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网 家公吃我奶

“出去了要好好做人,做事要理智不要那么冲动。”高警官说道。我点点头也不说话,拿起行李往大门外走去。彭的一声,高墙的大门有关上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墙外的空气就是清新的多。我自由了,准确的说因为表现良好,我提前一个月释放了。虽然只是一个月,但是号子里的日子一刻不想呆了。很快到了离开一年多的家里,门没关开了一条缝。我按住激动的心情推开门,家里的摆设还是我离家的样子,看到这熟悉的一切我感到很温馨。客厅里没人,厨房里传来炒菜声和低声说话的声音。我走到厨房门口,她们也看见了,满脸惊异的表情。“哈哈,是不是很意外”。我哈哈大笑。母亲和妻子迟疑了一下,很快尖叫欢呼起来。我张开双手,妻子轻快的扑进我的怀里。母亲对着电话说了句,“嗯,今天别来了。好,拜拜。”挂了电话,轻笑着在远处看着我。我抱着妻子在客厅里钻了两圈才放下,闻着女人身上久违的体香,不由的紧了紧胳膊。“老公,我们到沙发上做吧,路上累不累。”“老公,你受苦了,看你都瘦了不少。”我看着妻子喋喋不休的说着,静静的听着她清脆的声音,很悦耳很动听。虽然因为她坐了一年多的牢,但不不后悔,因为保护自己的女人是一个男人的义务。一年多前,我去妻子公司接她。看见一个小白脸不住的纠缠筱雨,我远远的看见筱雨皱着眉头躲着他,他还不依不饶的还伸出手拉住我妻子。我冲上去给这小白脸一顿狠揍,这孙子虽然长的高高大大的,只是空心的草包。我知道没有下死手,但这孙子还是断了三根肋骨。就算他不是草包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从小跟着爷爷习武,之后又当了几年特种兵,空手对付几个人不在话下。对方家里有点来头,而且又是我先动的手还伤了人。所以告我蓄意伤害,还好找了以前的老领导,被判了一年半。虽然代价很大,但我不后悔,自己女人都保不住算什么男人。但牢狱生活,也让我买了个乖,下次做事情要讲究方式,起码别在大众广庭之下,搞的那么多的目击证人。“哎呀,看我光跟你说话,我去给你倒杯茶。”妻子起身往厨房走去。我依着沙发上,目光跟随着妻子挺翘浑圆的屁股移动,禁欲了这么久老二不争气的挺立起来。看着天色还早,压抑着情绪。妻子今天穿着超短的白色的小T恤,纯白的颜色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肤。长度只及肋部,露出平坦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胸前的双峰挺翘把衣服撑起来,哇,里面也没有穿胸罩,两个小豆豆都能看见。下面穿了一件牛仔短裤,似乎号码有些小了。勒的紧紧,把臀部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还看不见内裤的痕迹。咦,保守的母亲怎么也不说妻子了。母亲穿了一件及臀的碎花连衣短裙,下面是黑色的丝袜。哇,老妈也穿的很新潮了。厨房里妻子和母亲低声说着话,妻子还不时的拉着母亲的手撒着娇,母亲刮了一下妻子的脸好像在羞她。我不由好奇起来,什么时候婆媳两个的关系那么好了。之前她们两个的关系不至于吵架,但还是不时跟我说说一些小话,两人的相处更像对待客人一般。现在这个情况,甚至超过了母女,像亲切的姐妹一样。虽然对于她们之间的良好关系我是喜闻乐见的,但也不免有些好奇。不由的竖起耳朵偷听起她们说话来,只是她们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只能算是嘀咕。隐隐约约听得些只言片语。“……打过电话了……”“你讨厌”“筱雨,你说谁讨厌啊。”我大声问道。妻子发现我听见她说话,好像被吓了一跳。看着我笑眯眯的看着她,她拍着胸口说道,“我说你讨厌,还偷听我们讲话”。“是啊,我们女人的话题,你瞎关心什么呀”母亲也说道。我看见她们统一战线,我赶紧投降岔开话题:“中午我们吃什么呀”“饿不着你”两个女人一起说道,说完咯咯咯笑了起来。晚上,好不容易到了九点。我拉了拉正在看肥皂剧的妻子,妻子茫然的看着我。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脸蛋飘着一丝红霞。回头看了看母亲,母亲说道:“今天特别困,我早点休息了。”说完施施然的回房去了。我一把抱起妻子,在妻子的惊呼声中往卧室走去。一脚带起房门,把妻子摔倒床上去,急吼吼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别那么猴急嘛。”妻子娇声道。“我他妈的能不急嘛,憋了我多长时间了。”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嘿嘿,叫你下次还那么冲动了不。”我也不理她,扑了上去吻住她的小嘴,一手在她胸前抚摸着。嘴里不停的追逐着小香舌,手里的乳头不经几下拨弄就挺立起来。筱雨也热情的回应着我,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我撩起短短的T恤,埋头在雪白的奶子上吸吮起来。手也不停的把玩另一只玉乳,乳房在我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在揉捏中也把我憋屈一年多的欲火展现出来,突然想起她不戴胸罩的事情。“你怎么也不戴胸罩,妈也不说你”。“夏天热嘛,妈跟我的关系可好了,你不理解女人夏天最讨厌这玩意了。”我伸手往下探去,解开短裤的纽扣一把就牛仔裤拔了下来,远远的扔到一边去。里面豁然是一件小巧的蕾丝丁字裤,狭窄的布条夹着缝隙里面,难怪看不见内裤的痕迹。“以前不是不肯穿这丁字裤的吗?”“以前穿不舒服嘛,穿多了就习惯了,而且也好配衣服,穿紧身的看不见痕迹啊。”我重重的对着她挺翘的屁股一拍,“骚b,老子不在家穿给谁看啊。”妻子不依道,“哪有穿给别人看,在外我都是穿套装的。”我褪开那没巴掌大的丁字裤,伸手到两腿间一摸,水淋淋的。手指一捅就滑进了逼里,筱雨一阵闷哼。我大拇指摩挲着阴蒂,中指不住的在阴道里搅动着。伴随着我的动作,淫水不住的流淌下来。忽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抬头望妻子双腿间一看,光溜溜的。我操,毛没了。我心中一阵慌乱,这是什么情况。“你逼毛怎么没了。”我沉声问她。“什……什么啊,剃了呗。”“没事干嘛剃毛?”“啊,嗯,妈妈说,女人刮去体毛不容易得妇科病。”“就这个”“嗯”脑海里莫名的浮现母亲那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腿,还有那不住扇动的短裙,时隐时现的神秘地带,是不是也是……。我甩了甩头,不敢再想像下去。我倚着床靠躺了下去,把妻子搂着怀里。我的胳膊紧了紧,妻子明白我的意思。伸出小巧的香舌舔弄起我的乳头起来,不时的吸吮、舔弄,用牙轻轻的扯咬。我半眯着眼睛体味着女人的服务,舒爽的感觉冲击着神经。我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头发,轻轻的推着她的头往下摁去,妻子白了我一眼。舌头在身上打着滚,慢慢的往下滑落。鸡巴上感到一阵湿滑,舌头在上面扫过,慢慢的又转移到卵袋上,轻轻的点着。突然嘴唇包住一个睾丸轻柔的吸,舌头不住的在阴囊上面扫动,这个突然袭击让我的鸡巴跳了跳,筱雨埋头在我胯下,专心的伺候着两个蛋蛋。看着胯下女人的专心致志,作为一个男人的征服快感油然而生。妻子慢慢移上来一口把鸡巴裹住,舌头环绕这冠状沟舔着,不时舌尖还滑过马眼。好久没有享受到妻子的口交服务,不过似乎以前她没有这么良好的口技。难道这个东西也讲究顿悟吗,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沉沦在这欲望中。原本轻抚在她头上的双手,青筋凸现的揪着妻子的头发,我的呼吸也粗喘急促起来。妻子反而加快吞吐的频率,快速的吮吸,小手不住的摩挲着卵袋。“啊”妻子的小嘴紧紧的裹住,脑袋深埋在我的胯间,不动的迎接着我的发射。看我似乎像拔出了的动作,双臂死死的箍住的大腿不让我动弹。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妻子把精液咽了下去,最后还用舌头舔了舔嘴角。“你怎么全咽了下去。”“怎么你不喜欢吗?”“喜欢,可是……”“以前那是以前,我是看你太辛苦了,犒劳你的哎!”我很感动的想把妻子拥在怀中,她反而轻轻的打开我的手。“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说完狡黠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挑弄了一下我那半死不活的话儿,埋头有抚弄上去。妻子娴熟的挑弄了几下,鸡巴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也不管上面还残留的液体,张开小嘴含着,翻着妩媚的眼睛看着我。见我盯着她看,却没有羞涩的意思,勇敢的和我对视,见到这与以往不同的风情,鸡巴把妻子的小嘴撑的满满的。嗯,我低吼一声,把妻子翻转过来。提枪对着娇艳的花蕊,一下子就捅了进去。淫水很多,妻子没有什么不适只是轻声的哼了一声。人人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我一直认为这是无稽之谈,现在我也是这样认为。我和筱雨之间的爱情,就像季节的转变,春天发芽秋天结果一切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在上军校前认识她,那时候她还一个充满书卷气的女学生,当我这个学校霸王突然出现她面前的时候,她那因惊恐而发白的俏脸仿佛像上膛的子弹一样射进我的胸膛。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非她不娶了,于是斗殴的时候都找不到我了,成天拖着狐朋狗友出主意,在一个个狗头军师七拼八凑的馊主意中百折不饶。也让我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校长对于我浪子回头金不换大肆赞扬,拿掉了档案里的所有处分不算,评语写的是花团锦簇。远离了打架斗殴,远离了激情四射的小太妹,开始了我的纯情初恋。是初恋,虽然早已经不是处男了,但是在筱雨身上第一次感到初恋心灵的悸动。晚上辗转难眠,白天瞌睡连天。时刻关注着她的一颦一笑,偶尔一次微微的皱了眉头,我都心焦不已。不知道自己哪里唐突了佳人。难得拿起笔的我破天荒的写起了情书,可恨文学细胞太少咬烂了笔头也写不满半张纸。把班上的才子强掳来,威逼加利诱,不写挨打写了帮他揍欺负他的小瘪三。才子勉为其难的捉刀了一篇,华丽辞藻锦绣文章看的我牙齿都酸倒了。只好布置手下小弟每人一星期一篇,高考时兄弟伙语文成绩大幅提高这却是始料不及的。在我像火一样猛烈的追求中,在隔绝了其他众多追求者的骚扰。筱雨渐渐的敞开了冷漠的篱笆,打开了心灵的堤防。在小河边,树林里她那肆意挥洒的笑声像银铃一般清脆,让知道冰山美人也有调皮的小动作,狡黠的恶作剧。我荡漾在这爱河里,幸福却不敢亵玩。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我胆战心惊的颤巍巍的抓住她的小手,触电般酥麻传遍全身,脚步也有轻浮凌乱。看着她霞飞满面的娇羞,我鼓起勇气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一直没有放开。从第一次牵手到第一次接吻,都充满了激荡笨拙和手足无措,一切都像一个初哥一样朝圣般的按照最传统的方式完成一步步程序。之后她也报考了和我一个城市的大学,称呼也从热恋中的傻帽变成了婚后的老公,虽然还时不时的怀恋她那娇柔的脆脆的一声傻帽。但是她撒娇的说,“我就要叫老公,因为老公是我一个人的”。我又怎么忍心拒绝呢。婚姻中我们相互依恋,她也像小女孩一样撒娇耍小脾气,我却喜欢她那娇憨的样子。这也是以前她们婆媳面和心不合的原因,母亲总说我太骄纵她了,我对此我都是抱以傻笑,母亲说儿大不由娘,我加倍的拍马屁奉承她。就像是幸福的烦恼一样,我总是两面逢源大做两面派。不知道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我,为什么能调解的那么好。我在狱中才知道,因为她们爱我对于我拙劣的表演也乐在其中。现在她们两热络的像嫡亲姐妹一样,也许是因为我在狱中两人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积攒的感情吧。对此我还有什么所求呢,只愿我以后别那么冲动,遇事情多想想讲究些方式,才能长久拥有这些天伦之乐吧。在狱中无时不思恋她们,母亲的关爱妻子的温柔。而昨天妻子热情似火的温柔也说明了问题,她也是无时不刻的思恋我吧。以前我们之间的亲热,虽然也是灵与肉的交融,但总是缺乏一丝冲动一切都像按照步骤来一样。拥吻、解衣,简单的前奏,还有妻子刻意压抑的呻吟声。我稍微提点过分的要求,就被妻子羞着说不要脸皮。虽说很喜欢妻子这淑女般的表现,但脑海里浮现过往太妹狂野的身姿的时候,总会贪心不足的想到如果妻子圣洁的脸庞配上狂野淫靡的动作,那是怎样一般的感觉。经我再三要求小话说尽,那些非常规的动作妻子也只是浅尝辄止。偶尔看见我落寞的样子时,妻子皱着眉头笨拙的摆弄的我的阴茎,嫣红的小嘴犹犹豫豫的在旁边摇摆。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又飞快的用香舌在龟头上扫动一下。最后勉为其难的含在嘴里,看到我被她牙齿刮的龇牙咧嘴。生气的吐出来,对着我的肚子一拍,说:“我说我弄不来的,不要了。”我只好又抱着她千哄万哄的,继续这艰难的旅程。新的生命的开始,又有了新的际遇。和睦的婆媳关系虽然有些诡异,只是她们能真心相互关爱,我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呢。而妻子在床上的风情,也像窖藏的老酒热烈而甘醇,让我体味从没有是经历。皎洁端庄的面容,大汗淋漓的肌肤,晶莹四溅的爱液,畅快娇呼的呻吟。像一个堕落凡间的天使,运动过度红霞满面的娇容,闭上的美眸和微微颤抖的睫毛。圣洁与淫欲矫揉参杂,如同天使和魔鬼的结合让我欲罢不能。我像第一次品尝到性事的少年,怎么做也不会够。那天晚上我一连要了四次,想把内心的激情一次性的释放。看着妻子疲倦的身体,虽然她仍然倔强的要满足禁欲太久的我。那一刻,我知道她对我的爱是浓烈的,对我是敞开心怀愿意付出一切的。而我又怎么忍心自私自利呢,在我半强迫的行动中,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甜蜜的睡去。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性爱故事

每当我看到很开放的女孩时,那件令我至今还意犹味尽的事便又回在我脑海里浮现。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我22岁。很喜 […]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性文学小说

一类是装修豪华,气派,小姐,不对叫技师,也漂亮,但是价格高;一类是装修普通,技师么样子一般,但价格便宜。还有一 […]

West加入LGD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

昨晚和女友狂欢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时候,赶快把之前写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权当作给各位的圣诞礼物吧!不过这篇 […]

天空城儿童创作社区 书记玩小嫩草

我与妻的结合是一个偶然。那年我单身她离异,酒吧、歌厅、舞厅常见,一来二去混熟了,在某一次共同酒醉后兽血沸腾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