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在电梯里做吧 公交车诗晴

我零六年底,来到上海,独自一人开始打拼,刚来的时候,住的是群租房,四百五一间,那间房子,连我老家的厨房都不够,仅仅一张床,才一米八长,我睡觉还要露出两只脚在外面,因为我身高长一八五!那张可怜的床,在我九十公斤的体重下,被压的,咯吱咯吱响,为了求生,我先找了一家设计公司落脚,我大学本科就是装潢设计,在这里,我认识了:云。第一次面试,云作为公司设计主管,面试了,双方感觉不错,很快,我到公司上班,月薪贰仟元+提成。设计部都是上海人,并且五个都是女的,可能因为我是北方人的原因,所以我特别别扭,她们说话也用上海话说,经常一阵笑声搞得我莫名其妙。但为了生活,我只能勉强先干下去。在一次公司接到一个大单,其他人手上都有活,云必须完成这工作!于是,云开始加班,而作为单身的我,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我完活后,就在公司上网,云在办公室那边工作,我们之间隔了三个座位,听她不时的叹息,估计设计还不是很满意。我去上厕所,入过她座位后面,看到她短发上,甚至有滴滴汗珠,我顺手把她这边的中央空调打开,说:“哎呀,领导就是领导,就知道给公司省钱,工作也不开开空调。”云没做声,继续动着滑鼠,看着那方案。我凑上前,端详着她的设计稿,有十来分钟,都没说话,然后,我指着设计稿,说:“如果一号和三号的方案,结合下,会不会效果好点?”云貌似忽然恍然大悟,随手往后一拍我,说:“你真是大恩人呢!……”忽然停住了,因为她一手,正拍在我裆部,那里一坨巨大的东西,明显让她脸红了。“哎哟!”我故意装作痛苦的样子:“你就这么感谢大恩人啊!”我捂着裆部,装作痛苦的走出办公室,回头说:“我去试试,如果坏了,你等着赔偿吧!”其实我是尿憋不住了,撒尿去了!我回来的时候,云第一眼竟是看了我裆部一眼,说:“坏了么?坏了我赔!呵呵……”我倒反而不好意思,喃喃的说:“还好,还好,还好……”然后走回自己座位,刚坐下,听到轰的一声,停电了。我赶紧打开手机上的亮光,听见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奶奶的,还没保存呢,想玩死姑奶奶啊!”这时候听见外面隔壁公司有人喊:“不着急,不着急,大家不要走,我去找物业,马上回来继续弄!”然后是应答的声音,估计是隔壁公司鼓捣什么东西,掉闸了。我说:“热死了,我得走了,没空调扛不住。”黑暗中,云说:“想也别想,你走了,我自己一人在这,吓死我啊,等着,等到来电你再走!”我故意跳起来:“有没有王法啊,我下班了啊,你也太欺负人了吧,这明显就是想劫持人质啊!”云“扑哧!”笑了一声!这时候,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看到云推开椅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过来,对着我窗外的窗口,深呼一口气,说:“老贝啊,你说,这是人过的日子么!”借着窗外的霓虹灯,我看到云背后那分明的臀线,她穿的一件牛仔裙,但依然能感受到那丰满的翘臀藏在里面。我也靠近窗口,挨着她感叹道:“你都不是人过的日子,我们这些外地人怎么过啊!”云依然看着外面,说:“你还好,看得出,你有能力,只不过是过来落脚,呵呵,大不了,你就走了,而上海是我家,我必须在这里,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找不到!你说,我一个弱女子,奋战有啥意思。”我呵呵笑了笑,云不止一次在办公室公开表态,要找个东北的纯爷们,说上海男人太娘,被其他4个女同事笑话和攻击。我指了指自己,说:“你看,我合适不?”云一转脖子,大眼睛看着我,说:“你……哈哈……你?”借着霓虹灯,清晰地看到,她的短发有汗水开始滴下来,顺着锁骨,流进那低领的休闲T恤里。她忽然靠上来,一手搭在我厚厚的胸肌上,一抓,说:“你算纯爷们么?”声音极具挑战性,我愣了,她撤回去,哈哈哈笑着,说:“刚刚一碰,就说坏了,还爷们呢!”我缓过神来,心怀不轨的说:“要不,你查查?别到时候我找你索赔,你不理!”说这句话,我的鸡巴已经开始有点硬,好在穿着是休闲的大短裤,里面内裤包着,加上背对着窗口,看不太出来。云没有声音,继续看着窗外,过了大概半分钟,她忽然一叉腿,站到我面前,右手一下伸进我的短裤中,快速的找到内裤的裤腰,伸了进去;左手压在我胸部上,让我保持靠着桌子的姿势。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我的鸡巴在她手里已经复活,长大!我知道,坏了,看来今晚要大战一场了!我们都没说话,她熟练的在摸,我们只有急促的喘气声,我的鸡巴迅速站立。云蹲下,呼啦一下,把我的大短裤扯到脚踝,“奶奶的,骗我,这不好好的么,你还索赔!”然后一口吞下我的鸡巴。‘我操,被你占便宜了!’我故意装作委屈的样子:“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哦!”我装作女声说道。云在下面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我的鸡巴,右手抱着我的大腿,使劲搂着,左手玩着我的两个睾丸,鸡巴上已经完全是她的口水,蛋上也湿湿的,她的口技,真不错。我的大腿,被她抱着,碰在她胸部上,我把上衣T恤脱掉,伸手进她衣领,摸着她那俩个小面包,手感好棒,奶头好大,已经坚挺,正好一个手能抓过来。我用手指熟练的拨拉着云的奶头,说:“奶头好大,看来经常被人吸吧!”她使劲咬了我鸡巴一口,扭了我屁股一把,然后继续使劲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甚至有两次,她都想把鸡巴塞进喉咙里,弄的自己差点干呕,但无奈,我的二十一厘米的大鸡巴,哪是那么好吞得下的!我把她扶了起来,一把把她抱起来,叉腿坐在我腰上,我们对视着。“你想干啥?”我问她,她满脸汗水,脸上表情更加迷离。“你说呢,我在检查我的过失有没有给你造成终身遗憾啊!”她调皮地说。我一把把她放到窗台的桌子上,三下五除二,扯下她的内裤,头深埋进去。“啊……”她发出一声很响的叫声吓我一跳,一下把她内裤塞到她嘴里,头继续低下,舔她的小屄洞。她的小屄那里已经完全的湿透,不,是泛滥了,舌头伸过去,都是咸水,黏糊糊,右手食指和中指伸了进去,舌头舔着阴蒂,手指快速的找到G点,立即动了起来。“呜……呜……”云在桌子上扭动起来,嘴里发出低低地呻吟。忽然,感觉到她哆嗦起来,两手和膝盖使劲夹住我的脑袋,使劲往她的小屄上摁,嘴里的内裤也掉出来。“快……快……快……老贝……来了……来了……人家来了……”我感觉到我的手指被她的小屄使劲夹住,一股暖流从她的小屄洞中淌出,顺着手指,把手背和手心弄得都黏糊糊的!“你想闷死我啊!这算工伤么?”我抬起头问她。她一下抱住我的头,腿还在我肩膀上,小声的说:“你真白相,死人,弄死我了,工伤你个屁,被你这样都弄出来了,原来你平时都是装的啊!”“我装啥了啊?”我无辜的说。“看来李姐说的对,她们私下讨论你,说估计你那东西,能有20公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哈哈!”她继续喃喃的说。哦,原来这帮娘们有时候对我笑得那么阴险,感情都在讨论我的鸡巴啊,这帮结婚的娘们,看来老公不给力啊。我推开她,站了起来,手抓着她两瓣屁股,鸡巴顶着她的小屄口,吻着她的嘴,说:“那接下来怎么办?”她吮吸着我的舌头,然后舔着我的脖子,然后又回到嘴里,两腿使劲一夹我的屁股,鸡巴一下就进了她的小屄!“就这么办!”我站在桌子前,抱着她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地插着她的小屄,她使劲抱着我的肩膀,舌头从我耳边游走到嘴,然后又舔着我的脖子到肩膀,然后再回来,整个人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老贝……你好棒……好棒……”我抱着她的屁股,使劲把鸡巴推进她的小屄洞里,但可能因为她只有160身高的关系,她的小屄洞不够深,每次龟头已经到了最里面,但鸡巴还有三分之一没进去。不过她的小屄真的好紧,水有多,每次鸡巴进去,都“噗嗤…噗嗤…”的带出好多水,把她的屄毛和我的阴毛都弄湿了,甚至有几次还扯在一起,揪得疼!“亲老公……你干死我吧……肏我……肏我……”“舒不舒服……嗯……你个小骚屄……浪屄……叫我啥呢?”我使劲的抽插着,桌子被带动得乱晃,幸亏下面是地毯,如果是地板,估计地板就遭殃了。我把她一把从桌子上抱起来,她的小身躯,完全被我双手端了起来,那双玉腿完全敞开,使我的鸡巴更加深入的插入到她的小屄里面,感觉她的小屄里面水越来越多,都顺着鸡巴,流过蛋上,最后淌下大腿!她使劲抱住我的脖子,嘴里只有“哼唧…哼唧…”的声音,下面我的鸡巴拍打着她的小屄,“啪嗒…啪嗒…”地响!“舒服么……小浪屄……舒服么……”我使劲抽插一阵,问道。“被你肏死了……放我下来……下面声音好大……”她摸了摸自己下面的小屄,发嗲得和我说。“不行……你得求我!”我说道。“好哥哥……求求你……放我下来……再伺候大鸡巴……好不好啊?”她舔着我的鼻子说。我把她放下了,她乖巧的趴到椅子上,双腿跪在电脑椅子上,屁股翘起来,两手掰开屁股,晃了晃,说:“请大鸡巴……赏赐我吧……大哥哥……我是乖巧的妹妹哦!”我受不了了,双手扶着屁股,直接插进她的小屄!这次鸡巴竟全根没入,好过瘾!速度更快,力度更大!“哥哥……哥哥……干死妹妹了……哥哥……妹妹的小屄……肿了……”我使劲抓着屁股,使劲顶着,最喜欢就是这个姿势,特别屁股还翘这么高!“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使劲…肏我……”她说话有点含糊不清。忽然,灯一下亮了,空调也起到了,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她立即要起身,被我一把摁在傍边的桌子上,说道:“会被窗户外……看到啊!”她回头打了我一下,和我撒娇说道:“我不管!”我从后面一下身手到她T恤里,摸着两个奶子,忽然想到,还没亲过呢,于是一边后边插着她的小屄,一边绕过去,舔她奶头。她叫了起来:“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来了……来了……哥哥……来了啊……哥哥……”我感觉到鸡巴一阵发烫,龟头一紧,她的小屄又被锁紧了,她整个人都僵直了,我双手仅仅握住她俩奶子,大拇指食指只紧揪住她的奶头,揉捏着,屁股加速,用鸡巴使劲冲击她的小屄!“啊……哥哥……哥哥……来了啊……啊……”鸡巴完全融化了!被她叫的那么销魂,我也忍不住,一股精液一下注入她的小屄里!我们一起来了高潮!匆忙收拾停当,我们继续做设计,那一晚,我们都在办公室度过,她给家里人说自己加班,晚上去同事那里。我们一直做设计一直到三点多,然后又做了次爱。第二天上班,我出门,然后故意装作刚来的样子,她则和领导说,自己一夜通宵,需要回家休息!第二章自从和云那晚以后,我以为会和云成为男女朋友,但事实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进行。云一再告诫我,那一晚,就当是梦吧,人偶尔做做梦,挺好!从那以后,并对我愈发冷冰冰下来。三个月以后,老板让她和我签合同,当时就俩人在会议室,我问她:“你希望我留下来么?”她没抬眼看我,低头玩着手里的水笔,冷冷的说:“你留不留,和我何干,你早来的话就好了,现在来,没意义了!”我非常难过,从她手里,拿起水笔,在合同上打了个大大的叉,说:“好,那我走吧!”就这样,我一摔门走出了会议室,离开了我上海的第一份工作!直到去年,在我们一家旗舰店碰到这办公室的同事,才知道,在我走后不到三个月,云竟然挤掉了原来的老板娘,和老板结婚了!我才回过味了,当时她说那话的意义。总是要生活,首先第一活下去,才能谈伟大的理想。因为我从小喜欢健身,加上自身块头大,两块胸肌更是可以抖来抖去,我决定挑战下自己,去干点自己喜欢的,加上我住的地方,对面就是一间健身会所,于是我带着简历,毛遂自荐,但因为我都是野路子练出来的肌肉,虽然有型,但理论不全,所以,最后,我被推荐到营销部试试。于是,我开始做所谓的客户专员,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拿着单子在路上发给路人,但发了几天后,我觉得,这不是我做的事,于是我改变思路,开始在各大健身论坛注册,和大家分享我的健身经验,效果比我在路边发单子好的多,两周下来,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谘询。从第二个月开始,陆续有人来报名,因为这家具乐部在上海虽然只有5家门店,但分布还算可以,加上到各家门店的人都有,这引起了总部的注意!于是,营销部总部领导专门找了我,把我调到分店营销部副总位置,当仍让我在本店磨练,说:“以后给你更多机会施展。”我非常真诚的对待我所有的客户,有帮忙的,我也经常会帮忙,很快,店里除了副店长李辉不喜欢我,其他人都很喜欢我,无论是客户还是员工,我也乐意干着这样的工作,这份对我来说全新的工作,让我觉得充满了挑战,乐此不疲。那是九月份的一个周末,我从一楼要到二楼的健身房拿东西,刚到楼梯口,一转弯,就看到一团黑影下来,一个女的一下摔进我的怀抱,表情狰狞!我一看原来是芳,经理助理,一个可爱的江苏妹子,她紧紧地靠在我怀里,右手使劲抓着自己的腿,一只高跟鞋掉在上面几个台阶上。楼上一个声音传出来:“哎呀,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没事吧,你看看,你看看,让你送个文件毛毛糙糙,小姑娘啊,小心一点啊!”李辉从楼上走下来,也没管芳,从她手里拿起文件,就出门了,只有我还抱着芳,愣着。看着芳抽搐的脸,我才意识到她在剧烈地疼痛,我赶紧把她就地放下,她穿着肉色的长筒袜,短裙加西装是公司规定的公装制服。我摸了摸她脚踝和小腿,问了问,看来是脚踝受伤。我立即跑回办公室,从我抽屉拿出云南白药和绷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客户和同事围绕在她那里,我直接用手一下就撕开她的丝袜,让脚踝完全裸露出来,脚踝已经完全肿胀。经过初步检查,应该没伤到骨头,云南白药上,然后用绷带绑住一圈,又让同事立即取来冰袋,包扎上,然后直接把云抱起来,和同事说了一声,就直接出门打车,和她去了医院。医院拍片检查结果和我预测得完全一致,芳一直在疼地哭,她的舍友和男朋友,来到医院接她,我则返回店里继续上班。回到店里,就被总部领导直接电话我说:“你今天的表现,老板很喜欢,你小子,给我争光了!”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才知道,那天整个事件,恰好被来微服私访的老板看到,而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老板是谁!我还担心自己半天工资被扣呢。呵呵,看来,好人有好报,是真的。芳的事情,没想到让我在店里的女同事中受欢迎程度大增,她们都说,和我这样的男人一起,放心,罩得住。特别是芳,那对我的热情,如滔滔江水啊,早晨给我买早饭,中午给我送奶茶,但凡有个大家出门K歌和聚餐,那绝对毫无顾忌的坐在我身边,俨然以我的女友自居。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有个谈了三年的男友,就在我们店里隔着四条马路的星级酒店当厨师,据说还是个领班厨师,一个月能有两万块差不多。我也不好说什么,一么,芳虽然对我好,但并没有提出当我女朋友,我总不能说,你不要对我好,二么,芳长的太小巧,一米五五的身高,八十多斤重,站在我身边,真的是好似小鸟和大树。我真怕以后要亲热,一下压死她,呵呵,三么,独在异乡的我,也乐意接受这份热情,那她当哥们就是喽。所以,经常男同事之间讨论什么女优啊,什么的,她好奇来问,我都慷慨解答,让她的AV知识迅速增加。一次晚上聚餐回来,我开着店里的商务车,拉着芳等一众同事回家,因为已经没有了公车,打车花销又太大,所以店长让没喝酒的我,开车送女同事回家,因为女同事异口同声选择我送她们回家,当护花使者。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其他三个女同事和一个男同事坐在后面位置,一个个醉醺醺,都在睡觉,送走二个女同事和一个男同事后,后座只有女同事曼曼和副驾驶的芳。因为芳住在川沙,我当时对路也不熟,所以就在芳的指导下,按照每天公交车的路线走,甚至有段路,连路灯都没有。芳的手忽然摸到我的大腿上来,我笑了笑!“NND,你个色狼,吃老娘豆腐!”我打趣的说。芳依然闭着眼睛,但嘴角笑了,食指和中指变成两条小腿,一步一步沿着我的大腿,走进我的裆部,最后直接站在我的鸡巴的位置,敲了敲。我呵呵笑了笑,把她的手,拿开,说:“滚,你这色娘,再调戏老子,老子毙了你!”芳嘴角笑的更厉害了,竟然把屁股对着我,用手拍了拍,然后把短裙往上掀起来,露出里面丰腴浑圆的屁股和小可爱内裤,小声的说:“please.”我笑了笑,说:“你没治了,兄弟,呵呵,被打鸡血了!”芳睁开眼,回过头来,看着我,说:“请!你毙不毙啊,长官!”我汗,这孩子看来动情了,芳左手搭在我驾驶员座位后背,右手一把伸过来,跟着裤子开始抚摸我的鸡巴。“你疯了,后面还有人呢!”我小声的说:“你欲求不满啊,奶奶的!”芳笑了笑,说:“我就是不满呢,你那么爱帮助人,就帮帮我呗!”然后竟然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把我的鸡巴直接拉了出来,一口吞了下去!“哇!”我不禁惊呼一声,好刺激,这是我没有经历过的。芳的口水好多,但口技一般,但这样的情景和环境,让我兴奋,我开着车,她趴在我胯下使劲的亲着我的鸡巴,我伸手到她胸部,摸着那俩个滚圆的肉球。“你这80斤的小体格,怕有20斤都在这里吧!”我说,她的胸部真的好大好丰满。芳抬起头,抓着我的鸡巴看着我,说:“你来,我用胸部帮你搓!”然后继续低头吮吸我的鸡巴!然后又起来,看着我的鸡巴,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龟头,说:“它好大哦,比我男朋友的要粗出好多!”然后又一头下去,开始吮吸,还发出肆无忌惮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一点都不顾忌后面还有曼曼在睡觉。芳一边亲着我的鸡巴,自己变换姿势,解开安全带,完全跪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扯下自己的内裤和丝袜,我能听到她手指在她自己的小屄进出的水声,估计那里已经成了汪洋沼泽。“你听……我都……湿透了……”她自己手淫着,用舌头从上往下舔着我的鸡巴。“停车……肏我吧!”她声音有点哀求,身体整个开始发抖,最后使劲抓着我的鸡巴,手快速的抖动,我能清晰的听到里面“扑哧…扑哧…”的水声,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女性的骚味!剧烈抖动后,她停止了,脸靠在我大腿上,大口的呼吸着,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舔我站立的鸡巴!“真好吃……你真大!”她对着我的鸡巴说。车已经到了她家小区门口,她拉拉我说:“走吧,今晚她们都不在!”我笑了笑,扶她起来,把我的鸡巴硬塞回内裤,拉好拉链,说:“你喝醉了,不要,等你清醒的时候,我们再说吧。”芳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拒绝,满脸惊愕!“呵呵,不是说你不好,只是说,我希望,我们先有感情,再上床,你喜欢我是鸭子你是鸡么!”我补充道。芳笑了,整理好衣服,拿起包,下车,然后站在车前,手指着我,说:“你逃不掉的,我会吃掉你!”然后呵呵笑着跑进小区。我歪嘴笑笑,回头看看曼曼,这个胖胖的女生,还在睡觉,真是幸福啊。我拉着曼曼开始往家里走,因为她和我住的很近,就在我隔壁小区租的房子,我到家了,基本她也就到家了。我又给芳打个电话,确定她已经安全上楼,到家,上床。她电话里还发出呻吟的声音,说道:“你来么……人家…小屄…湿透了……等着你来呢!”我笑了笑,挂掉了电话。二十分钟,我已经开到我家位置,往前开一个路口,直接到了曼曼的小区,曼曼还在睡觉。我叫了几声,没声音,我只好下车去,拉开车门,叫她,还是没醒,人四仰八叉的睡在最后的座位上!我只好上车,摇摇她,说:“曼曼,到家了,下车!”她忽然一把抱住我,满嘴酒气的开始亲我!吓我一跳!“我喜欢你,老贝,芳能给你的,我也能做到!”我重心失去平衡,直接压在她身上,手摁到她的胸部,好软,曼曼属于丰满可爱类型的,是那种男人看了,特别想去抱起来亲亲那种,白白净净,也不太化装,是个来自连云港的小姑娘,一直没有男朋友。我刚刚强制控制自己欲望,没有跟芳去,没想到曼曼又在这里候着,我二话不说,手直接摸到裙下,拨开内裤,直接摸着里面。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性爱故事

每当我看到很开放的女孩时,那件令我至今还意犹味尽的事便又回在我脑海里浮现。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我22岁。很喜 […]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性文学小说

一类是装修豪华,气派,小姐,不对叫技师,也漂亮,但是价格高;一类是装修普通,技师么样子一般,但价格便宜。还有一 […]

West加入LGD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

昨晚和女友狂欢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时候,赶快把之前写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权当作给各位的圣诞礼物吧!不过这篇 […]

天空城儿童创作社区 书记玩小嫩草

我与妻的结合是一个偶然。那年我单身她离异,酒吧、歌厅、舞厅常见,一来二去混熟了,在某一次共同酒醉后兽血沸腾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