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的现代诗歌 车上晃动进入

我在这里是说人与人之间的桥樑。谢文杰今年十五岁,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他因性格内向,很少和其他同学说话。他做什么都是默默无语地做,他的各科成绩非常好,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老师们和同学们也喜欢他,不排除他。一天,是一个新学期刚开学不久,大家很空閑因没什么要做。大约是下午2点锺左右,同学们正在休息,谢文杰坐在一个大树下,突然,他听有人叫文杰,他向声音的发出处望去下载本站视频APP,高速不卡,撸的快,射的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他看到是他班的国文老师站在不远处的老师办公室门前叫他并向他招手。她叫张咏梅,今年37岁,未婚,和谢文杰(是跟母亲姓的)的母亲谢雪心是好朋友。她俩人在中学已是好朋友了,那时,俩人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谢雪心因谢文杰的父亲的猛追,而最后嫁给他。但张咏梅断续升大学,最后做了老师。她俩人现在非常好,经常互相来往。所以谢文杰秘底下叫张咏梅做“梅姨”,在班上或有外人处就叫“老师”。他走到张咏梅的身边问:“什么事?”“因刚刚开学,刚搬来宿舍,有几件大家似要搬,所以叫你来帮一帮手。”她一边说着,一边领他走向她的宿舍。在她的房间,他按她的指示把家似搬过这搬那。因房是刚刚配给的,所以还没有空调,又在九月初的天气(南方而言),谢文杰弄得满头大汗,全身湿透,他把他的衣裤全除掉,只穿着内裤(运动裤)。他断续他的工作,这时他用铁锤在墙壁上打两颗钉準备挂一幅大油画。他打好一只钉,準备打第二只钉,他没有拿上第二只钉,把它放在下面的桌面上,他只好弯下身去取,在他弯下身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张老师除掉身上的长裤长衫只穿着内衣裤在搬来搬去,上身只穿着一件宽身的背心和乳罩,虽然有乳罩罩住乳房,但她的乳房过于大,起码有35寸,胸前两团肉只她的动而动着。他再往下望,见三角内裤紧紧包着阴部,整个阴像个小馒头一样微微凸起,从内裤处反映出两腿间黑黑的一片,有几条阴毛还露出在内裤外面,她正在专心工作着,不知谢文杰在望向她。谢文杰感到自己的脸和身体比刚才还热,肉棒已把运动裤建了一个小帐篷,他连忙用手按住,拾起桌上的钉转过面去準备打,他走上矮凳上,大力拿起锤子打在钉子上,但他的脑子却满是刚才张咏梅的画面。他也想张咏梅是他的老师和母亲的好友,如果她对母亲说自己对她的无礼,母亲一定痛骂他,他很爱他的母亲,因小时父母离婚,他是和母亲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满脑子是想与不想的交战,根本无心钉钉子。突然,他大叫一声,拇指上传来一阵剧痛,把他从思想上回过神来,原来拇指被锤子打着,他抛下锤子,用手拿着痛处并走下矮凳坐在旁边的桌面上。在谢文杰叫的时候,张咏梅已望向他,见他很痛苦,于是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拿过他的拇指一看,大半个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并向指甲吹几吹,说:“痛不痛?如果给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骂我叫你来帮我搬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吹气。他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还比刚才快、狠得多。她因泄了,双腿无力站在那里,双脚软了身子也慢慢地向下垂下,他拔出在屁眼中的手指,伸双手伸到她的肚下,手掌互握着挽住她的身子。他断续抽插着,抽离大半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里又整支插入,她又醒过来了,又开始呻吟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这时张咏梅感有些倦了,她在坐梳发坐下来,她看他俩正在如火如茶着,王安妮摇摆着头把头发和汗水弄得满头蓬乱。她抓住她的头,对準她的口吻下去,她们的舌头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搞着,互相吞着对方的口水。因口被塞着,王安妮只有“唔……唔……唔……唔……哼哼……哼……”的叫着。大约四百下左右,他感到她的身体不断颤抖着,跟住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阴精把龟头热得很舒服,同时,他感到腰眼一酸,精关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子宫深处,这股阳精整整射了几次才停止。肉棒没因射精的关系而软下来,还硬硬地插在阴道里。他没抽动,他也很倦了,伏在她的背上喘着气。他拔出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走过去坐在梳发上,身体靠在梳发背双脚八字分开放在茶几上,舒服地吐出十几天忍住没穴插的气。张咏梅用纸巾温柔地爲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王安妮也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小杰,你很曆害,阿姨给你干到散了似的,我最近六、七年没有滋味,多谢你了。”说完给他一个吻。这时她看到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肉棒因刚干完穴的关系,整支都是占满淫水,龟头红黑红黑发着光。她伸手下去握紧肉棒并套弄着,说:“我们上去二楼的房间再做过。”说完拉着他和张咏梅一起走到二楼的睡房里。二楼的房间是主人房,很大,墙上有个大窗子,窗帘打开着,光线很充足。有一张大床在中间,房边有一张大的化妆台和椅子,在大床相对的桌上上有台电视。在床的右边有一个大浴室,是用玻璃围着的,从外面可以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她正以69的恣势躺在床上,女上男下互相吻着对方的性器官。他的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还用双手指把大阴唇分开,方便舔在小阴唇和内部的嫩肉。淫水逐渐多了并流了出来,他如遇仙泉一样把它吞下肚。阴核已充血涨大像一颗花生米一样大,自小阴唇上角竖起,他含住它吸吮着,吐出舌尖舔着并轻咬着,她打了几个冷颤。这时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样流出,越来越多,他吞也吞不及这么多,其它自他的下额流下在床单上。她手握住肉棒往口里塞,把肉茎和龟头一下吞入口中,吸吮起来,舌头缠着阴茎舔着。有时吐出肉茎只含住龟头,吸吮、用牙齿轻咬着,还用舌小去舔龟头上的裂缝。有时离开龟头舔着阴茎。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像一枝木棍笔直竖起来了。张咏梅在房看着,也不甘寂莫,除了自己的衣裤只穿着小小的内裤,爬上床来伏下头,嘴对着肉茎一直吻下袋子上,把袋子里的其中一颗卵蛋含入口里吸吮着、用牙轻轻地刮着袋子的皮,一会又含住另一颗,用同样的方法舔着。在上下夹攻下,肉棒硬到有点痛,他感到想射,他不得不把口离开她的下口,呻吟起来:“嗯……嗯……嗯……”他推开王安妮坐起来,她自觉躺在床中间,并向上举起双腿并大大分开,这样整个臀部挺起,阴部也裸露在他面前。他跪在屁股后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肉棒準阴户大力插进,在淫水的涧滑下,肉棒一下入了大半,再挺一下,全根没入了。他见肉棒已全入了,开始抽插起来,他不用什么插法,下下抽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一下全根插进。他把她插得呼天抢地似的叫着,臀部不断挺高来迎合他的抽插。“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张咏梅在房用纸巾爲他擦着汗,他的手伸到她胸前大力握住乳房,乳房在手的大力握下变了形,她大声叫痛并叫他放手:“不要这么大力,个BALL都给你捏得快破了!”他没停手,反而伸另外一只手用力握住另外一只乳房。她大声叫痛。她们叫痛声和呻吟在房间回响着,他听后更加兴奋,抽插也快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突然阴道大力收缩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在阴精热烫着龟头,抽插十几下,他也射出精来,把她烫得颤抖着。他的双手也放开张咏梅的双乳,她舒了一口气,软下身去仰躺在床上,双乳上留着红红的十指引和很多指甲印。他也在她们中间躺下去,手伸过去摸着俩人的阴户睡着了。当他想来的时候,他发觉两房空空的,她们不知去了那里。他在二楼找遍了两个房间和厕所,但空空如也。他走下去一楼找,当他走到楼梯口已闻到饭香了,他看看楼梯口房边墙上的挂锺,已经5:30PM了,他也感到有点肚饿了,计算一下,已经在这里5个多小时了。他三步并作二步走下去直入厨房里,她俩人正在分工合作,一人在炒菜,另一人在做其它的。他静悄悄走出来不打扰她们。他在客厅坐下来并打**回家告诉母亲,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母亲话不行,他要王安妮和张咏梅跟母亲说,他母亲才同意他。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放荡人妇系列 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接连几个频道,我发现,每到紧要关头,频道里的人都会示意要收费,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大部分稍有姿色的女子, […]

歌颂幸福生活的诗歌 现代诗歌网

夏末的黄昏,正是一天的暑气开始消散的时分。宁静的林荫路上传来小女孩雀跃的声音一对母女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是位 […]

窦骁何超莲度假照 励志文章网

免费现在安装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雪纺的面料,而且用当下的话说,齐屄的,比较宽松;背部有个大大的深V,用两条 […]

春晚主持人大换血 肉文推荐

射的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笑而不答,她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透出一股神秘,这个秘密是永远无法对人言讲的。那是一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