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 李兰迪哭了

今年六月九日,我如愿和性感的姐姐做爱,从此之后姐弟俩也成为一对完美的性伴侣。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磨着姐姐上床,姐姐心中虽然还对乱伦有所戒惧,但终于在我的大JB和道德之间选择了前者。一段时间之后,她反而主动来到我的卧室,一件件脱去衣裤,和我疯狂地交媾。看到姐姐逐渐放开,我大喜过望,然而心中仍然藏着一个隐秘的欲望:和姐姐玩SM。八月,炎夏,滨海市。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六岁的女儿小雪在这座城市生活。每天晚上,陈扬看着苏晴穿着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丝袜回来的时候,陈扬就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这女人,实在是太动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脸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来。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陈扬心里也是算计着时间,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苏晴,每天洗澡的时间真是准时啊!他快速来到了那碎砖前,抽开了碎石。这大夏天的,出租房里烧热水也麻烦。所以苏晴用的是冷水洗澡,这样便也没有什么雾气。很好的方便了陈扬这色胚子。他马上从小洞里看见苏晴脱光了衣服,就在卫生间里抹了沐浴露。那丰盈的娇躯完美无瑕的在陈杨眼前呈现。陈杨激动到爆,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裤子里面……发泄完毕后,陈扬才满足的将碎砖堵了上去。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夜色已深,陈扬躺在床上抽起烟来。别人都是事后一根烟,他想自己这也算是事后一根烟吧。这天晚上,陈扬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又回到了非洲丛林里。那丛林茂密交错,周遭还有硝烟弥漫。“大哥,我错了,你杀了我吧。”老二林南跪在陈扬的面前,痛哭流涕。陈扬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他与林南是过命的交情,生死与共。当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创立了血狼雇佣兵。狼王陈扬之名在整个雇佣世界里都是神一样的传说。可林南因为一夜风流,将重要的信息泄露给了敌人。导致血狼雇佣团死的死,伤的伤。若不是陈扬力挽狂澜,血狼雇佣团便要全军覆没。“你走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血狼的人。”陈扬沉默半晌后,说道。林南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他嘶声说道:“大哥,我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咱们来世再做兄弟!”砰!林南倒在了血泊里,他自杀了。残狼林南的开枪速度,没几个人比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陈扬也来不及阻止。“林南!”陈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双眼发红。想起林南的死,他还是痛苦万分。这时候的陈扬,再不是猥琐偷窥的混蛋,而是受伤的孤狼。他喃喃说道:“林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妹妹,不让她受到任何欺负。”早上七点,陈扬准时起床。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卫生间的时候,正看见苏晴穿着黑色套裙,微微翘着臀在洗脸。那裙子格外的紧绷。陈扬在后面看的眼睛发光,大早上的,姐姐你这么玩,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啊!陈扬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苏晴时,那春光美妙的一幕。这么一想,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刚好这时候,苏晴洗脸完毕,转身便看见了陈扬。陈扬不由大窘,如果让苏晴看见自己的小帐篷,那她还能不明白自己的龌龊心思。陈扬灵机一动,迅速弯下身子,捂住腹部,苦着脸道:“不好意思,肚子疼,着急。”苏晴走路还有些不自然,她本来还想跟陈扬打招呼呢,见状连忙让了出来,说道:“我刚好完了,你快进去吧。”陈扬关上卫生间的大门之后,这才长松一口气。暗忖,这苏晴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啊!想自己在国外的时候,也是见识了不少美女的。俄罗斯的妖精,美国的奔放妞,法国的浪漫妞等等。但是这么多美女,都没一个有苏晴这么有味道啊!洗漱完毕后,陈扬整理内务后,就要出门。巧的是,苏晴也带了女儿小雪要出门。小雪长的很漂亮,穿着白色的小裙子,黑色皮鞋,跟个小公主似的。这小丫头,见了陈扬,马上乖巧的喊道:“叔叔早上好。”陈扬顿时大乐,说道:“小雪好。”他说着就上前,一把将小雪抱起,说道:“来,香叔叔一个。”小雪马上涎哒哒的在陈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苏晴在一边看着,也不阻止。她对陈扬还是有些好感的,因为陈扬很阳光,每次对自己的女儿也好。当然,如果她要是知道陈扬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还将她当做幻想对象。那她估计要恨死陈扬了。两人正要一起出门,便在这时,外面一辆面包车轰然停下。接着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苏晴的前夫徐志!苏晴立刻脸色发白。小雪更是害怕,将头埋在了陈扬的怀里。陈扬抱紧小雪,轻声安慰道:“乖,有叔叔在,叔叔保护你。”“你来这里干什么?”苏晴冷声冲徐志斥责。徐志扫视了苏晴和陈扬一眼,随后冷笑说道:“哟呵,苏晴,你个骚狐狸,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家伙这么穷,哪儿能满足你吗。”他说话当真是下流无耻。苏晴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起来。“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净点。”苏晴警告徐志。徐志冷笑连连,说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算了,懒得跟你啰嗦,给老子拿三万块钱来。”苏晴一听徐志这么理直气壮的话,不由怒极反笑。“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咱们早已经离婚了,女儿的生活费你从来没给过。别说我没有三万块,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给狗也不会给你。”徐志说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这娘们还真够狠心的。你那些金银首饰是我给你买的,现在拿来卖了不正好?我告诉你,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他们说了,要是你不拿出来钱,他们就拿你去做小姐来还钱。”苏晴一听徐志这话,简直要气疯了。她厉声道:“滚, 你给我滚。”徐志脸色不好看了,道:“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转头对后面的三人说道:“虎哥,你都看见了,这娘们不听话。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现在拿不出钱来,你们就拉她去抵债吧。“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汉,显然是专业的打手。其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大汉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说道:“我要去请示一下孙少。”说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车前。敢情面包车里还坐了一位。苏晴见到这一切,她的脸色发白,娇躯剧烈颤抖。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陈扬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这个大男孩无亲无故,他会帮自己吗?再则,他一个人又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吗?便也在这时,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他说道:“你老婆长的很不错,孙少说了,陪孙少一个月,这钱就算了。你没意见吧?”徐志连忙说道:“当然没意见,当然没意见。”虎子当下一挥手就让手下去抓苏晴。苏晴害怕极了,便也在这时,陈扬就是抱着小雪,如一座渊岳大山挡在了苏晴面前。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无耻的人我见多了,像你们这么无耻的人真是第一次见。”“滚开!”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扬的领子,想将陈扬一下丢出去。陈扬反手一抓,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接着一扭。大汉惨叫一声,痛得跪了下去。另一大汉见状,不由失色,他马上扬起钵大的铁拳,狠狠的砸向陈扬的脸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苏晴不由失色。陈扬至始至终抱着小雪,他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腿如蝎子钩,直接钩中那大汉,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虎子见状,微微失色,随后冷笑道:“哟呵,看来是个练家子啊!”陈扬扫了虎子一眼,却是懒得理。苏晴害怕小雪有事,连忙过来抱了小雪,又感激的冲陈扬说了声谢谢。那虎子面对陈扬,忽然一抱拳,说道:“在下程虎,师承程派八极拳,便向阁下讨教几招。”他说完之后,身子便动了。动如雷霆,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手肘之上,条条青筋爆起,犹如一条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点。“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扬嘀咕一声,见虎子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过去。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闪电!啪的一声,虎子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虎子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几乎被抽懵了。随后,他醒过神来,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他看了眼陈扬,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因为虎子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这样的人,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虎子那边跟什么孙少商量后,马上就召集手下离开。他们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徐志见状也有些畏惧,马上就要跑。“站住!”陈扬冷喝一声。徐志身子一颤,跟见鬼似的看着陈杨,道:“你要干什么?”陈扬冷笑一声,大踏步来到徐志身前。“你别乱来。”徐志失色。陈扬抓住徐志的手腕,咔嚓一声,直接将他的手掰断。“这是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再敢来打扰苏晴母女,我要你的命!”陈扬话里带了森寒的杀意。这种杀意是手上积累了数十条人命凝聚出来的。一瞬间,徐志吓得屁滚尿流,快速而狼狈的逃离。那徐志和孙少,虎子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陈扬回过身来。苏晴抱着小雪,她眼里感激无限,真诚的说道:“谢谢你。”“我叫陈扬!”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咱们是朋友呀,这点小事当然要帮忙。”他心里想的是,都把你看光了,这点忙当然要帮啊!他是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早就想亲近苏晴了。每次对小雪那么热情,也是想套个近乎。当然,他也是真喜欢小雪这小丫头的。苏晴脸蛋微微一红,她身上有种好闻的天然香味。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陈扬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朋友?”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声。陈扬露齿一笑,阳光十足,说道:“难道晴姐不愿意当我是朋友?”苏晴忙说道:“当然不是。”她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我上班快要迟到,真的很谢谢你,要不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陈扬当然乐意得很,说道:“好啊!不过晴姐,你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怕那个人渣再找你麻烦。到时候,有事你就联系我,怎么样?”苏晴心头一惊,她也有些担心。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扬号码。陈扬心里乐开了花,感谢苏晴的前夫啊!终于让哥们能跟苏晴更近一步了。留下号码后,陈扬也回拨过去,随后便跟苏晴告别。因为他被这么一耽搁,估计也是要迟到了。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车。苏晴则是打的士去上班。陈扬慢悠悠到了站台。挤着上公交车时,陈扬前面是一女白领。后面的人使劲挤,陈扬也就乐意朝女白领的臀上挤了过去。那女白领立刻愤怒的回头看向陈扬,陈扬正打算说不好意思。谁知道那女白领怒道:“你挤个几把啊!”陈扬立刻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个!”车上的人顿时轰然大笑。陈扬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妆品公司。雅黛公司的规模不算很大,不过其中生产的香水销售量很不错。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一亿人民币。不过滨海是旅游发达城市,所以在滨海来说,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而陈扬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骄傲的保全人员,简称保安。雅黛公司的地点是锦湖大楼。大楼一共四层,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来。陈扬到了公司大楼后,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换衣服。“靠,老夏,今天怎么都这么安静啊。平时你们不都是已经牛逼吹上天了吗?”陈扬还没走进休息室,声音就先传了进去。老夏是保安队长,陈扬为人洒脱,不计较,所以和大家关系处的很好。此时,陈扬一进休息室,立刻就看见了公司的营销部门主管赵晓蕾寒着脸看着自己。“我靠,又是这女人。”陈扬见到赵晓蕾便明白了一切。而老夏和几个保安都待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大家都是一副陈扬你今天惨了的表情。赵晓蕾穿着黑色包臀裙,性感,美艳。她长的很高,一双穿了黑色丝袜的美腿能让男人疯狂。不过这娘们对客户热情无限,对下面的员工冰冷如寒霜。陈扬和赵晓蕾是有过节的,只因为有次老夏他们吹牛说赵晓蕾的身材。陈扬为了跟大家合拍,说了句赵晓蕾那娘们的屁股,摸起来肯定很爽。结果,好死不死被赵晓蕾刚好听到了。从此之后,赵晓蕾就算是恨上了陈扬。陈扬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老夏那群人说的更加过火,什么赵晓蕾陪客户睡过觉之类的等等。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枪口上。不过,赵晓蕾虽然是领导,但却是营销部的。管不到保安部这里来。所以赵晓蕾是时刻盯着陈扬,有时候有些搬东西的累活,便也毫不犹豫的来找陈扬。陈扬有的是力气,倒也不在乎。且不说这些,此刻陈扬搓了搓手,干笑着说道:“赵主管好,您今天真漂亮呀。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到我们这里来呀?”赵晓蕾冷笑一声,说道:“陈扬,你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迟到,按照公司的规定,你是可以被开除的。”陈扬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狠狠的瞥了眼赵晓蕾,暗道这娘们真狠啊!原来一直盯着老子。老夏见状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赵主管,您看这陈扬也是年轻不懂事嘛,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迟到该扣钱就扣钱吧。”陈扬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赵晓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说道:“夏队长,我还没说你呢。前两次陈扬分别迟到四十分钟和一个小时,为什么你都没有记录?我看你这个队长是不想干了吧?”老夏虽然也是小领导,但他已经五十来岁,找这份工作不容易。而赵晓蕾是总裁林清雪面前的红人。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赵晓蕾,只能呐呐着闭嘴。最后无奈的看了眼陈扬,表示爱莫能助。陈扬无语的说道:“赵主管,您说您一营销部门的主管。您跑我们这来管我们的考勤,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领导们不当回事嘛。”赵晓蕾冷声说道:“你是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陈扬叹息一句,说道:“哎,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赵晓蕾不由气得脸色煞白,这狗日的小保安,太胆大包天了。居然敢这样无视自己的威严,赵晓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事部。”她说完就出了去。刚一出休息室,后面就传来陈扬的声音。“等等!”赵晓蕾心中冷笑,她停下了脚步。她暗道:“混蛋,终于知道害怕了吧,要求饶了吧?哼,不管你怎么求饶,老娘都不会放过你。”她回过头来看向陈扬,她很想看到陈扬服软的表情。没想到陈扬玩味的说道:“赵主管,你扣崩开了。”赵晓蕾立刻下意识的低头。她这黑色的裙子有一颗胸扣,本来扣的很紧。这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崩开了,立刻……不得不说,赵晓蕾这娘们虽然很凶,还睚眦必报。但绝对是个有料的女人啊,这都是她的实力啊!赵晓蕾不由啊了一声,脸蛋通红。她忙转过身去,迅速将胸扣扣好。便也在这时,陈扬慢悠悠的说道:“赵主管,您真要开除了我,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反正我要去外面找个保安的工作也不难。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领导了。”赵晓蕾立刻一个咯噔,暗道:“是啊,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饭碗。不行,不能开除他,得慢慢的折磨这个家伙。”一念及此,赵晓蕾回头狠狠道:“我怎么做,用不着你教。”说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她一下走急了,脚下一扭,又一滑。立刻尖叫一声,便要摔个狗吃屎。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这一下摔过去可是有些严重。便在这时,赵晓蕾只觉眼前身影一闪。接着自己就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当然就是陈杨,此刻,赵晓蕾压在陈杨身上。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本来,陈扬是可以直接抓住赵晓蕾的。但选择了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赵晓蕾不由脸红耳赤。陈扬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晓蕾姐,我没事,我不疼。”这货打蛇随棍上的本色又出来了。赵晓蕾自然也不好怪陈扬,毕竟人家是帮了自己。陈扬马上也跟着起来,他身上还有赵晓蕾的香味,这滋味真是让人怀念啊!赵晓蕾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娘们居然害羞了。陈扬呵呵一笑。他回头时就看见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老夏嘿嘿一笑,说道:“陈扬,你个小兔崽子,刚才那一下动作真快啊,我们都没看清楚,你就睡在地上了。”一保安小李则玩味的说道:“扬哥,赵晓蕾那对肉球挤压的感觉怎么样?真羡慕你的艳福啊!”陈扬干咳一声,说道:“背后莫要议论他人是非!”这货是前车之鉴啊,不敢乱说了。众人那里不懂,马上轰然大笑。这场风波就此平息。陈扬换上保安服,带了电棍,跟皇军进城似的到处乱晃。美其名曰是四处巡视,及时发现安全隐患。雅黛公司里,大多部分都是女性。而且,化妆品公司嘛,对于员工着装的要求是漂亮。所以陈扬的大部分精力是发现美女,环肥燕瘦,美不胜收啊!一路过去,跟看没剪过的武媚娘传奇似的,波涛汹涌。在国外过了多年的腥风血雨日子。神经一直是紧绷的。回来之后,陈扬觉得这样平静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喜欢的。可以自由在在,无拘无束。下午的时候,陈扬正在休息室里午休。突然,手机响了。陈扬接过,是老夏打来的。老夏声音严肃,说道:“陈扬,快到总裁办公室来。”陈扬心里一个咯噔,难道林清雪出事了?林清雪就是林南的妹妹。陈扬来不及拿电棍,迅速出了休息室,朝总裁办公室奔去。总裁办公室在四楼,此刻,办公室前,老夏一群人都在外面待着。赵晓蕾也在,她一脸凝重。“怎么了?什么情况?”陈扬冲赵晓蕾问道。赵晓蕾见了陈扬,仿佛见到了主心骨。因为老夏根本没什么主见。赵晓蕾压低声音说道:“庆安集团的齐娇娇带了手下猛将独眼来跟林总谈生意,我怕里面出什么意外,所以叫大家来防备着点。万一里面有情况,大家就立刻冲进去。”陈扬恍然大悟,他说道:“林总一个人跟他们谈?”赵晓蕾说道:“里面还有商务部的唐青青部长和林总一起。”陈扬思索一瞬,他冲赵晓蕾说道:“你让大家都忙自己的去,我进去陪着林总。”他说完就直接敲门。赵晓蕾不由无语,这家伙怎么这么冒失。里面传来林清雪的声音,说道:“谁?”陈扬马上说道:“林总,我是保安部的陈扬,赵主管吩咐我来,说是您谈生意,身边得有个使唤的人。”赵晓蕾见状也就忙附和道:“是啊,林总。”办公室里的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这齐娇娇和独眼太嚣张跋扈了。两个女人的气场被压迫得很弱,这时候来个男人也好。当下,林清雪说道:“好,进来吧。”陈扬当下就推门而入,随后也就关上了门。办公室宽敞明亮,林清雪和齐娇娇相对而坐。唐青青坐在林清雪的身边,那独眼却是冷冷的站在齐娇娇的身后。齐娇娇长的妖媚至极,浓妆艳抹。她冷冷的说道:“林总,我还是那句话。这家雅黛公司,包括你新研究的一号香水秘方,全部都卖给我。我出给你八千万的价格,八千万,也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了。”林清雪还没说话,唐青青已经气得饱满剧烈起伏,她气愤的说道:“齐总,我们雅黛公司每年产生的利润就有一千五百万。总价值已经接近1.5亿。而且,这次我们林总研究的一号香水更是无价之宝,一旦推出,我们的业绩翻倍都不是不可能。你居然要八千万买下,也欺人太甚了。”那独眼是个光头的男子,他身上有种彪悍的杀气。这个独眼,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的名声在滨海市是响当当的,独眼开了个黑水保安公司,他手下的保安个个骁勇。而独眼则是保安之王。独眼看向唐青青,他淡淡一笑,说道:“唐小姐,我们齐总和林总谈话,你还是不要插嘴的好。你这么年轻,如果出点什么意外,我会感到很可惜。”唐青青顿时脸色煞白,她那里听不出独眼话语里威胁的意味。独眼又看向林清雪,说道:“林总,咱们华夏有句成语,叫做见好就收。滨海市龙盘虎踞,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一个弱女子,还是要懂得顺势而为才好,否则最后难免人财两失。当然,林总,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只是好意的提醒。”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林清雪一向冰冷沉稳,但她终究是女孩子。这时候不禁害怕起来。但很快,林清雪深吸一口气,说道:“很抱歉,雅黛公司是我所有的心血。不管你们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我相信,华夏是一个法制社会,没有人能乱来。”齐娇娇哈哈一笑,说道:“林总,你还真是个小女孩啊,童话梦没有醒,还不知道这个现实的残酷。”“你们请吧。”林清雪实在是受够了,冷冷说道。齐娇娇说道:“林清雪,你最好还是好好的想一想。”“我不用想了。”林清雪强硬无比的说道。齐娇娇正欲说话,陈扬先说了,道:“我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我们林总已经让你们离开了,怎么还赖着不走了。”这句话一说出来,现场立刻变得落针可闻。林清雪与唐青青嘴巴张成了o型,擦,这个小保安也太吊了吧,居然敢这么跟齐娇娇和独眼说话。而齐娇娇与独眼也是呆了一呆,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回过神后,齐娇娇与独眼勃然大怒。无论是齐娇娇与独眼都是滨海市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能容忍一个小保安的侮辱。齐娇娇眼中露出寒意,她站起身面对陈扬,却是对独眼说道:“独眼大哥,看来你要教教这个小贱种怎么做人了。”独眼冷冷看向陈扬,说道:“很好,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当面辱骂我的人。”陈扬摸了摸鼻子,忽然嘻嘻一笑,说道:“看起来你很牛啊,我年纪轻,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特么倒是打我啊!”“找死!”独眼眼中崩出寒意,脚下一动,那坚硬光滑的瓷砖忽然龟裂开来。独眼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如今的少林寺虽然已经商业化,大部分的僧侣都不会功夫。不过少林寺闻名已久的就是功夫,所以少林寺还是有内门武僧。这些和尚都是有真功夫的。独眼就是从少林寺内门出来的,他的鹰爪铁布衫非常凌厉。此刻,独眼动怒,脚下一踩,地面龟裂。他手成鹰爪,手背上条条青筋如蚯蚓盘根,恐怖至极。独眼一脚踏出,施展的是少林寺中的天罡禹步。双脚内盘外扯,摩擦之间产生强猛的力道。顿时,人如雷霆,瞬间就已来到陈扬的面前。接着,鹰爪手狠辣凌厉的抓击向陈扬的腹部。少林寺的鹰爪铁布衫也是国术。国术只杀敌,不表演。既然要动手,就要存杀人的心。所以独眼这一出手是相当可怕的。陈扬也是行家,眼睛微微一眯,就知道这独眼是个高手。闪电之间,眼前一黑,劲风辛辣。他的腹部发痒的厉害,眼看躲避已是不及。对方来的太快太快了。就在这时,陈扬突然也动了。他施展的是自己看家本领,羚羊挂角的身法。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那羚羊在山间奔腾,来去自如。独眼只觉已经触摸到了陈扬的衣服,突然,陈扬就斜里一窜,贴着自己的爪子奇妙的跳了出去。这一下的躲避,妙到毫巅!在林清雪,唐青青,齐娇娇的眼里,陈扬简直就已经是移形换影的大神通了。陈扬瞬间来到了独眼的右侧,接着一招搂腰割草施展出来。居然是大手从独眼的肋下穿过去,直接将独眼抱在了腰间。这是形意拳中的一招,模仿农民伯伯用镰刀割草。独眼被抱住,还来不及有任何变化,只觉一股大力压迫而来。瞬间让他四肢百骸的劲力全部散去。独眼顿时大骇。陈扬却是邪邪一笑,说道:“靠,你特么还真要打我啊!看来我得替你爹教训教训你。”说完就将脚下的鞋子踢到空中,一手接住,然后就用鞋底板啪啪啪的连抽了独眼十来下。这十来下可是又重又狠,抽得独眼惨叫连连。齐娇娇,林清雪,唐青青不由看傻眼了。独眼是什么人?是滨海市的绝顶凶神恶煞啊!居然被个小保安用鞋底板打屁股。这太不可思议了,传出去,独眼也没脸混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性爱故事

每当我看到很开放的女孩时,那件令我至今还意犹味尽的事便又回在我脑海里浮现。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我22岁。很喜 […]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性文学小说

一类是装修豪华,气派,小姐,不对叫技师,也漂亮,但是价格高;一类是装修普通,技师么样子一般,但价格便宜。还有一 […]

West加入LGD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

昨晚和女友狂欢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时候,赶快把之前写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权当作给各位的圣诞礼物吧!不过这篇 […]

天空城儿童创作社区 书记玩小嫩草

我与妻的结合是一个偶然。那年我单身她离异,酒吧、歌厅、舞厅常见,一来二去混熟了,在某一次共同酒醉后兽血沸腾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