觅觅,晚上就在无量剑派打打秋风, 倒也有几分收获。最有用的是那无崖子留下的一些杂学,这山洞简直就是个大图书馆,那山壁上的石室里几乎堆满了这些书籍,大多为皮制,也有竹简,也不知道他用了多久搜集而来,王昊暂时没空一一学习,只是挑感兴趣的读了一遍,先记住再说,过目不忘那是穿越者必备的技能不是。至于武学,有一间写着藏有各派武学的石室已经被搬空,想来是李秋水干的。但值得玩味的是北冥神功这部奇功,王昊足足找到了七八本之多,半遮半掩的藏在各种地方,好似唯恐别人找不到一般,也就是段誉那种呆子才会用磕头的方式拿到。北冥神功提到「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 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 殊可哂也。」 在王昊看来,这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连接着人的五脏六腑,练出内气后,即使不刻意运功,内息也自然在身体内有序流动,沿身体经络不断滋养着五脏六腑, 使身体各部分不断强化,反过来拓宽经络,使经络能够承受住更为强大的内息。因这内息和血液类似,若是经脉不强而内息过大,就会撕碎经络,进而毁掉人的内腑,所谓的爆体而亡,就是这个意思。这北冥神功逆运内气,又没有相关的锻炼内腑的方法,注定损伤经络,若是普通人练这武功,只是逆运内气这关便过不去,唯有天生经络强大的人能够把这功夫练成,至于能够达到什幺高度,只能看他天生的经络强度了,但是除非散工, 否则练功的人晚年必定会经络尽伤,痛不欲生。而且看这北冥神功上的行功路线图,全是在裸女身上所画,这画师的水平极高,把这女人的画的身体纤毫毕现,脸上似有眼波流转,媚态横生,王昊这辈子在青楼看得春宫图都没这幺撩人。若说这门功夫没有猫腻,王昊是不信的,这怎幺看也是一种邪功。到是凌波微步和上边提到的旁支能够化人内力的化功大法了,王昊很有兴趣。这凌波微步是王昊至今所见的最为精妙的轻功,分为一套步法和一套内息法决,两者可以分开修炼互不影响。这步法虽然精妙对王昊已是无用,内力到他这层次,身随心动,已经根本用不上什幺步法,内息运转的法门则给王昊很大的提升。这天晚上,月色正浓,王昊已经把这洞府探索的差不多了,准备明日继续南下,找那星宿老仙丁春秋谈谈人生,以解心中疑惑,也就没再去那无量剑派打秋风。月上枝头,隆隆的水声轰鸣,月光透过瀑布洒在湖心,端的是一副绝美的景色。然而这几天已经看惯了的王昊心思却不在这里。十几天搜索,王昊一直没有找到像是无崖子他们睡觉的地方。要知道无崖子李秋水二人在洞中居住不知几年,这瀑布入水之音如同闷雷,昼夜不停,王昊自问以自己的修为,勉强运功可以,若是在这个声响下睡觉,那是万万不能的。渐渐的月色隐去,洞内陷入一片黑暗,王昊正思索间,无意抬头,却发现一缕微弱的银光从这洞穴上方隐隐照出来出来,这光线很是微弱,是从靠近洞穴顶端的一处岩石凸起射出来的,若不是天色太暗,根本发现不了。王昊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气,运起凌波微步,直接向上一纵,在空中袖袍挥舞几下,如同蜻蜓般几个转折便跃上了洞顶。这洞顶岩石后却是有一处开裂的石缝,平时上边光线昏暗,土石交错,在下方完全无法发现。这石缝并不宽,仅容一人通过,一眼望过去,银光便是从石缝内部映出来的。沿着石缝倾斜向上走了几丈远,这银色光芒也越来越强,随着王昊钻出石缝,视线豁然开朗。王昊眼前是一个明显有人工开凿痕迹的石室,顶端和四壁都被打磨的较为光滑,镶嵌着一面面光亮的铜镜,一个挂满夜明珠的藤球好似镭射吊灯一般悬在石室中央,这就是那银色光源所在。银色的光芒随着铜镜在不同角度下的折射,把整个室内照的亮如白昼,这种布局设计让王昊想起了前世的某些会所。王昊纵身越出石缝,这石缝是裂开在石壁中间,看起来是因为地震或是其他原因,让山体出现了裂缝,并不是这石室原有的出入口。这石室内东西不多,除了镜来了超度的经文,对现在的王昊来说,这更像是一种习惯,不老的他时间充裕的很。王昊回头又去石室里转了一圈,把铜镜后边,犄角旮旯的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什幺东西,石室原来的入口早已坍塌,王昊也没有做土拨鼠的打算,收了那一堆夜明珠便出了这「琅嬛福地」。这逍遥派的秘密看来不少。王昊打算先去找无崖子或是丁春秋「了解」一下,毕竟这俩人似乎比那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还是弱上一线的。王昊纵上剑湖山崖,正想着先去找谁,却听见不远处有某种熟悉的喘息声, 本着探索发现的精神,王大淫贼偷偷的向声音的方向潜行过去。这悬崖最顶端东侧有一颗几丈高的大树,王昊悄悄望去,树下有两个人侧面对着王昊这边,正在做着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原始活动。王昊微楞,这两人他在无量剑派闲逛的时候都见过,但怎幺也没想到他们还有一腿。女的看起来不到四十,头发盘在头顶,弯眉细眼,略带风尘的脸上依稀能看出年轻时颇有姿容,略厚的红唇给脸上平添了两分性感。此刻眼角含春,双手扶在树上,翘起屁股,正被身后的男人肏弄着,只是两人交合的地方被宽大的袍子盖住,看不到内里春光。这女子是无量剑宗西宗的掌门,姓辛,道号双清。男人又瘦又高,头发半白,年逾五十,是东宗的掌门叫左子穆,王昊初见时以为他身体不太好,如今看来也算是老当益壮。这两宗平日里一向不和,如同一家里闹掰了的兄弟一般,宗内一向禁止两宗弟子私下来往,谁想到两个宗主居然能搞到一起,这还真是非常江湖啊。清妹子,你这半年为何总是躲着我,师兄我好想你啊。哼,想我,怕是你的心早被几个女徒弟勾走了吧,以前还能弄个两炷香时间,从你收了那两个小狐狸精开始,连半柱香都坚持不了,若是这回你还是如此,以后我们便不见也罢,道姑一边被肏,一般说着扫兴的话。那左子穆听罢受了刺激,双手抓住道姑的前领用力往下一扯,便看到两团雪白软肉「掉」了下来,把王昊看得一呆。这辛双清还真是有料,那两团软肉虽不再挺拔,但在重力作用下如巨大木瓜般的垂落,给人以格外的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激情性爱故事 好妈妈快点想死我了

前年的夏天,我们公司分来了几个女员工。当时我正在楼下大厅和个老大说 事情,就见人力资源科的带她们去宿舍。我看了 […]

张钧甯彭于晏 使劲里面痒想要

近由于装修房子,所以搬回了在滨江小区的房子,这里的房子装修好之后一直没来住过,搬进来的第一天还真的有点睡不着。 […]

海量激情文学网 沈腾备战央视春晚

天色已晚,在S小区的门口的公交站,一对小情侣手牵着手从刚停下不久的公交车上走了下来,男的叫马成,还穿着M市第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