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词语和句子 人妻系列合集

黛西穿上她的重金属皮革装,但是却只扔给我一条破布遮蔽身体而已,我只好把那条破布围在下身遮住我的小弟弟,跟着黛西走出帐棚去;还好强盗的营地里最不缺的就是强盗们从四周村落和市镇抓来、打算当成奴隶卖给奴隶贩子的奴隶,那些奴隶身上穿的比我还少,有些女人身上甚至连布片都没有,我虽然只是下身遮了一片布,已经算是‘衣着整齐’的了,因此也不会太引人注目。  黛西所谓的‘靶场’其实只是强盗营地旁边的一个木架子、上面摆了很多的铁罐当成标靶而已,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不过,当黛西在试射我修好的那把贝瑞塔手枪时,很多营地里的强盗都跑来看黛西试枪,其中还包括了黛西的哥哥,‘老虎’伍迪。  “黛西。”‘老虎’伍迪双手各搂着一个女奴隶,看着自己的妹妹试射着那把贝瑞塔手枪。“你那把枪不是不能用吗?”  “是‘大屌哈利’帮我修好的。”黛西这么回答着她哥哥。  “哦?大屌哈利会修理枪枝?”伍迪用他那和妹妹一样细小的鼠眼瞪着我。  “我这边有一些坏掉的枪,大屌哈利你来看看能不能修!”  “是的,伍迪老大。”  我尽力保持脸上神色不变,其实心里高兴地真想大叫:伍迪让我去修理枪枝耶!那表示我可以接触到强盗的军火库了!到时候不要说是贝瑞塔手枪,只怕连威力强大的AK-47我都可以拿得到手,如果强盗的军火库里面真的有那么一把枪的话!  伍迪亲自带我去到强盗们用来堆放枪械的帐棚,帐棚门口还有两个持枪的强盗在站卫兵;如果是平常时候,不要说是奴隶靠近这里会被格杀勿论,即使是强盗团的成员也不能在没有伍迪的允许之下接近这个帐棚,而现在我则是由伍迪亲自带着进入这个帐棚;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我能好好把握的话……枪械帐棚里面有几个大的板条箱,里面放的都是各种口径的子弹;旁边则是乱七八糟地堆放着许多坏掉的枪枝。  “诺!”伍迪随便从那堆枪枝堆成的小山顶上抓了一把MP5就递给我。  “你看看这把能不能修。”  将这把MP5拆开之后,立刻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这把MP5的枪机复进弹簧大概是因为锈蚀的关系而断成了两截,只要能换一个新的就没问题;不过,我哪来新的枪机复进弹簧?  “伍迪老大,这把枪可以修,但是需要一个零件。”我把情况告诉了伍迪。  “这把枪需要一个枪机复进簧才能修好。”  “枪机复进簧?”伍迪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地就是不懂‘枪机复进簧’是什么玩意,但是伍迪却假装他懂。“我好像没有这种东西;你能不能从别的枪上拆下来用?”  “应该可以的……”  我开始在枪堆里找了起来,没多久就找到了另一把MP5;这把MP5的枪机不见了,但是枪机复进簧还在,而且上面还有一个瞄准镜!我将这把枪的枪机复进簧和瞄准镜拆下来装到之前那把枪上面,再将两把枪的子弹全都装到一个弹匣里面去,一下子就弄好了一把能用的MP5出来。  “伍迪老大,枪好了。”我恭恭敬敬地将那把MP5双手呈给伍迪。  “修好了?!”伍迪满脸不敢相信地表情,急忙从我手上将MP5抓过去。  “咱们去靶场试枪!”  我帮伍迪修好的那把MP5成了伍迪最爱用的武器,几乎伍迪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那把枪,特别是出去劫掠的时候,那把MP5的‘强大’火力更是让伍迪无往不利,因此伍迪就把我从黛西那边要了过去,专责替他修理枪枝。  起初,我在修枪的时候,伍迪都会在一旁盯着看,大概是怕我手脚不干净;伍迪的担心一点也没错,我是很想手脚不干净,但是我要手脚不干净也要偷些有价值的东西,几把烂枪虽然也算很有价值,但是还不够有价值到让我手脚不干净的程度。于是,这么盯了我两三次以后,由于一直看着我修枪很无聊,伍迪干脆就放我一个人在帐棚里修枪了,算是对我有了一些信心了吧?  既然伍迪不监视我了,我自然也不会乖乖地保持手脚干净,不过,我可不会笨到直接偷藏枪枝,这样万一被伍迪发现,我的头上只怕会多出好几个弹孔;我假借着修理过的枪枝需要试射的藉口,每天带着修好的枪枝在靶场练习打靶,这样不但可以提升我用枪的技巧,还不用担心伍迪发现我在偷练枪法。  而自从我开始替伍迪修理和保养强盗团的枪枝之后,强盗团的火力就开始直线上升,每次出去劫掠的战利品也就更多了,而这也让伍迪更依赖我的修枪技术,因为每次出外劫掠,总是会有人把枪搞坏,如果能有我把坏掉的枪枝修好,伍迪就不必像以前一样,只能依赖劫掠时所找到的枪枝来替换坏掉的武器了。  为了能让我专心在修枪上,伍迪叫人在枪械帐棚旁边帮我架了一个专用的帐棚,并且禁止黛西再来找我,以便我能更有效率的修枪,我终于从黛西的魔掌之下逃出来了!  今天我正在埋头修理一挺从坏掉的枪堆里找到的M60轻机枪,如果这挺M60能够修得好,那么我逃出强盗营地以后,即使整个营地的强盗都来追杀我,我也不怕;不过,修着修着,突然武器营帐外传来了某个强盗团成员的声音。  “喂,大屌哈利在里面吗?”虽然伍迪有严令其他人不能进入帐棚,但是我还是急忙把修理到一半的枪藏起来,免得被人发现我正在修这挺机枪。  “有什么事?”我走出武器营帐,现在这个营帐除了伍迪以外,只有我可以自由出入;算是伍迪给我的特别待遇吧?虽然并不是什么让人很愉快的待遇。  “伍迪老大找你有事。”那个强盗朝我勾了勾手指。“跟我来吧。”  伍迪找我有事?难道是发现了我私下在修理M60、打算要倚仗那挺机枪的火力逃跑的‘阴谋’?不过,看起来又不像,武器帐棚只有我和伍迪能够自由出入,而自从放我一个人单独修枪以后,伍迪根本就没踏进武器帐棚里一步,应该不会发现我在搞的鬼才是……  那伍迪这么突然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  我一边在猜测着伍迪找我这件事到底是好是坏,一边跟着领路的强盗走进伍迪的帐棚。在帐棚里,伍迪全身赤裸着,正抱着一个女奴隶大干特干。  “伍迪老大,你找我有事?”看到伍迪正在忙着玩女人,我开始怀疑伍迪怎么会挑这个时候找我来了。  “喔,大屌哈利。”伍迪一边干着怀中的女奴隶,一边喘嘘嘘地说着。“有件事情你帮我干干。”  “老大请吩咐。”  “把那个女人给我干到烂为止!”说着,伍迪朝着帐棚旁边一个双手被反绑、萎缩在地上的女人一指。  怎么这个女人看起来好眼熟……?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抬起头来,恨恨地瞪了伍迪一眼,又瞪了我一眼;不过,当那个女人看到我的时候,脸上忿恨的表情突然消失,被极度惊讶的表情所取代;接着,女人惊呼了一声:  “哈利……?!”  听到女人惊呼时发出的熟悉声音,我立刻认出这个女人是谁了:她是安妮。  波特,我的母亲!  原来妈妈还没死!真是太好了!我压抑住想冲上去抱着妈妈大哭的冲动,突然又想到:不对!伍迪叫我把眼前这个女人给干到烂,那不就是……?!  “你也听过‘大屌哈利’的名字啊?那就更好了!我说过会把你这婊子操烂,就会把你这婊子给操烂,大屌哈利就是负责操烂你的行刑官!”正当我在惊疑不定的时候,伍迪却狞笑着看着妈妈。“嘿嘿!这可便宜你了,大屌哈利的屌可是能操得女人淫叫不断的!”  “你这禽兽!”妈妈怒骂了伍迪一句,但是却没有说出我是她儿子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没那个鸟来亲自动手!”  不要啊!老妈!千万不要惹火伍迪啊!如果不惹火伍迪的话,也许我还能靠着最近替伍迪修枪的功绩来求情……  “我没哪个鸟?你是没看见我正在忙吗?先让大屌哈利招待你,等一下我再亲自上阵!”可惜的是,伍迪好像已经火了。“大屌哈利,马上给我操烂那个女人!”  “伍迪老大……这个……”我急忙思考着,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我不敢!这是老大的奴隶,我不敢动手……”  “妈的!你是大屌哈利还是没屌哈利?”伍迪突然怒骂着。“我叫你操你就操!你要是不敢的话,我就割了你那根烂屌!”  天啊!伍迪要割我的小弟弟耶!这下子该怎么办?  我忍不住朝着妈妈看过去,却发现妈妈也正看着我,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  “大屌哈利,我数到三!”伍迪又怒骂着。“如果数到三以前你还没把你那根烂屌塞到那个女人的洞穴里去,看我不拿你的屌来当枪靶打!一……!二……!  ……”  天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我违抗伍迪的命令,那下场绝对不会只是小弟弟被迸而已,只怕我的头上也会开好几个洞,而且妈妈的下场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  没有办法,如果我和妈妈要渡过这个危机……如果我要生存下去……!  我朝着妈妈走去,妈妈眼中的神色突然惊惶了起来,但是随即转变成无奈的平静,看来妈妈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当我走到妈妈面前时,妈妈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樱口,两道眼泪从妈妈的眼角流了下来。  “为了活下去,只好……”我鼓起最后一丝勇气,将脑中的犹豫打散;脱下裤子,将半软不硬的大屌塞入母亲口中。“……对不起了,妈妈!”  “呜!”  当我的大屌塞入妈妈口中时,妈妈似乎一时无法适应而呛了一下;我连忙将大屌抽出来一点点,好让妈妈喘口气;不过,当我的大屌正要向外抽离时,妈妈却吸住了我的大屌,并且用舌头开始舔弄了起来。  条状的湿热柔软触感在我的小弟弟上盘旋来去,很仔细地将龟头前后都舔过了一遍;我想妈妈可能是假装着用嘴在替我清理小弟弟上的脏污,但是舌头的味蕾划过龟头后端时,阵阵触电般的酥麻从小弟弟上传遍了全身,大量的血液被这阵电击感给激活起来,朝着小弟弟的海棉体迅速集中过去,于是,我的小弟弟瞬间挺立了起来,硬梆梆地顶在妈妈的喉头上。  大概是喉头被顶得很不舒服,妈妈本能地向后闪躲了一下,让我的大屌有半截因此暴露在空气之中;但是妈妈随即摆头向前,将我的大屌尽可能地含入口中,看起来就像是用嘴在前后套动着我的大屌一般。  “呵呵,你很享受哈利的大屌嘛!贱女人!”伍迪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刚刚你还在装贞洁呢!怎么现在却发浪地像个妓女一样直吞哈利的大屌啊?”  听到伍迪这么嘲讽着,妈妈的动作停了一下,眼泪又从眼角流了出来。  “哭什么哭!我已经看够你们口交了!”伍迪怒喝着。“现在立刻转过身来把屁股翘高,我要看着哈利的大屌捅烂你的淫屄!”  妈妈流着泪,无奈地吐出了我那沾满口水的大屌,很费力地转身趴在地上,由于妈妈的双手还被绳子反绑着,妈妈只能用脸贴在地上,尽力把屁股翘高。  “插进去!”伍迪又大喝着。  看着肮脏布片下那个肥白浑圆、微微颤抖着的臀部,中间还夹着粉红带点紫色的一道裂缝,裂缝中似乎隐隐有些水光;我就是穿过这个地方而来到世界上的,而现在我的大屌又必须钻回去了……被逼着钻回去的……可恶的伍迪!有一天我会让你不得好死!我在心里诅咒着,挺起大屌,瞄准了妈妈的小穴,猛力刺了下去。  “喔!”  大屌入洞,妈妈发出了难过的呻吟声,不知道是因为情势所逼而不得不与亲生儿子乱伦的难过、还是因为妈妈那紧缩的小穴无法容纳我大屌入侵的关系!  “嘿嘿!婊子,哈利的大屌不错吃吧?”伍迪淫笑着。“哈利!用力抽动你的大屌!给这个婊子一点颜色看看!”  虽然我不想蹂躏妈妈的身体,但是我知道伍迪现在只是一只发情的野兽,如果我不听从伍迪的命令,伍迪根本就不会考虑我还能帮他修枪的用处,一定会拔枪杀了我和妈妈的。  没有办法,我只能依照伍迪的命令,开始在妈妈的小穴里抽动着我的大屌;妈妈小穴里的肉褶紧紧地缠绕着我的大屌,使得抽动额外地费力,而且疼痛;所以我一抽动,妈妈就会发出细小的痛哼声。  不行,被逼着和自己儿子发生关系就已经很让妈妈痛苦了,我怎么能再让妈妈更痛苦呢?但是我绝对不能拔出我的大屌,否则下场就是我和妈妈当场被伍迪打死,伍迪甚至可能去找别人来奸淫我妈!既然妈妈都免不了要受辱,那么我宁可亲自去做这件肮脏的工作,至少,我还能让妈妈不会那么痛苦。  而纾解妈妈痛苦的方法,就是我领悟到的性技巧;我将大屌压着妈妈小穴内的G点缓缓推入,当龟头的突起和大屌上凹凸不平的筋肉擦过妈妈小穴的G点时,就可以带给妈妈一些愉悦,稍微补偿一下妈妈所受到的痛苦。  “呜……呜……!”  被我的大屌擦着G点推过,大概是太过刺激了,妈妈全身颤抖着,小穴里更是突然之间分泌出了许多润滑液,让我向前推进时的阻力瞬间少了许多;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一时来不及收小推进的力道,大屌在已经充分润滑的小穴之中急速前行,重重地顶在妈妈的花芯上。  “啊──!啊啊──!”花芯被重重顶到,妈妈突然之间大声呻吟了起来,虽然妈妈随即压低了声音,但是谁都听得出来那是女人因为承受不了快感而发出的呻吟声。  “不错!不错!大屌哈利,就照这样继续!”伍迪狞笑着,将他怀中的女奴隶压倒,把女奴隶的双腿架上肩膀,开始了猛烈冲刺。“我们来比比看,看谁能把女人干得最浪!”  虽然我不想和伍迪做这种比赛,但是如果能让伍迪在比赛之中耗光力气,也许伍迪就会放过我和妈妈;所以,我将已经顶到底的大屌抽出大半截,再一次抵着妈妈小穴里的G点重压下去,直到狠狠地顶到花芯为止。  “不──!啊──!”大概是我的大屌确实地刺激到了妈妈小穴里的敏感点,妈妈大声惊叫了起来,但是一声惊叫没完,就因为花芯上被顶了一记,从惊叫声变成淫叫声了。  “哈哈!没想到这个爱装圣洁的婊子叫起来竟然这么浪!”伍迪一边笑着,一边气喘吁吁地猛力干着身下的女奴隶。“这实在太让我来劲了!”  “对不起了,妈妈。”趁着伍迪正专心在插他的女人时,我低声说着。“为了要活下去,我只能这样做;但是,我会尽可能让妈妈舒服的。”  我不等妈妈回答,立刻又是挺起大屌连续重击,把我用来‘降伏’黛西的招数全都用在妈妈的身上。  “啊!哈利……你……呀!哎呀!”  承受着我的大屌重击,妈妈只能无助地摇摆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而已。  “呼……呼……妈妈,这样……舒服嘛?”感觉着妈妈的小穴无微不至地缠绕着我的大屌、阵阵的舒畅感直扩散到全身,再加上妈妈的呻吟声点起了我的欲火,我也是抽送得越快越猛。  “啊──!舒服……舒服──!哈利……那边不……哎呀!不要!太敏感……哎呀!啊啊啊!”  在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中,妈妈突然全身紧绷颤抖着,蜜穴里更是大量温热的液体直喷出来;接着,高潮过的妈妈整个人瘫在地上,缓缓地喘着气。  我看了看伍迪那边,伍迪正趴在女人身上颤抖着,看起来似乎正在射精;我不知道伍迪在床上的持续力有多好,但是一想到伍迪趴在妈妈身上射精的样子……打死我也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不让伍迪欺负妈妈的最好办法,就是塞住妈妈的小蜜穴,让伍迪继续在那个女奴隶身上发泄到虚脱为止;反正伍迪自己叫我干烂‘这个女人’的,不能怪我的大屌霸占住妈妈的小穴。  “妈妈,为了不让伍迪有机会欺负你。”我将妈妈那对修长而有弹性的玉腿架上双肩,大屌抵住了妈妈的蜜穴,随即一滑而入。“我只能这样了,希望妈妈会舒服。”  “啊……!啊……!舒服……!”被我的大屌再次翻江倒海,妈妈一边动着腰配合着我的抽插,一边浪吟着。“太舒服了!哈利……啊!顶到……噢!我的哈利!我的亲亲哈利乖儿……!”  听到妈妈这样叫着,我吓了一跳,连忙吻住妈妈的嘴,免得妈妈无意间叫出“儿子”这两个字,万一被伍迪知道我和妈妈的母子关系,谁知道伍迪又会想出什么花招来整我。  不过,当我吻住妈妈的嘴唇时,妈妈的舌头几乎是第一时间侵入了我的口腔之中,吸吮着我的唾液,用力地和我湿吻了起来;腰部更是不停地用力上挺,似乎希望我的大屌能够插得更深。  好吧……既然这样……  我将全身重量都放在大屌上,一记垂直重压插入,龟头的尖端挤入了花芯那个圆圈型的肉环之中;妈妈突然两眼圆瞪、全身再度紧绷着,小穴里汁液直喷,更快速地连续收缩了起来;被妈妈的蜜穴这么一夹,一股冷颤从尾椎骨朝着我的头上直冲,我的防线瞬间宣告失守,大量的浓浊液体直射入妈妈的子宫内。  当我惊觉到我在射精时,我本来想将大屌拔出来的;但是妈妈却突然双腿用力夹住我的脖子,腰部向上猛挺,蜜穴更是紧紧咬着我的大屌不放,将我的精液一滴不漏地都承受了过去。  “妈,你……”  “别说话……哈利,妈妈知道你是不得已的。”妈妈低声说着,在我鼻头上亲了一下。“既然都做了,就不要露出破绽;你还可以吗?”  “还可以射个三四次没问题。”  “那就好。”妈妈低叹了一声,两片胭脂般的红霞染上了妈妈那沾满了沙土的白玉双颊。“继续吧……不要停……不要让伍迪发现任何破绽,但是要细水长流……支持到伍迪不行为止。”  “是的,妈妈。”我将大屌退出了一些,随即缓缓顶入。  “嗯——!”妈妈脸上露出了舒服无比的酥媚表情,双腿紧紧勾住了我的腰。Chapter3挣扎  我已经忘记伍迪的「性游戏」持续了多久,只知道伍迪好几次叫我从妈妈身上下来,将妈妈「让」给他干;这种请求我当然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我也不可能拒绝伍迪的命令,拒绝伍迪命令的下场可能就是被伍迪给当场射杀;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伍迪自己放弃他的命令,而让伍迪放弃他命令的方法,就是以某些高挑逗性的姿势让伍迪看得欲火难耐,宁可让我在妈妈身上继续「表演」──例如说,以背后进入的姿势,并让妈妈面向伍迪,这样伍迪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大屌撑开妈妈小穴、沾满淫水进进出出的样子,而且我还可以轻易地自后向前、顶到妈妈的G点,让妈妈脸上自然流露的酥媚表情增添这种结合姿势对伍迪的刺激,让伍迪受不了欲火、只好先抓其他的女奴隶来消火,从而放弃淫辱我妈妈的打算。  虽然我很成功地让伍迪在其他女奴隶身上发泄到近乎虚脱,但是之后伍迪却只让我一个人单独离开他的帐棚,而把妈妈留了下来;这样一来,虽然伍迪「理论上」应该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能够欺负妈妈了,但是只要妈妈还留在伍迪那个禽兽的帐棚里,我就无法将伍迪那个丑陋肉棒插入妈妈小穴里的恶心影像从我大脑之中赶走。  该死的,看来我真的是必须砸下血本来营救妈妈了。  一个晚上没睡觉,我一直窝在武器帐棚里,为的就是要赶紧修好那挺M60机枪。好不容易赶在太阳升起不久之后修好了,我立刻将那挺M60带去靶场「试射」;如果伍迪还没睡醒的话,刚好用M60的枪声来叫伍迪起床,而如果伍迪已经起床了,那么枪声应该可以将伍迪从帐棚里引出来──并且让伍迪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例如……  在靶场架好机枪,将弹炼装上,我立刻朝着摆放瓶罐的木架子开枪。震耳的连续枪声吵醒了营地里所有的人,也包括伍迪在内;而当伍迪只穿着一条破短裤、睡眼惺忪地来到靶场时,在伍迪眼前的是一地的弹孔和被M60弹雨给扫射成碎木片的木架子,子弹击打在地表所激起的沙尘还兀自浓浓地悬浮在空中。  「我操……!」看到眼前的狼藉景象,伍迪的睡意全都被吓跑了。「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  「伍迪老大!」看到伍迪出来了,我连忙把那挺M60搬起来送到伍迪面前。  「这是我刚修好的枪,请伍迪老大赏收!」  「什么?!」  伍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双手抱着的M60,这才半信半疑地接过那挺M60;而在伍迪接过M60的同时,我急忙向旁闪开,以免伍迪「不小心」扣下板机,当场在我的肚子上挖出好几个大洞来。  「喂,你们几个,去搬几个木箱子来!」幸好的是,伍迪没有开枪,只是指使着其他的手下去搬东西。  箱子搬来以后,伍迪举起了M60就朝着木箱子开火;M60射击时的强大后座力让伍迪立足不稳、一边射击一边后退,等到伍迪打完一个弹炼的子弹之后,地上已经留下了一排歪歪斜斜的脚印。不过,被搬来当作枪靶的木箱子却也被化成了满地的碎木片,M60射击时的硝烟和子弹击打在地上的沙尘几乎遮住了每个人的视线。  「我操!」伍迪先是愣了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有这种火力,谁还会是我的对手?哈哈!大屌哈利,你干得不错!我应该给你些奖赏才是!」「谢谢伍迪老大!」我紧张地搓着双手。「嗯……伍迪老大能不能将昨天那个女奴隶赏给我?」  天啊,伍迪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啊!不然我只好执行风险性比较高的「计画B」了──就是晚上偷偷用枪爆了伍迪的头,然后带着妈妈逃走;但是这样的话,如果在荒野中迷路,那就只有饿死的份了。  「昨天那个女奴隶?」伍迪眯起了一对豆眼瞪着我。「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能跟伍迪说,因为那个女奴隶是我妈妈吗?那样伍迪搞不好会当着我的面*奸妈妈的!  「因为……因为最近晚上实在很冷,常常冷得没办法睡觉……又没有被子可以盖,所以常常没睡好,严重影响修理枪枝的进度……」我编了个藉口,希望能够骗过伍迪。「……所以我在想,没有被子可以盖的话,如果能抱个女人取暖,至少不会感觉那么冷……」  「唔……」  伍迪歪过了头,我知道伍迪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将「那个女奴隶」送给我;这个强盗营地别的不多,就是四处抢来、等着卖给奴隶商人的女奴隶多,反而被子是一条也没有,连伍迪的妹妹黛西都没有被子可以盖。因此要伍迪拿出一条被子来给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送个女人给我,这个对伍迪来说反而不困难。  「唔,好吧!」伍迪点头。  当伍迪点头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地要大叫起来了,我终于能把妈妈从伍迪手中解救出来了;但是我必须克制自己不能表现地太兴奋,我怕伍迪会起疑心。  「反正那个女人我也没用,我会叫人把那个女人带去你帐棚里的。」伍迪说着,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干,大屌哈利!只要你好好干,老子不会亏待你的!」  回到武器帐棚里继续修理枪枝的工作,虽然我很想回到自己的帐棚里面去看看伍迪是不是真的有依照约定、将妈妈送了回来;但是放着工作不做的话,被伍迪知道了,谁晓得伍迪要是生气了,我会有什么下场?只好压抑住想要回到自己帐棚里去一探究竟的冲动,专心在修理枪枝的工作上。  好不容易,总算挨到了夜晚;把手边还没有修理完的枪枝随便收好,我立刻冲回自己的帐棚。  妈妈正坐在帐棚里。  虽然伍迪连一块蔽体的破布都没有给妈妈,使得妈妈只能光着身体缩在我的帐棚之中;但是至少妈妈是脱离了伍迪的魔掌!  听见我钻进帐棚里的声音,妈妈本能地用手遮住胸前,转头朝我看过来;当妈妈看清楚是我的时候,原本脸上的戒惧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高兴的神情。  「哈利!」妈妈兴奋地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我,脸颊更是贴着我的脸颊摩擦个不住。「哈利,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妈,对不起,我没能早点救你出来。」我可以感觉到湿湿热热的水气出现在我和妈妈的脸颊间,必定是妈妈的泪水。「害你吃苦了。」「不,没有这种事!」妈妈哽咽着。「你做得很好,你让妈妈脱离了伍迪那只禽兽的魔掌,你做得真的很好!」  让妈妈脱离伍迪的魔掌?或许吧,但是那却也是在妈妈被伍迪叫人「凌辱」之后的事情;而且,那个负责「凌辱」妈妈的人竟然还是我……虽然很痛恨伍迪对妈妈做的一切,但是一想到伍迪,我就想到黛西;一想到黛西,我就想到那段被黛西给当成性奴给养在帐棚里的日子;想到黛西把我当成性奴的那段日子,我忍不住就想到昨天因为情势所逼,妈妈被我的大屌所插入的时候,所展现在我眼前的,属于真正女人的媚态……而妈妈现在正身无寸缕地紧紧抱着我,一对柔软浑圆而又饱满的感觉就压在我胸前,我的小兄弟突然之间迅速地成长茁壮了起来。  喂!喂!小弟,前面这位虽然是标准的美女,但是那可不是你能「笑想」的啊……!  可惜小兄弟无视于我的抗议,仍然是硬梆梆地树立了起来,好死不死还刚好顶在妈妈的大腿内侧!  大腿内侧被我的小兄弟一顶,妈妈先是一愣,低头看了看到底是被什么东西顶到之后,脸上迅速泛起了红晕;接着妈妈连忙放开抱着我的手,急速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坐好;原本亲人团聚的和乐气氛霎时之间变得尴尬无比。  「呃……妈,你想吃些什么?」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我只好找个藉口来打开话题──也许还能找个让我可以名正言顺溜出帐棚、稍稍喘气的藉口?  「……我去拿,反正我也帮伍迪做了一些事情,伍迪允许我从自由取用我想要吃的食物。」  「随……随便,都好……」妈妈说话的声音相当地低微,很显然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是无法从妈妈心头抹去。  「好,我去随便拿些吃的,一下就回来。」  我钻出帐棚,突然想到我身上还有一片破布可以遮蔽下体,但是妈妈却什么都没有,岂不是不好?  反正营地里面别的不多,就是光着屁股的奴隶多,也不差多我一个;所以我解下了腰间那块遮羞布,放在帐棚内。  「妈,这片破布虽然没办法穿得很舒服,但是可以稍微遮挡寒气,你拿去穿吧……」  将破布放下,我急忙朝着强盗堆放食物的帐棚走去;我那个不安份的小兄弟兀自抬头挺胸着耀武扬威,我只好挺着一根勃起的大棒子、顶着别人的奇异眼光朝着食物帐棚走去。  算了,妈妈没事就好了,其他的我管那么多……反正大家都没有衣服穿,至少我还有可以在别人面前昂头挺胸的「本钱」。  (安妮。波特加入队伍!)  拿着一些食物、再次钻进帐棚里的时候,心灵手巧的妈妈已经将我留下来的那片破布给一分为三,其中一片裹在胸前,靠着两条从破布上取下的细线绕过妈妈白洁的背部当束带;另外两片则是分别遮住下身前后,同样是以破布上取下的细线来做成系结起来的束带。  虽然妈妈把身上的三个重点都给遮住了,但是大部分白晰的肌肤却依旧是裸露在外,配上几片破布勉强遮住重点,那种半遮半掩的诱惑力其实不比全裸逊色多少,以致于我那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去的小兄弟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幸好妈妈是背对着我的,看不见我现在的丑态。  将食物分给妈妈,我和妈妈各自安静地吃着晚餐;以前妈妈还没被强盗捉走的时候,总是会在餐桌上问我们饭菜好不好吃?然后看我们几个男人抢食着妈妈所煮的美味菜肴而笑逐颜开。  但是自从伍迪的强盗团出现了以后,我再也见不到妈妈那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了;即使现在我和妈妈又能够在一起吃饭,但是却只能安静地各自吃各自的粗劣食物,连交谈一两句都有困难。  该死的伍迪,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哈利……?」突然,妈妈开口了,虽然语音异常地低微。「……你那些……取悦女孩子的技巧……是跟谁学的?」  取悦女孩子的技巧?怎么妈妈会想问这个问题呢?  「有少部份是从爷爷的书上看来的。」但是,我还是只能乖乖地回答妈妈的问题。「其他则是在黛西身上领悟出来的。」  「黛西?!」妈妈的声音颤抖着。  「伍迪他妹妹,我之前被黛西当成性奴隶给养在她帐棚里;后来是找了个机会才争取到替伍迪修理枪枝的工作,这才脱离黛西魔掌的。」「原来如此……」妈妈的声音更加细微了下去。「……真是难为你了……」吃完了东西,我蜷缩在帐棚入口处睡觉;荒漠的夜晚是相当冷的,即使有着帐棚遮风,低温依旧可以透过帐棚的破帆布而凝聚在我身旁;因此想要好好睡觉是很难的,之前我编造给伍迪的「晚上太冷很难入睡」虽然是个藉口,但是那的确也是事实。  「哈啾!」一阵冷风从帐棚入口灌了进来,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哈利。」是妈妈的声音。「睡在那边太冷了,过来和妈妈一起睡,温暖些。」「可是……」我以为因为昨天的事情,妈妈和我一直有芥蒂呢?  「不然妈妈和你一起睡也行。」妈妈说着,我听到妈妈在帐棚里爬动的声音,接着一阵暖意贴上了我赤裸的背脊。「两个人一起睡,热乎些比较容易入睡,就像书上写的,在登山时遇到寒流,几个人可以互相抱住取暖以免冻僵是一样的。」「是的,妈妈。」  「好好睡吧。」妈妈从我背后双手环抱着我,两团温暖柔软的感觉又贴上了我的背部……喂!我说小兄弟,你难道就不能安分点吗?整天直想站起来!妈妈可是好心以自己的体温来温暖我的啊!  可惜小兄弟依旧是不理会我的抗议,继续抬头挺胸了起来;好在妈妈是睡在我身后,不然这种丑态被妈妈看见,又要好几天没脸和妈妈说话了。  「啪!」一声,我赏了自己一个耳光,希望能够藉此「冷静」下来。  「怎么了,哈利?」妈妈轻柔的声音充满了关心之意。  「有……有蚊子。」我急忙编了个藉口。  「原来如此。」妈妈的声音依旧保持着温柔轻和。「妈妈替你赶蚊子就好,你累了一天,也该早些睡觉了。」  「好的,妈妈。」  耳中突然传来了妈妈低声哼着摇篮曲的轻柔曲调,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小婴儿了,但是熟悉的曲调却让我有着以前孩童时的安心感觉,再加上妈妈的体温也替我去除了部份寒气,倦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第二天,我在前去武器帐棚修理枪枝之前,还特地叮咛妈妈千万不要走出帐棚。由于强盗们平时不会走近我的帐棚,因此只要妈妈待在帐棚里,基本上不会出什么事;但是要是妈妈出来走动的时候、正巧被某个强盗看见了而抓去凌辱的话,除非我能立刻抓起手边的武器杀光整个强盗团的人,不然我根本就救不了妈妈。  即使是放着妈妈在帐棚里,我也不放心,修理武器的时候还一直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幸好一直到晚上我修理完「今天份」的武器为止,还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除了换班在武器帐棚外站岗的人之外,强盗们一如往常地没有靠近武器帐棚和我的居住帐棚。  去食物帐棚里拿了些食物,当我钻回自己的帐棚里时,整个帐棚里已经被妈妈给收拾得一尘不染──真的是一点灰尘也没有,而且妈妈还把我们用来睡觉的地面给整平了,这样睡起来不会因为有小石头或突起的地方而睡得不舒服;妈妈甚至还把自己的头发重新梳理过了,昨天还乱得和稻草一般纠结在一起的头发,今天已经变成了柔顺的披肩秀发,使妈妈看起来更漂亮了。  「妈妈,这是你的食物。」我将手上比较新鲜的食物递给妈妈。  「谢谢你,哈利。」妈妈微笑地接过食物,不经意地甩了甩头,将披落到身前的发丝甩回身后……好美……  「怎么了?哈利?」见到我直看着她的脸,妈妈好奇地问着。  「喔,没……没事。」急忙坐下来,吃着手中的食物;妈妈则是笑吟吟地、小口小口咬着她的晚餐,一边看着我狼吞虎咽的饿鬼德性,就和以前一样。  但是,晚餐才吃到一半,我就听见向着我帐棚逐渐走近的拖沓脚步声,我立刻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那个脚步声听起来不像换班站守卫的强盗,谁会没事走到我的帐棚附近?  转头朝妈妈看去,妈妈的脸色早已苍白,手上才吃了一小半的硬面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落到地上了。  看来妈妈也和我一样,不但听到了有人走近的脚步声,而且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妈妈,我们该怎么办?是要现在就脱逃吗?)我询问的眼神朝着妈妈望去,手上比了个开枪的手势,那个意思就是我现在立刻去武器帐棚,拿出我预先修好并藏起来的枪枝,然后趁着黑夜带着妈妈逃跑。  看到我比的手势,妈妈神色黯然、缓缓摇了摇头,左手做了一个张望的手势、右手则是按在肚子上比了个饥饿的手势;我知道妈妈是说,我们对附近不熟,要是迷路了,就只能饿死在荒漠之中了。  (那,我们敷衍伍迪、忍辱求生?)  我做了一个唯唯诺诺的表情,头部以不自然的状态点动着;妈妈无奈地缓缓点头,脸色先是一白,接着又是一红。  然后,妈妈别过了头去。  「大屌哈利!」来人的脚步声停在我的帐棚外,接着就是我最不想听见的声音宣告着我的不祥预感成为事实。「伍迪老大叫你带着那个女人去他的帐棚里!」既然决定了要忍辱偷生,我和妈妈只能乖乖跟着那个人来到伍迪的帐棚。  在我和妈妈走进帐棚里的时候,我看到伍迪和他的几个得力手下都已经在帐棚里了,每个人身边都还搂着两个女奴隶。  「喔,大屌哈利,你来了!」伍迪笑嘻嘻地说着,但是他的笑容却是我能想像到最丑陋的笑容。「你昨天的表演挺来劲的,所以今天我把我的几个要好兄弟都找了来,让大家欣赏你的表演!」  干!我就知道又是这种事情!而且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伍迪还叫了其他的强盗团成员一起来「欣赏表演」,这种时候不要说拒绝伍迪的「命令」,即使我想找藉口来敷衍伍迪,都会让伍迪因为「觉得在其他部下面前失了面子」而当场拔枪射杀我的。  射杀我就算了,最怕的是伍迪接着对妈妈作出某些恶心的行为……「是,伍迪老大。」除了毫不打折地遵从伍迪的命令之外,我别无选择。  不过,我才刚应声,妈妈就已经蹲下了身去,一手轻轻扶起我那还软软垂挂着的大屌,然后半闭着眼睛,伸出鲜红的舌头,从侧面舔着我的特大号宝贝兄弟,以便让伍迪他们看清楚过程。  而伍迪和那几个强盗则是一边涎着脸、睁大了眼睛观赏着妈妈用舌头替我的小兄弟「按摩」的过程,一边伸手在自己旁边的女奴隶身上乱摸。  「我操!你们大家看看大屌哈利的那个女奴隶,真是乱狐媚一把的!」伍迪淫笑着。「看她舔着大屌哈利大屌的那副淫荡样,我自己的屌都硬起来了。」其他几个强盗也都是睁着铜铃大眼,流着口水看妈妈用舌头替我服务的模样。  「干,我受不了了!」伍迪大叫一声,伸手将身边两个女奴隶按在自己已经翘起的阳具前面。「看到那个女人的动作没?给我照着那个女人的动作好好做!  否则看老子不干死你们两个!」  当伍迪命令他身边的两个女奴隶为他口交时,其他的强盗也纷纷效法着。  我的大屌已经在妈妈灵巧香舌的服务之下精神奕奕了,这时妈妈放开了我的小兄弟,双膝跪地,柔软的身躯向后仰,让胸前那超越D等级的一对大木瓜摇晃着凸显出来。  我知道妈妈的用意,伸手揽着妈妈的腰,让妈妈能够继续身体后仰、直到头触及地面为止;让身前两座形状优美的肉峰随着身体后仰而颤巍巍地向上突出,两颗暗红色的硬挺小蓓蕾正在白玉双峰的顶端微微晃动着。  伸出了舌头,我对准了妈妈右胸豪乳顶端的那颗蓓蕾舔了下去;舌头扫过蓓蕾侧面,让蓓蕾有如被拨动的弹簧一般来回弹动着。  「啊——.」  当我的舌头扫过妈妈胸前的蓓蕾时,妈妈毫不压抑地发出了一声媚惑无比的舒适叹息声。  我持续地以舌头扫动着妈妈胸前的两颗蓓蕾,有时是拨动着,有时则是绕着蓓蕾打圈圈,仿佛是我的舌尖和妈妈的乳头在跳着舞一般。  「啊——哦——噢!——啊——啊——!」  随着我的舌头对妈妈胸前的蓓蕾做出不同的动作,妈妈也发出了高低不同、轻重有别、但是同样都是无比妩媚诱人的娇呼声。  「我操!你们听听那个女人的骚浪呻吟声……」伍迪瞪大了他那对细小的鼠眼。「大屌哈利还没出动他的大屌,就已经把女人玩得这么来劲了?!妈的,我也要!」  说着,伍迪示意其中一个比较有胸部的女奴隶停止用舌头服务他的小兄弟,坐起身来,让伍迪也能学我的样子舔着那个女奴隶的胸部;而其他的强盗也纷纷效法,一瞬之间,帐棚里满是女人舒畅喘息的呻吟声。  「我操……操他妈的!」耳中听着众多女人的呻吟喘息,伍迪低吼了一声。  「老子实在太来劲了!从来没玩女人玩得这么爽……操!」就在伍迪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白浊的液体从伍迪那挺起的三寸钉之中断断续续地射出,溅在伍迪盘坐着的脚上。  就在这时,妈妈一个挺腰,后仰的身体挺直了起来;接着,妈妈又是伸手轻扣着我的大屌,樱口一张,将我的大屌给吞了进去;粗大的阳具迫使妈妈必须将口张开到最大限度,肉棒更是涨得妈妈满满的一口,甚至可以从面颊上看到龟头蕈帽刷过妈妈口腔内侧时、向外挤压造成的突起。  「喔喔,我记得……大屌哈利你昨天表演过这招!」伍迪喘息着,将自己的大屌塞入了另一个伏在身前的女奴隶口中。「这招也挺爽的!」看着妈妈那扑满红霞的脸颊、迷离的双眼,似乎是无意识地前后摆动着妈妈的头部,我突然奇怪着,妈妈怎么也会这些爷爷书上记载的技巧?难道说……是爸爸教妈妈的?  一想到这边,我的大屌就软了几分;但是,妈妈却在这时用指甲轻轻在我的小弟弟上刺了一下。  (别胡思乱想,先渡过眼前的难关要紧。)  我从妈妈有些责怪、又有些失落的眼神之中读到了这样的讯息。  是啊,如果不能满足伍迪、渡过眼前的难关,我只怕当场就会被伍迪给射杀;到时候妈妈该怎么办?  「呵……齁……!」伍迪已经扑上了其中一个女奴隶的身体,下身不停地在那个女奴隶的双腿间挺动着。「我……操!真是……真是他妈来……来劲!」可是,如果我们满足了伍迪的要求,伍迪会不会从此上瘾、天天叫我和妈妈来表演妖精打架给他看?这很有可能,那我难道就该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每天这样和妈妈搞乱伦吗?  大概是看出了我又开始胡思乱想,妈妈眉头皱了一下,将我的肉棒吐了出来;接着,妈妈转过身来背对着我,将浑圆硕大的屁股翘高,那夹在两片水蜜桃之间、波光粼粼的溪谷正对着我的大屌。  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妈妈不愿意以搞乱伦的方式求生,那么妈妈第一天就会拒绝了;既然已经选择了忍辱求生,那么一切的多想都毫无意义,只会破坏之前为了生存所做的种种努力而已。  我知道了,妈妈,我不会想太多的;既然做了,就把决定做到最好。  一挺腰,大屌向着妈妈的蜜裂里直插进去;肉体与液体互相挤压着发出「噗滋」一声,粗大的棒身将妈妈的桃源幽谷扩张到极限,肉棒的尖端更是抵到了妈妈体内的一个柔软肉圈当中。  「啊──呃!」  妈妈发出了一声相当大声的媚人呻吟声,声音在我的大屌顶到妈妈最深处的时候曳然而止,妈妈双手一软,脸孔又像昨天一般贴到了满是尘土的地面;但是妈妈仍然死命撑高着屁股,膣道内的软肉律动着不停收缩,阵阵舒畅的快感直从我和妈妈交合的地方循着脊椎传上来。  【全书完】 字数 12479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 翁止熄痒

关于这次的四篇文章,其实应该是一系列故事的Ending,那是很长的一堆故事。我写着写着,突然思考起将来怎么将故 […]

我男朋友15cm感觉好短 叶天荣

記得那是2012年左右的事情了,那時候我22歲和Ç属于你的成人头条,你看到的都是精品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68 […]

男人第一次性生活 放荡人妇系列

刚刚到一个城市来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收入还可以,但一个人寂寞、孤独。业余时间很难过,我是个性欲有很强的人,所以一 […]

强奸的故事 我和岳坶 双飞

这起案件发生于民国时期,国民党谍报人员张某身负绝密情报被伪汉奸追捕,张某慌不择路穿大街过胡同最后跳进了一所大宅 […]

春晚主持人大换血 心情日记网

星期三的下午,汾东市喜来登大酒店0771号房间能听到窗外熙熙攘攘的车流声和喇叭声,说明大家都在各自忙碌着,而房 […]